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页面:可能包含过时信息!

克伦贝格尔主席接受《南德意志报》采访

21-12-2005 文章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主席谈到了该组织在探视美国拘留点方面所发挥的作用,其在非洲的活动,以及该组织在应对南亚大地震和海啸方面所扮演的角色。

注:此文章于2005年12月21日发表于《南德意志报》,经该报同意在本网站上刊登。

问:克伦贝格尔先生,美国正在将其怀疑为恐怖分子的被关押者送往秘密地点。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对此了解多少?

答:秘密拘留设施问题最近才得以揭发,我对此感到很吃惊。早在2004年1月,对于有未知数量的人被拘留在我们无法进入的秘密地点,我们就已经表达了我们的关注。但当时,公众几乎没有注意到此事。

问: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已经采取了哪些行动?

答:我们致力于与美国政府进行对话。

问:也与欧洲人对话吗?他们对于监狱的事情也有所了解。

答:对于这个问题,我们主要是与美国人打交道。我们希望探视所有因所谓的“反恐战争”而被拘留的人。

问:对话似乎没有产生多少效果。

答:已经取得了一些效果,但是我们确实没有能够接触到所有的被关押者。我们不能探视的人员数量大概很小。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在关塔那摩、阿富汗和伊拉克探视了成千上万的被拘留者。我们每三个月就对关塔那摩进行一次长达4或5个星期的探视。

问:尽管红十字国际委员会采取了行动,被关押者仍然被困在那里。您认为这令人灰心丧气吗?

答:如果因为不能以我们所希望的速度完成所有的事情,我们就允许自己灰心丧气的话,那么我们就只能停止工作了。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对关塔那摩的探视不是毫无用处的。我们已经获得了一些成果。然而,关于被关押者的法律身份问题,我们还未能缩小与美国人的分歧。

问:由于轻率而导致事情公开之后,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对伊拉克的阿布格莱布(Abu Ghraib)监狱的酷刑进行了谴责。难道您不应该早就有所行动吗?
 
答: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保密报告被公开——这件事是意外发生的,没有经过我们的同意——在此前的几个月中,通过与美方的讨论,我们使拘留条件的改善得以实现。如果发生不断严重违反国际人道法的行为,而且与当局的无数秘密讨论未能达到其目的,只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才会将我们所关注的问题公布于众。

除此之外,我们自己的工作人员必须能够证实违反人道法的行为,而且公开谴责必须是最有利于那些被剥夺自由的人。我们必须坚持严格的保密性,因为永远存在这样的风险:“公布于众”会导致我们再也不能探视被关押者而且再也不能帮助他们与其亲戚进行交流。然而,我们从来都不是机会主义者。在秘密会谈中,我们直言不讳。

问:这种谨慎政策是否导致了一个新类型的被拘留者,即,那些受到国家任意使用权力摆布的被拘留者?

答:我们坚持认为所有被关押者都有权利获得明确的法律地位。国际人道法必须适用于武装冲突中的被关押者。我们也是就 这一点与美国进行对话的。

问: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经费来自捐款。美国比其它任何国家给得都多。您为您的预算担心吗?

答:不担心。美国评估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基础是其人道工作的有效性。

问:使用什么标准呢?

答:我们的捐款者查看我们在灾难发生后采取行动的速度,以及我们为受冲突影响的人们提供帮助的效率。去年,我们探视了80个国家的2,400多所监狱中拘留的近600,000被关押者。

在苏丹的达尔富尔,我们是仍然在安全条件恶劣的地区工作的少数几个人道组织之一。2005年,在达尔富尔,我们已经为600,000人提供了饮用水,为300,000提供了紧急用品,为 100,000人提供了食物。

问:非洲是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大部分工作的重点。为什么非洲会有那么多冲突呢?

答:一个很大的问题是:长久以来,国际社会对非洲的关注太少了。许多非洲国家在经济上、社会上和政治上都非常脆弱。如果国际社会不紧急投资和平的话,很有可能一个冲突一结束,另一个就会爆发。对我来说,似乎也非常重要的是在许多非洲国家中,统治阶级的责任感应该得到改善。

问:国际社会是否做得足够?

答:西方国家承认参与是很重要的。但是应该做得更多。

问:例如?

答:政治机构——以及基础设施、卫生保健、教育和经济——必须得到加强或建立。必须使公民社会强大有力,从而使它不受那些对和平没有兴趣之人的控制。这需要时间。相关国家当局也必须采取行动。同样的,当私营企业对社会做出承诺的时候,它们就能够更有效率。

问: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最近接受了来自公司的捐款。

答:你是指我们新成立的企业支持团,正确看待此团队是很重要的。7个瑞士公司每年为我们共计10亿法郎的年度预算捐助300至400万瑞士法郎。在未来,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将从各国和欧洲委员会获得其80%至90%的资金,这是合理的,因为国家社会赋予了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某些责任,例如与被关押者福利相关的责任。然而,我们希望使我们的资金来源多样化。而且我们希望与公司交流知识诀窍,例如关于信息科技、后勤、管理和人力资源发展。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有12,000名工作人员,本身是一个相当大的组织。

问: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也想谋求瑞士之外的公司捐款者的支持。这使各国红十字会和私立组织很愤怒,因为他们都在为捐款而竞争。

答:我还没听说过任何有关愤怒的事情。然而,我们不会事先不与各国红十字会协商就扩展我们的企业支持团。的确,较小的组织非常依赖于私企的捐助。人道组织,以前从未像现在这样,必须能够向捐款者证明他们能够实现其承诺。能够这样做的组织就不需要担心资金问题。

问: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是否获得了足够的资金?

答:是的,但是我们必须完成我们的目标。

问:2006年的目标是什么?

答:我们希望能够接触到全世界范围内受到武装冲突影响,需要援助和保护的人们。我们有少数几个不能去的地方,例如阿富汗和伊拉克的部分地区。我的愿望是我们在这些地区也应该开展活动。推动遵守国际人道法的措施也是重要的。

问:近一年前亚洲发生了海啸灾难。那里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答:我不能作全面的评估。在灾难发生后的最初几个月中,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在我们早已经开展工作的亚齐和斯里兰卡的东北部这些冲突地区提供了紧急援助。其它组织,包括各国红十字会和红新月会参与了重建工作。

问:那么巴基斯坦和印度受地震影响的地区情况如何?许多援助组织已经在抱怨它们没有得到足够的支持。   

答:我不能代表他人发言。由于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在该地区设有代表处,它才能够迅速采取行动。它将其援助活动集中在巴基斯坦控制的克什米尔的穆扎法拉巴德(Muzaffarabad)地区。它与德国红十字会密切合作,在那里开展医务活动。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为自己设定的目标是满足200,000人——大约是该地区人口的四分之一——的基本需求。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帮助了180,000人。即使冬季期间,我们应该也能够提供这一支持。但是对援助的需求仍然是巨大的。
 
采访者:尤迪特•劳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