哥伦比亚的失踪问题:生活在痛苦的不确定感中

04-02-2014 特别报道

在哥伦比亚,官方记录的失踪人员达到63800多人。这对于失踪者的整个家庭来说都影响巨大,他们被迫生活在不知家人下落的不确定感之中。

哥伦比亚,普图马约,阿西斯港。八年过后,70岁的安西萨尔•奥索里奥(Ancízar Osorio)仍然不知道儿子阿尔塞西奥(Arcesio)的下落。 ©ICRC / S. Giraldo

 

对于鲁别拉(Rubiela)*来说,2月8日是一个值得高兴的日子。这一天,让她焦虑的不确定感结束了。自从3年前她儿子哈德尔(Jáder)失踪后,她就一直生活在这种焦虑之中。“我们向他表示了敬意,并将他葬在当地的公墓中。我终于可以安心了,因为我的儿子落叶归根了。”

在哥伦比亚西南部的普图马约省(与厄瓜多尔和秘鲁交界),还有数百个家庭也经历着鲁别拉的痛苦。红十字国际委员会阿西斯港办事处的工作人员鲁文•达里奥•平松(Rubén Darío Pinzón)表示:“我们现在知道冲突至少直接导致了1150人失踪。”他的职责包括为失踪人员家庭提供帮助。

“我的儿子葬在这里的市公墓中”

2009年12月24日,那时哈德尔16岁,他决定参军。他告诉妈妈他要去工作赚钱,然后1月回来继续上学。那是他生前他们最后一次见面。

鲁别拉说:“他走后还没20天,就有人说发生了枪击事件。不久后,他们说我儿子是遇难者之一。我到阿西斯港时,他们已经在不清楚他究竟是谁的情况下把他埋葬了。”

虽然当局持有的一些照片让鲁别拉确定她儿子就在遇难者之中,但由于有两个DNA样本丢失,且行政当局反应很慢,她的痛苦被迫继续。“那时我几近绝望,如此多的不确定性快把我逼疯了。现在,我知道儿子的下落了。要不是因为红十字,我可能现在仍在寻找他。”

在哥伦比亚,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在努力减轻失踪者家人的痛苦,关照他们的需求,并鼓励当局采取适当的应对措施。为此,该组织在努力寻找失踪者。为了防止未来有更多人失踪,该组织还培训当局如何对墓地进行妥善管理(标记区域,保护未确认身份尸体的数据),并举办了登记失踪人口的研讨班,以及介绍有关标准和法规的信息。

另外,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还为家庭和当局提供指导和建议,让他们了解寻找和登记失踪人员的黄金法则和程序,并促进各个机构之间通力合作。该组织还向冲突各方以及其他武装团体说明禁止隐藏失踪人员信息的规则。

经过多年的痛苦寻觅,鲁别拉最终安葬了她的儿子哈德尔。 

经过多年的痛苦寻觅,鲁别拉最终安葬了她的儿子哈德尔。
© ICRC / S. Giraldo

“我的儿子再未出现过”

安西萨尔•奥索里奥用颤抖的声音说:“我儿子阿尔塞西奥最后一次给我打电话时,说要来看我们。”八年了,他仍然不知道儿子的下落。
儿子失踪一个月后,奥索里奥一家前往乔科开始寻找他。他们使用了多种方法,包括在没有当局支持的情况下让一名掘墓人把一个他们认为是他们儿子的尸体挖出来,后来又草草重葬。八年后,法医鉴定这具尸体不是他们的儿子。

在看过国家检察服务局提供的照片后,安西萨尔和他的家人现在确定了阿尔塞西奥死后被葬在了伊特斯米那(Itsmina)的公墓中。但后来无法确定这名来自普图马约的年轻人的遗体究竟在哪个具体位置。

卢斯•玛丽(Luz Mary)从普图马约穿过整个国家前往圣玛尔塔(Santa Marta),去接收她的哥哥鲁道夫的遗体。 

卢斯•玛丽(Luz Mary)从普图马约穿过整个国家前往圣玛尔塔(Santa Marta),去接收她的哥哥鲁道夫的遗体。
© ICRC / S. Giraldo

“恐惧让我无言以对”

去年2月18日,卢斯•玛丽前往沿海省马格达莱纳的首府圣玛尔塔去接收她哥哥鲁道夫的遗体。当她抵达时,想到再也见不到哥哥了,她感到十分悲痛,但内心又有一丝平静,因为在哥哥失踪7年之后,她找到了他的遗体。

卢斯•玛丽认为自己很幸运。不像许多其他仍在不懈努力寻找亲人的家庭,她的问题得到了快速而顺利的解决。“2012年,我被告知哥哥的遗体在圣玛尔塔(马格达莱纳)。红十字为我提供了交通费,这样我就可以去接收哥哥的遗体。”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鲁文•达里奥•平松解释道:“在哥伦比亚,父母、兄弟姐妹、配偶、孩子、成年男女等等,很多人都在绝望地、日复一日地寻找他们失踪了的亲人。很多家庭痛苦地生活在不确定感中,很多年都不知道他们亲人的下落。”

 

*为保护受害者的安全,文中所有人名皆为化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