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战时期的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为禁止化学武器所开展的工作

11-01-2005

毒气在战场上的使用越来越多并造成了可怕伤害,面对这种情况,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公开呼吁禁止毒气的使用。尽管围绕这一问题有各种争论,但该组织的呼吁帮助促成了1925年的《日内瓦议定书》,该议定书目前依然有效。

     

©Imperial War Museum London/Ref. HIST 3088/25 
   
埃斯泰尔(Estaire)战役:1918年4月10日,毒气致盲的士兵们在贝蒂纳(Béthune)附近的急救站排队候诊。 
          1915年在西线的战斗中首次出现有毒武器。在随后的两年中,这些武器被交战各方广泛使用。1917年7月,在比利时的伊普尔镇附近,德军首次使用了芥子气;这种毒气后来因该镇的名字而被称为“伊普尔毒气”。
 
1918年初,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担心这些不分皂白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会被广泛使用。为了遏制作战手段令人震惊的升级,该组织援引了禁止使用有毒武器的1899年和1907年海牙公约《陆战法规和惯例公约》所附的章程,以及1899年公约缔约国发布的有关禁止使用专用于散布窒息性气体的投射物的宣言。
 
1918年2月6日,该组织发出了反对使用毒气的呼吁,旨在说服交战各方通过加入在红十字帮助下达成的一项协议来放弃使用这些武器。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决定积极反对有毒武器,着手开展一系列行动,它超出了援助受害者的范围而大胆进入了作战方法和技术的领域。该组织要处理的作战方法与技术问题很有争议,这也正是交战各国相互指责的话题。
 
然而,为了保护战争受难者,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决定继续开展这项工作,并对其工作 进行广泛宣传。1918年2月8日,该组织将其呼吁的正文发给交战国和中立国的君主和国家元首、各国红会、各宗教领袖以及媒体。
 
  梵蒂冈支持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工作  
 
日内瓦收到了鼓舞人心的反响,特别是丹麦、挪威和瑞典红十字会都表示赞成。梵蒂冈也表示支持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呼吁。
 
这一成功促使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与依然保持沉默的大国进行交涉。1918年3月,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代主席爱德华•纳维尔和副主席费里埃博士前往巴黎。法国共和国总统雷蒙•普恩加莱(Raymond Poincaré)告诉他们协约国准备发表一个宣言,大意是只要其对手同盟国停止使用毒气,他们也会采取同样的行动。
 
1918年5月,协约国政府对红十字国际委员会2月6日的呼吁发出了官方回应。在回应中,他们声明支持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呼吁,甚至接受制定禁止使用毒气的协议的主张,但是将化学战的责任推卸给对方。
 
9月12日,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收到德国政府的答复。它首先强调德国在1899年海牙大会上采取了赞成禁止有毒武器的立场并抗议在欧洲前线使用毒气,接着德国也反过来指责其对手应该对发明和开发用于冲突的毒气武器负责。
 
结果,红十字国际委员会采取的措施获得了部分成功;积极的影响日后才见分晓。事实上,一战期间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正式宣布需要全面禁止这类武器,该组织通过向学术界、军界和各国红会寻求支持,继续向这一目标努力。
 
这项工作直接推动了《禁止在战争中使用窒息性、毒性或其他气体和细菌作战方法的议定书》于1925年6月17日在日内瓦获得通过。此外,这只是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此后将要开展的一系列研究的第一阶段,这些研究均针对进行不分皂白攻击的武器,如核武器、生物武器和地雷,当今这些武器依然属于国际红十字与红新月运动关注的主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