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克兰群岛/马尔维纳斯群岛:红十字国际委员会30年来发挥的作用

30-03-2012 采访

2012年4月2日是阿根廷和英国因福克兰群岛/马尔维纳斯群岛爆发冲突30周年纪念日。当时担任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布宜诺斯艾利斯代表处主任的埃德蒙•科尔特西回忆了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在该冲突期间及冲突之后的工作,特别是该组织为战俘提供的服务。

在南大西洋冲突中,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工作重点是什么?

我们的主要活动是在陆地和海上探视被拘留者。

我们获准探视被关押在斯坦利港/阿根廷港(Port Stanley / Puerto Argentino)的所有被拘留者,包括阿根廷武装部队驻福克兰群岛/马尔维纳斯群岛1总指挥等高级军官。我们还探视并登记了被关押在圣埃德蒙(St Edmund)号渡船上的大约500名军官,我们的一名代表一直驻守那里直到1982年7月最后一名战俘获释。此外,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还对一名在战斗中被俘的英国领航员进行了多次探视,这名领航员当时被移送到主岛,关押在阿根廷东北部里奥哈(La Rioja)附近的一个空军基地。后来在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协助下,他被转移到乌拉圭的蒙得维的亚(Montevideo)并被移交给英国当局。2

在探视过程中,我们对战俘进行登记并记录他们的个人详情。当然我们也查看他们的健康状况和拘留条件。

1982年5月到7月,我们登记了11000多名被英军俘获的阿根廷士兵。根据日内瓦第三公约,我们为每个人填写表格,并向阿根廷当局提供副本。

在战斗期间及战斗结束后,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还多次协助开展释放战俘的行动。

你亲自参与过这些行动吗?

是的,那是在冲突结束的时侯,4000多名战俘乘坐一艘英国轮船抵达阿根廷巴塔哥尼亚(Argentine Patagonia)的马德林港(Puerto Madryn)。6月底,我乘坐阿根廷武装部队提供的直升机从布宜诺斯艾利斯飞往马德林。在那艘英国轮船上,我与英国官员和阿根廷士兵都进行了交谈。由于未能在岛上收集所有必要的信息,我们必须在战俘开始下船前完成登记工作。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在此类局势中发挥中立调解者的作用。在阿根廷,我们协助冲突双方进行联系并组织了向阿根廷政府移交战俘的活动。根据1949年《日内瓦公约》的规定,冲突各方(这里是指阿根廷与英国)必须在实际战事结束后立即释放战俘。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还开展了哪些工作?

战斗爆发当天,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向冲突各方发出照会,提醒他们履行其根据1949年日内瓦四公约在国际性武装冲突中所应尽的义务。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布宜诺斯艾利斯代表处与阿根廷外交部以及阿根廷武装部队参谋长联席会议一直保持联系,以便应对冲突引发的人道问题,例如如何进入冲突地区、如何识别医院船只并在使用前通知各方,以及战俘和伤员的交换问题。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总部与英国驻日内瓦常设任务团以及伦敦的各个相关部委保持密切关系。

自冲突伊始,两国就做出了遵守国际人道法的承诺。

例如,双方均邀请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视察在冲突中开展行动的6艘医院船只,使我们能够根据日内瓦第二公约确保每艘船都易于识别。

在南大西洋冲突中,适用于海上冲突的日内瓦第二公约首次获得实施。应阿根廷当局的直接请求,在天堂湾(Bahía Paraíso)号轮船从布宜诺斯艾利斯驶往冲突地区之前,我亲自视察了该船。

6月10日,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代表们乘坐一艘英国的医院船只首次抵达该群岛。他们原本计划早些从巴塔哥尼亚出发,但不幸由于各种冲突相关问题而未能成行。

我们要前往该群岛的原因之一是协助建立《日内瓦公约》中规定的中立地带。我们在斯坦利港/阿根廷港的教堂周围设立了警戒线,一旦首府爆发战斗,平民可以在那里避难。幸运的是这并未发生,战争很快结束了。

在谈判建立中立地带的过程中,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代表在阿根廷和英国之间发挥了中立调解者的作用。双方根据日内瓦公约达成书面协议,这在国际人道法的历史上实属罕见。

1991年,阵亡阿根廷士兵的家人在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帮助下首次前往该群岛的达尔文(Darwin)军人公墓扫墓。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为何决定为扫墓活动提供便利?

死难者家属请求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为扫墓提供便利,我们鼓励各方允许人们拜访公墓,从而帮助死难者家人进行哀悼。这是一个人道问题。

双方用了数月的时间才就具体细节达成协议,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作为中立调解者发挥了作用。

300多人乘坐阿根廷政府包租的阿根廷航空公司747客机前往该地。英方提供了数架直升机将这些乘客从机场送往岛屿另一侧的达尔文公墓。

公墓的墓碑上刻有死难士兵的姓名。此外,还有许多墓冢下躺着不明身份的遗体。我们的工作组中有3名心理专家,在那里帮助死难者家属渡过这一艰难且感伤的时刻。

虽然关于拜访公墓的协商很久以前就开始了,但直到冲突结束近10年之后扫墓活动才得以成行。这是一个重要的、百感交集的时刻,扫墓归来的死难者家属向我们表达了他们的意见和感谢,我们了解到这一经历确实帮助了他们。

 

在冲突期间,红十字国际委员会:

  • 探视并登记了11692名战俘;
  • 发送了800封红十字通信;
  • 在主岛和各小岛上都开展了预防性行动;
  • 部署包括3名医生在内的11名外籍人员组成工作组,与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当地员工以及日内瓦的代表们合作开展工作。

1991年3月18日,战争结束约10年后,在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帮助下,阿根廷阵亡士兵的358名亲属前往该群岛拜望了他们亲人的墓地。

如今,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仍在为申请抚恤金的复员军人颁发战俘证明。

注:
1.“福克兰群岛/马尔维纳斯群岛”:根据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政策,对于有争议的领土,如果相关各方使用的名称不同,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将以法文字母表顺序同时使用不同名称,我们不会只选用其中一个名称。。

2. 阿根廷武装部队在冲突初期俘获的英国士兵和平民在蒙得维的亚被移交给英国当局。虽然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自冲突伊始就一直关注战俘的命运,但该组织并没有参与遣返行动。

照片

在南大西洋冲突期间,埃德蒙•科尔特西是红十字国际委员会驻布宜诺斯艾利斯的代表,他在南美洲负责指导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在该冲突中的工作。 

在南大西洋冲突期间,埃德蒙•科尔特西是红十字国际委员会驻布宜诺斯艾利斯的代表,他在南美洲负责指导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在该冲突中的工作。
© ICRC

乌拉圭,蒙得维的亚港,标有红十字标志的英国医院船皇家海军战舰赫克拉号(HMS Hecla)。在南大西洋战争中,保护海上武装部队的日内瓦第二公约首次得到应用。 

乌拉圭,蒙得维的亚港,标有红十字标志的英国医院船皇家海军战舰赫克拉号(HMS Hecla)。在南大西洋战争中,保护海上武装部队的日内瓦第二公约首次得到应用。
© ICRC / L. Chessex / V-P-FK-D-00001-03

福克兰群岛/马尔维纳斯群岛,冲突中阵亡的阿根廷士兵的家属在亲人的墓碑前献上鲜花。 

福克兰群岛/马尔维纳斯群岛,冲突中阵亡的阿根廷士兵的家属在亲人的墓碑前献上鲜花。
© ICRC / C. Fedele / V-P-fk-d-00006-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