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美尼亚:深入受冲突影响的边境村庄

亚美尼亚:深入受冲突影响的边境村庄

报道 2019-04-09 亚美尼亚

近期,我们在亚美尼亚访问了距阿塞拜疆边境仅1.5公里的巴加尼斯(Baghanis)村。白天抵达该村后,我们发现一条条土路上几乎荒无人烟。

孩子们在上学,大人们忙着做日常家务。在一条架设有黄色管道的路上,我们见到了加吉克·阿拉韦尔江(Gagik Alaverdyan)。他正带着孙子散步,和邻居聊天。

CC BY-NC-ND / ICRC / Gohar Ter-Hakobyan

在亚美尼亚塔武什地区,与边境社区的许多其他人一样,加吉克失业在家。由于大部分耕地面临安全风险,这里的民众几乎没有谋生机会。许多男人去国外做临时工,努力寻求更具持续性的收入来源。

但对于留在村子里的人来说,他们继续过着缓慢的生活,很少见到新面孔。也许正是因为这样,加吉克看到我们之后就热切地邀请我们去他家里做客。

CC BY-NC-ND / ICRC / Gohar Ter-Hakobyan

走过一段狭窄的楼梯,我们来到了地下室。在这间墙壁已经发霉的屋子里,存放着一罐罐自制的果汁、御寒衣物、一些坚果和几瓶水。屋内空间狭窄,这里既是家里的木材储藏室,也是发生枪击时的藏身之处。

CC BY-NC-ND / ICRC / Gohar Ter-Hakobyan

我们在边境的两侧开展工作,帮助平民减少日常生活中面临安全风险的情况,措施之一是将民房的窗户用墙围住。这样可以提升安全性,但比较遗憾的是屋子里就没有多少阳光了。因此,当只剩下一扇窗户可以使用时,民众就会把这里布置成房间里最宁静、最美丽的角落。

CC BY-NC-ND / ICRC / Gohar Ter-Hakobyan

加吉克四岁的孙子怯生生地在镜头前摆姿势。巴加尼斯村的儿童不到800人,是村里各年龄群体当中人数最少的。年轻人结婚后,更喜欢离开村子搬到其他城市去,包括首都埃里温。

CC BY-NC-ND / ICRC / Gohar Ter-Hakobyan

在一个装着螺丝刀、不用的旧钥匙、锁和各种钉子的简单木箱里,加吉克翻找着他从周围收集到的旧子弹壳。他把弹壳和其他东西都放在了一起。这些弹壳残酷地提醒着我们,安全风险在该地区仍然是一大问题。

CC BY-NC-ND / ICRC / Gohar Ter-Hakobyan

与亚美尼亚其他地区不同,塔武什的妇女通常是整个家庭唯一的经济支柱。除了日常家务,她们还开展小型创收活动,参加社区集会,并从事一些传统活动,例如从玫瑰果等莓果中榨取果汁。

CC BY-NC-ND / ICRC / Gohar Ter-Hakobyan

玫瑰果是乡村生活重要的一部分。在塔武什,你常常能看到在秋日的阳光下摆放着的玫瑰果。

CC BY-NC-ND / ICRC / Gohar Ter-Hakobyan

加吉克和孙子似乎是很亲密的朋友。我们在加吉克家时,他的孙子从未离开爷爷的左右。与所有祖辈人一样,加吉克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孙子能过上安定的生活,无需担惊受怕。

CC BY-NC-ND / ICRC / Gohar Ter-Hakobyan

这个家庭与生活在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国境两边社区的数百个家庭有着同样的经历。距离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冲突结束已经超过了25年,但他们仍然担心日常安全问题,担心能否接受教育、进入农田、获得清洁用水,并担忧其他福利问题。虽然这些人似乎已经习惯了这一状态,但这样的生活不应成为"新常态"。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一直在亚美尼亚-阿塞拜疆边境两侧的社区开展行动,帮助受影响民众减轻冲突的后果。我们深入受助社区开展各类项目,其中包括在学校和幼儿园采取被动保护措施,支持民众开展小规模经济活动,改善供水状况,以及开展急救、地雷安全、压力管理和安全行为方面的培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