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果民主共和国:在埃博拉病毒和暴力冲突之间生死辗转

在暴力肆虐地区抗击疫情,需应对独特挑战。
报道 2018-11-28 刚果民主共和国

贝尼地区一家私人医疗中心的护士厄洛热表示:"埃博拉病毒改变了贝尼地区民众的生活。大家人心惶惶,甚至害怕自己的兄弟和朋友,因为不知道他们是否已感染这种病毒。"

和厄洛热一样,很多贝尼民众忧心忡忡,感到进退维谷。

厄洛热解释道:"不知道我能否躲过这次疫情,还是在劫难逃?我们整日生活在不断加剧的恐惧中。贝尼地区已陷入水深火热之中——在东部,我们面对的是暴力冲突,而西部本应是我们逃难的地方,现在又爆发了疫情。"

人们不再握手和拥抱

人们不再握手、拥抱、分享食物。现在,人们得在城市和民众聚居地之间的监控点停下来洗手、测体温、登记出入信息。大家双手整天散发一股氯气味。商店、学校和各单位门口突然出现了一个个木台,上面放着五颜六色的塑料洗手装置。有人甚至在家里装了这种装置。一些当地人开玩笑说,这种做法的好处是至少现在他们的手总是干净的,总有水和香皂洗手。

大家不再握手。所有人都必须在城市和民众聚居地之间的监控点停下来洗手、测体温、登记出入信息。
大家不再握手。所有人都必须在城市和民众聚居地之间的监控点停下来洗手、测体温、登记出入信息。

与贝尼民众谈起当前埃博拉疫情如何迫使他们改变日常生活、适应新的生活时,他们沮丧、疲惫和孤立无援的心情溢于言表。

厄洛热说:"每次下班回家,我妻子都会拥抱我、亲吻我。但现在她不得不等我洗干净,以免使自己面临风险。孩子们以前也不习惯总洗手,现在他们学会了每次与人接触之后都要洗手。"

冲突和暴力横行20年,现在又爆发了埃博拉疫情

2018年8月1日,官方正式宣布刚果民主共和国第十轮埃博拉疫情在北基伍省北部贝尼地区爆发。在此之前,该地区因不同武装团体和军方之间的暴力和冲突已经历了二十多年的动荡。无数家庭的生活早已面目全非,他们痛失亲人,逃离战火时变得一无所有,被迫无休止地重头再来,同时还要时刻生活在对下一次袭击的恐惧中。

此次疫情爆发于马巴拉科(Mabalako)卫生区,该区位于距离贝尼40公里、拥有23万居民的曼吉纳市(Mangina)。与该地区其他地方相比,曼吉纳及其附近地区的局势较为缓和,因此躲避北基伍省和伊图里省其他地区战火的流离失所家庭大量逃往此地。截止至11月初,埃博拉病毒已蔓延至贝尼及布滕博(Butembo)这样较大的城市,在北基伍省附近的卡伦古塔(Kalunguta)、马赛雷卡(Masereka)、穆谢内内(Musienene)和奥伊查(Oicha)卫生区也有一些病例出现。伊图里省科曼达(Komanda)、曼迪马(Mandima)和乔米亚(Tchomia)卫生区也出现了一些病例。

埃博拉疫情的爆发给该地区男女老少带来了新的创伤。当地的长者们早已经历了二十多年的冲突和暴力。17年来一直担任红十字志愿者的贝尼人阿德琳(Adeline)表示:"我第一次听说埃博拉疫情时浑身起了鸡皮疙瘩。这种病毒一下就会导致五至十人死亡。这让我想起大屠杀,实在太恐怖了。"红十字会为应对埃博拉疫情在贝尼设立了"安全体面葬礼工作组",阿德琳是工作组的负责人,她也是九个孩子的母亲。

