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果民主共和国东部,在逃离村里的战斗时与家人失散的一个小女孩最终得以与父母团聚。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刚刚将她遣送回国。Photo Pascal Nepa

中央寻人局:重建联系,重新团聚,解决问题——立足当下,放眼未来

在过去150年间,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中央寻人局一直在帮助与亲人离散的民众。我们受日内瓦四公约的委托,作为中立调解人协助各方,并弥补武装冲突中家庭离散与人员失踪所造成的创伤。
报道 2022-03-14

在冲突或危机时期,家庭四分五裂,人员下落不明,甚或死亡,为其家属带来了巨大的痛苦和不安。无从得知亲人的命运或下落,会带来毁灭性、持续性的深重影响,有时甚至长达数十年。

除了为冲突期间与亲人离散之人提供帮助之外,中央寻人局还协调国际红十字与红新月运动在全球开展的工作,提供保护、重建家庭联系,搜寻失踪人员并识别其身份,保护死者的尊严,并应对失踪人员家属的需求。

"自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于150年前开始开展寻人工作起,世界已经发生巨变。而不曾改变的是战争、暴力、自然灾害与流离失所仍在使家人离散,并为他们带来巨大的痛苦。"

中央寻人局主任弗洛伦丝·安塞尔莫

在世界各地,失踪人员或身份不明死者的人数仍在以惊人的速度增长。2021年,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新登记受理的失踪人员个案高达2.9万多件,使2022年需要跟进的个案总数增至17.38万件,在过去五年间增加了75%。

造成这一局面的原因包括:冲突和暴力局势日益复杂且旷日持久;大量人员沿迁移路线迁移至多个国家和地区;另外还有灾害造成了毁灭性的影响。

如今,550多名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专家与中央寻人局合作在全球各地开展工作,其中包括个案管理员、数据分析师、法医专家、心理学家和律师。他们与构成重建家庭联系网络的192个国家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密切合作。无论是在哥伦比亚、伊拉克,还是在格鲁吉亚、菲律宾,我们均一同携手,搜寻失踪人员,帮助身处不同国家、前线两侧的离散家人重新取得联系。

面对民众的需求以及技术的发展演变,为保持与时俱进,中央寻人局正在进行为期五年的转型(2020年~2025年),以巩固自身基础,适应日益增长的挑战。纵观其发展史,创新始终是中央寻人局工作的核心。

通过采纳并适应新型数字技术以及改善数据管理与分析手段,我们力图提高寻人速度,找到更多失踪人员,从而帮助更多家庭保持联系。

例如,中央寻人局正在加强能力,从多个分散的渠道收集并分析大量数据,为家属提供有关其失踪亲人下落的信息。

其他进展还包括扩展更多方式,使失踪人员家属能够在线获取并使用家庭联系服务,如照片寻人。中央寻人局还在考虑将姓名匹配以及复杂跨地区迁移模式分析等寻人工作自动化。

与此同时,我们正在与各国密切合作,通过登记弱势民众信息和设立国家信息局来预防人员失踪。加强法医系统和发展应急能力也是我们的工作重点。

另外,我们正在中央寻人局内部设立一个新的机构,从而可以召集当局、家属和相关从业人员,就最佳实践和理念进行交流,为形成可持续解决方案构建伙伴关系,并发展研究工作。该中心将重点关注提供专家建议,支持各国和广大从业人员改善预防和应对工作。与以往相比,这一问题如今更加需要形成共识,并开展集体行动。

"如今,我们正处在技术创新的边缘,而技术创新将改变我们搜寻失踪人员的方式,并激发搜寻工作的潜能。"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主席彼得·毛雷尔

虽然技术提供了让家属与失踪人员取得联系的新方式,而合作伙伴关系能够使影响力成倍放大,但中央寻人局仍在确保相关工作顾及每一个人。传统活动,如收集并递送红十字通信、探视被拘留者,在今天也依然具有重要意义。

因此,无论何时何地,尤其是在提供家庭联系服务之时,中央寻人局都会致力于在工作中始终考虑到个体情况,并保有人情味。

2020年......
我们帮助离散家人之间拨打了110万通电话。
我们寄送了122314封红十字通信。
我们帮助4580 人与家人重聚。

寻人工作150年

 

第一次世界大战,霍伊贝格(Heuberg)战俘营,管理包裹。 ICRC archives (ARR)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于1870年普法战争期间首次设立寻人局,即巴塞尔寻人局,作为面向战俘的信息和救济局。

在一战期间,国际战俘局雇佣了数千人,并首次雇佣了女性工作人员,负责处理大量家庭发来的数百万份寻人请求。1918年后,寻人工作成为了长期服务,国际战俘局也于1929年得到法律承认。

到二战时,国际战俘局已更名为中央战俘局,能够使用计算机、广播和其他技术手段处理3700万张索引卡。根据1949年日内瓦四公约的规定,战俘局继续致力于世界大战相关的个案,并开展研究,设立代表处,应对20世纪下半叶新的危机。

1960年,中央战俘局更名为中央寻人局。自此之后,中央寻人局成为了国际红十字与红新月运动全球相关工作的中坚力量,致力于保护家庭联系、帮助离散家庭成员保持联络、搜寻失踪人员并识别其身份、保护死者尊严,并确保其家属的需求得到满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