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9年,瑞士日内瓦,修订《日内瓦公约》的外交会议。

世界和平论坛: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呼吁加强多边合作 寻找预防和解决冲突的新方法

2022年7月4日,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主席中国事务个人特使、东亚地区代表处主任柯邱鸣在第十届世界和平论坛"联合国、多边主义与国际秩序"小组讨论上的发言。
报道 2022-07-07 中国

徐坚校长,

女士们,先生们:

衷心感谢清华大学和世界和平论坛邀请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参加这一重要的小组讨论。

我们生活在一个深度两极分化的时代,对分歧与竞争、差异与对抗的过分强调,远远超越了本应使人类团结一致、同心协力的力量。

在这个时代,面对气候变化、新冠疫情和其他重大卫生风险等全球挑战以及始终存在的核威胁,我们必须开展国际对话与合作。

然而现实情况却是政治分歧司空见惯;在社交媒体平台对抗不断蔓延,在真正的战场上,暴力日趋升级。

由于多数重大危机均为国际性危机,世界需要共同开展最为强有力的行动,然而我们却看到国家、人民和个人固守各自的信念和观点,退缩于新的分歧之后,止步不前。这令人极为震惊。

于是,我们有可能会将多边主义领域所取得的重要里程碑式成就视为理所当然。我谨在此代表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这一在武装冲突和暴力局势中负责开展人道行动的组织,重点谈谈为何多边主义对我们所有人来说仍然至关重要。

*******

首先,我向各位介绍一些多边外交的成功范例。

就许多方面而言,多边主义和多边外交发挥作用的一个突出实例就是已获得普遍批准的1949年日内瓦四公约,其构成了国际人道法的核心。这些规则就武装冲突期间暴力的限度以及减少人类苦难并保护重要基础设施的必要性达成了重要的多边共识。人们通常更熟悉人权法,但人道法在冲突时期是至关重要的。

日内瓦四公约还为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和各国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赋予明确的职责,即预防并减轻苦难。将这一职责纳入公约,体现出各国对中立、公正和独立人道行动的重要性予以认可。

中立原则意味着我们在冲突中不偏袒任何一方,因为这对确保人道工作免于政治化而言至关重要。我们认为这是在战区与各方开展对话的唯一方式。

在此基础上,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目前在一些最具挑战性的战争、武装冲突或暴力局势中开展工作,例如乌克兰、阿富汗、叙利亚、也门、刚果民主共和国、南苏丹等等。

如今,日内瓦四公约尽管体现了国际社会的集体意志,但却常常遭到质疑。在某些情况下,例如在2001年911事件之后的数年当中,人们认为日内瓦四公约已经过时,不再切合当代冲突局势,且并无助益。

对此,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持不同意见。日内瓦四公约并非由一群天真的人道主义爱好者所起草,而是刚刚历经了第二次世界大战这一人类史上最为惨痛灾难的资深外交官和军事专家经过艰苦谈判而取得的成果。

这些官员和专家完全能够理解,也能够想象出人类在向其他同胞施暴时会如何无所不用其极,他们所通过的,并从此载入日内瓦四公约的规则和条例,就代表了针对战争期间可适用的保护和限制措施所达成的最基本共识。

与《联合国宪章》、《世界人权宣言》和1951年《关于难民地位的公约》等文件一样,日内瓦四公约也是那场灾难性世界大战的重要遗产。由于我们是在中国开会,请允许我引用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档案中的一份文件,其中载有周恩来总理阁下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承认日内瓦四公约的声明。

该声明发表于北京,具体日期为1952年7月13日,距今几乎整整70年。声明称:"中央人民政府认为上述公约内容基本上有利于国际持久和平,并符合人道主义原则,因此决定予以承认。"

这提醒我们,真正的多边主义是普遍性和共同价值观的基本保障,也是共同行动的基础。事实上,所有国家都承担了尊重和确保尊重国际人道法规则的责任。

日内瓦四公约是否完美?当然不是。那么公约能否得到加强或更好的适用?显然可以。但是,对我们所有人来说,一个重要的问题是:假如这些公约不曾存在,我们今天还能在世界范围内形成足够强有力的共识,再次通过同样的公约吗?我不知道诸位感受如何,但我认为对此还是可以持怀疑态度的。

也正因此,我们应十分珍视过去多边行动所取得的重要成就;同时,我们还应共同努力,保持现有能力,建立多边主义的新支柱。

在此,我们不应屈服于悲观主义。就多边主义所发挥的积极作用而言,《禁止核武器条约》就是近期的一例。该条约承诺有朝一日,我们将摆脱这些滥杀滥伤、不人道武器的阴影。但我们共同的使命还远未完成。我们必须加倍努力,促进对该条约的遵守,确保其条款得到忠实执行,并一直推进条约直到实现其目标——全球无核化。

我提出上述实例是为了说明,各国制定的多边外交协议建立了规范,并使国际人道法得到发展,以确保法律限制措施到位。

而将来建立共识不能仅仅停留在多边层面,而是还必须涉及多个利益相关方。我们必须让地方机构和非政府参与方、联合国、发展参与方、民间社会、私营部门和其他各方都参与其中。

诸位阁下,女士们,先生们:

最后,我想就一个仍需要多边努力的领域发表一些看法:事实上,我们不仅要防止战争期间的过度苦难,更重要的是还要寻找新方法以预防冲突,并为解决冲突提供政治解决方案。

在我们开展工作的大多数地方,冲突已经持续了数十年。在其中许多局势下,我们面临着保护危机和尊严被剥夺的问题。

这些问题的根源在于国际社会长期以来存在重大失误,未能预防或解决冲突,未能保护陷入冲突的普通民众(包括儿童),也未能从根本上改变交战方的行为。

这使我想到有必要重新审视我们对武装冲突的假设,并就我们对战争的态度提出一些尖锐的质疑。

我在武装冲突局势中工作了30年,人类对战争的迷恋以及美化战争的倾向令我深感震惊。人们还经常表现出战争无可避免,且无力阻止或终止战争的态度,我对此持反对观点。我认为我们必须立即质疑这种观念,而且考虑到人类和社会为冲突所付出的可怕代价,就更应加以质疑。在一场冲突结束后,人类社会还会长期付出代价。

正如我所说,战争并非不可避免,在预防和解决冲突方面,我们现在应提出新的想法,采取新的方式。

当冲突风险迫近或冲突升级时,应开展更多对话,而非减少沟通。在国家之间、各方之间、以及多边论坛上开展对话,正是我们所需要开展的工作。

非常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