阿德琳是贝尼人,有九个孩子。她做了17年的红十字志愿者,是当地接受安全体面葬礼培训和装备支持的第一批志愿者之一。

疫情爆发对民众的生活和工作都产生了影响。尽管饱受恐惧与创伤,但很多民众已经习惯了贝尼的现实情况。

厄洛热表示,民众担心感染病毒或被送到埃博拉治疗中心,所以现在来卫生站就诊的患者人数有所减少。另一名来自贝尼的护士厄利泽(Elyzé)在一家私人药房工作。他说因为患者不来买药了,他不得不停止工作。他认为患者减少背后的另一个原因是一些公立医疗机构免费提供医疗服务,这是疫情爆发后通常采取的举措,旨在鼓励民众及时就医,有助于及早发现埃博拉病例。

这肯定是个玩笑

虽然埃博拉病毒在刚果民主共和国很常见,但这一地区此前却从未爆发过疫情,因此很多人听到埃博拉疫情的第一反应都是难以置信。人们在试图弄清当前状况的过程中,各种谣言和错误信息便开始迅速传播。

曼吉纳的一名红十字志愿者卡维拉(Kavira)表示:"起初人们以为这是一个玩笑。他们说这是一种毒药或神秘事物引发的。但现在他们开始逐渐明白,确实爆发了疫情而且非常危险。广播里也在谈论这个,人们也开始收听广播,了解最新情况。"

为提高公众对埃博拉病毒的认识,卡维拉成为当地第一批接受相关培训的红十字志愿者之一。志愿者挨家挨户宣传、组织社区教育课程、在社区内播放广播节目或表演舞台剧。卡维拉有两个孩子,靠种植木薯、大豆和花生维持生计。四年前,卡维拉的儿子被一辆摩的撞伤后被一名红十字急救人员救下。她自此加入了刚果民主共和国红十字会。现在,她想回报社会、帮助他人。

卡维拉是一名红十字志愿者。她在社区里挨家挨户为人们讲解埃博拉病毒知识。四年前,卡维拉的儿子被一辆摩的撞伤后被一名红十字急救人员救下。她自此加入当地红十字会。现在,她想回报社会、帮助他人。

帕卢库来自距离曼吉纳15公里的一个村庄,是一名红十字医疗顾问和急救员。和卡维拉一样,他也参加了同样的培训课程。他有六个孩子。他本人已为红十字会工作了超过25年。除了担任医疗顾问,他自己还种植大豆、水稻、花生,制作棕榈油。他认为自己有义务在社区推广健康相关事务。因此,尽管曼吉纳已被宣布为埃博拉疫情重灾区,他还是决定乘摩的来到这里。

他解释说:"我不怕来这儿。我想帮助人们抵御这种疾病。在这儿接受培训后,我想回去提高我们社区民众的认知。大家不断听到有关曼吉纳的谣言,但他们从没来过这儿。所以,他们想知道真相。"

埃博拉疫情爆发伊始、幸存者人数仍未开始上升时,很多人拒绝承认情况的严重性,不及时寻求治疗。但延迟就意味着存活希望更加渺茫。他们不愿承认可能已感染病毒并拒绝前往治疗中心。还有些人拒绝接种疫苗,甚至不愿与红十字志愿者及社区健康宣讲员交流。

"我们必须提高公众认知,但并不是每个人都愿意倾听。"

厄洛热说:"医务工作者、红十字志愿者和记者等很多当地人都尽其所能应对民众的抗拒心理、纠正错误认知。但这并不容易,因为并不是每个人都愿意听你说。"

尽管如此,他还是打算参加9月份红十字会为贝尼的医务工作者和社区成员组织的有关病毒感染防控措施的首轮培训课程。

厄洛热是贝尼地区的一名护士,该地区常年处于冲突和暴力中,现在又深受埃博拉疫情肆虐之苦。当被问到在这一地区的生活状况时,他回答道:"在东部,我们面对的是暴力冲突,而西部本应是我们逃难的地方,现在又爆发了疫情。"

厄洛热等医务工作者接触埃博拉病毒的频率更高,但却往往准备不足。他在培训结束后说:"现在我感觉自己准备得更充分了。注意个人卫生、同时与患者保持一定距离都十分重要。患者到达医疗机构之后,我们首先要带他们去洗手、测体温。遵守规则才能保护自己。"

