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视被剥夺自由的人 :反酷刑和非人道待遇

16-07-2002

 

REF: GE-E-00048 
   
 
       
酷刑: 没有足够广泛的定义 
医生在探视酷刑受害者中的作用 
 
在冲突或暴乱情况下,任何人都可能被剥夺自由而在拘禁的各个阶段受到酷刑或其他非人道待遇。防止和制止酷刑和非人道待遇是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主要职责之一。但是即使是在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代表被允许进入关押地区,在审讯期间探视被拘禁人员,这通常被认为是最危险的,代表们也很少有机会能在不法行为实施地履行该职责。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致力于反对酷刑和非人道待遇,主要基于被拘禁者所描述的自被拘捕后的遭遇的记录。事后经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医生观察到的胜利上和心理上的状况有时候可以与他们的陈述相互印证,也可以加以参照。
 
所有这些信息均应从与被拘禁者的私下谈话中收集。这些信息将被与从其他渠道获得的声明分析、比较和评估一起以检验其是否具有内在一致性和真实性。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十分清楚证据的效力存在于其可信性。经被拘禁者的同意,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可以向有关当局递交受到酷刑或非人道待遇的投诉。在某些案件中,它可以发起对事实的调查,防止酷刑或不人道行为的再次出现。在另外的案件中,它可以直接联络高层,要求最高当局制止这种行为。当某个案件被引用时,如果有关被拘禁者不希望被披露名字,或者是代表担忧可能招致报复,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将采取其他方式继续。但是如果被拘禁者的生命直接是受到威胁,它将联系下一责任层次上的当局,警示酷刑将受惩罚并对监狱看守的培训进行改进。
 
酷刑和非人道待遇可能被微妙地利用来实施惩罚、阻止、审问甚至是恐吓。在这种情况下只有代表的能力可以说服和影响人们—这需要相当的坚韧和耐心—而产生期望的效果。但是除非最高当局显示出必需的政治意愿,否则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作用发挥将是有限的。在实践中,其工作和人权机构的工作—基于民意活动—相互补充。
 
一个杂乱无章的监狱系统也可能导致酷刑和非人道待遇。在这种情况下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将确认各种秩序紊乱的原因,并随后处理。如果一个监狱中常发生非人道待遇,例如,代表注意到监狱中未经培训的看守数量不足以维持监狱安全,并相信暴力是他们从事看守工作所唯一需要的。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警告有关部门,说服其增加看守数量,并对他们适当培训。结果非人道待遇的投诉大量减少。
 
   
为使其采取行动的范围广泛,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从未定义过“酷刑”。酷刑通常有两个方面:生理方面和心理方面;两者相互联系,不可分离。心理上的影响常比生理上的影响更深刻。例如,看到对自己的孩子或者爱的人施加酷刑,甚至是对其他的人施加,都被证明是比自身经受酷刑而引发更大痛苦。酷刑还包含浓厚的文化内涵。它在一个既定社会秩序中的意义—和其背后的意图—是大相径庭的。有些行为在某一文化中被视为是“无害的“,而在另种文化中却可能违反了某些规定,如宗教禁忌。
 
因此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决定不采用近些年来国际社会形成的酷刑的定义。有时候当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感到引用某个定义有利于抗击酷刑现象时,它也可以参照这些定义。
 
   
一般来说,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派出的代表探视被实施酷刑的被拘禁者时都包括一名医生以检查受害者,评估他们的身体上的和心理上的状况。对于遭受酷刑残酷、侮辱的人来说,会见外面的医生可以打消他们对自身健康状况的疑虑,这是十分宝贵的。这对遭受性方面酷刑的受害者来说尤其重要:他们信赖医生胜过信赖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代表。医生检查被拘禁者的状况,并将结果备案,之后可能作为控诉证据使用。经过各个被拘禁者同意,详细的指控资料可以被出示以制止酷刑。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医生是“中立的医疗调解者“。同样的,他或她可以提醒监狱医生医疗职业道德,特别是在绝食罢工中,例如引导其关注世界医疗协会东京宣言,该宣言禁止医生以各种积极的或消极的方式参与酷刑或其他形式的残酷、不人道或引起耻辱的对待。

相关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