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国际人道法的发展

13-05-2010 综述

规制战争的努力在整个历史进程中或多或少一直存在。但这些都不过是些短暂的、地方性的规定,直到19世纪中叶,新成立的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促成通过首部《日内瓦公约》。

19世纪60年代之前,作战规则都是由统治者和指挥官颁布或者通过交战双方达成一致来订立的,旨在满足暂时的需要和便利。某些情况下,这些规则是为了保护水井等资源或士兵和手无寸铁的非战斗员等人员,而它们通常并不禁止现代社会不可接受的行为。

1863年的《利伯守则》首次尝试将现有战争法规和习惯条例汇总在一个文件中并要求参战军队遵守。该守则原本只是为参加美国内战的联邦士兵编纂的,而且当时并没有获得条约地位。

第二年,在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成立于1863年)的敦促下,各国一致通过了共包含10个条款的日内瓦公约,制定了旨在确保战地伤兵(无论属于哪一方)能够得到一视同仁照顾的规则。

公约还确定了医务人员的中立性,并采用了一个独特的中立标志来保护医务工作者以及用于救治伤员的医疗设施:白底红十字。(红新月标志是在19世纪70年代开始使用的。)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作用

自那时起,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和国际人道法的发展始终紧密相连。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自身角色的变化使其不断直接接触到战争现实,因此该组织常常敦促各国政府扩大国际人道法的规制范围,最终将其逐渐扩大到海战、战俘和平民领域。

日内瓦公约的规制范围反映出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所关注的问题,重点是战争受难者的需求。尽管如此,直到19世纪末,各国政府才开始引入另一个法律分支——规制作战方法的国际规则(海牙公约)。

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时,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呼吁停止使用化学武器。之后的讨论促成了一部禁止化学武器的条约(1925年)的通过,该条约中的一系列规则至今仍然适用。

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开展了大量工作,扩大对战争受难者的保护,最终促成了一部新的公约,即《1929年有关战俘的日内瓦公约》。但是,该组织却未能说服各国政府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之前通过有关平民的条约,因此导致数千万人不能得到具体保护。

1949年的突破

这个问题上的突破出现在二战之后,当时各国政府通过了1949年日内瓦四公约。这些公约在原有公约基础上进行了修订并增加了第四部旨在保护落入敌方控制的平民的公约。

1977年,在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进行了大量准备工作和劝说之后,各国政府通过了日内瓦公约第一和第二附加议定书,其中结合了海牙法和日内瓦法的因素。

议定书的主要创新在于涵盖了保护平民免受敌对行动影响的条款,例如,禁止可能不加区分伤害平民的攻击。第一议定书规制国际性武装冲突,而第二议定书规制非国际性武装冲突。

1949年日内瓦公约得到了全球每个国家的通过;公约的附加议定书也得到了非常广泛的认可,并且其中的条款被视为习惯法。

确保法律得到实施

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红十字国际委员会集中力量采取措施,鼓励各国政府实施国际人道法,并在国家行政管辖范围内的各相关层面(特别是在武装部队中)讲解这些规则。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还与各国政府以及国家红十字会和红新月会合作,在学术界、青少年和媒体中推广相关法律知识。

红十字与红新月标志被写进了日内瓦公约。为了使它们提供的保护更加容易被全球不同人群所接受,2005年日内瓦公约第三附加议定书引入了一个新增标志——红水晶。

照片

1977年,日内瓦,《日内瓦公约附加议定书》签署仪式。 

1977年,日内瓦,《日内瓦公约附加议定书》签署仪式。
© ICRC / G. Leblanc / cer-n-0002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