德博拉(Deborah)是一名社区外展服务志愿者,她也参加了同样的培训课程,学习如何向自己的社区和同学普及埃博拉预防知识。她说:"面对大量不愿接受埃博拉存在的民众,我希望能更有说服力。这种病毒非常可怕,也极具欺骗性,因为它的症状与疟疾、伤寒和霍乱相似。埃博拉病所以会扩散是因为感染患者不寻求治疗,有的甚至藏起来。"

我们要鼓励人们迅速行动起来,毫不拖延。最近,人们开始向当地卫生机构举报疑似埃博拉病例。德博拉说:"我们社区的一个年轻人生病了。我们觉察问题很严重,立即通过帮助热线通知了卫生部门。幸亏处置及时,他现在已经有所好转。"

她知道抗击埃博拉病毒关键在于速度,同时也明白人们需要证明这种病毒存在的证据,也想看到治愈的希望。

她说:"一旦症状出现,就必须拨打帮助热线。人们被埃博拉病毒吞噬的情景,令人心如刀绞。但自从看到我们的邻居治愈后,我们就不那么害怕了,每次卫生机构接到求助电话,我们也能看到希望了。"

通过刚果民主共和国红十字会志愿者挨家挨户的宣传活动,已向超过3.2万名民众普及了埃博拉病毒相关知识。

当地媒体也在抗击埃博拉疫情方面发挥了关键作用。当地媒体工作者亚辛(Yassin)表示:"记者是埃博拉疫情应对机制中的一部分,他们帮助提高公众认知。这在大北基伍省尤其如此,因为人们依靠媒体获得可靠信息并相信记者发布的大部分信息。"

在社区宣传讲座中,红十字志愿者们演示了在安全且体面的葬礼中,如何使用裹尸袋,以此帮助人们理解和接受为何要使用裹尸袋。
在社区宣传讲座中,红十字志愿者们演示了在安全且体面的葬礼中,如何使用裹尸袋,以此帮助人们理解和接受为何要使用裹尸袋。

亚辛通过促进其社区民众了解贝尼的现实情况,积极宣传疫苗接种的必要性。此外,他还向多个WhatsApp群组发消息,分享每天有关埃博拉病毒的最新消息及预防手段。他表示,由于该地区民众非常信赖记者,因而更有可能遵循媒体发布的建议。因此,他呼吁其他记者也加入进来。

安全而体面的葬礼和白色裹尸袋

纠正人们的错误认知十分重要,有助于促进人们接受红十字志愿者和当地民防服务部门举行安全而体面的葬礼。埃博拉患者的遗体具有高度传染性,因此不能让患者家属自行处理或安葬。当人们沉浸在悲痛之中时,面对这种与传统土葬方式不相符的做法,如果人们并不相信埃博拉病毒是致死原因,那么人们自然很难相信一群身着黄色塑料服、头戴巨大护目镜的人是来帮他们安葬亲人的。

贝尼安全而体面葬礼培训活动中的红十字志愿者。志愿者学习如何在遵循当地风俗的前提下,安全地埋葬疑似或确诊的埃博拉患者的遗体。由于埃博拉患者的遗体具有高度传染性,因此安全而体面的葬礼在抗击埃博拉疫情中至关重要。

贝尼红十字会安葬工作组负责人阿德琳明白为何有些人会有抵触情绪。她解释说,按传统风俗,遗体都是徒手埋葬,下葬的人不会戴手套、穿特别的服装。她说:"我们现在的做法不同以往。人们习惯了传统方式,不习惯现代方式。"

为帮助人们接纳"现代"方式,安葬工作组通常会邀请一位死者家属穿戴上整套防护服参与遗体处理。这也能让他们看到遗体,这一点在某些文化中非常重要。其他家属可以参加葬礼,按他们的意愿举行任何仪式,前提是遵守保持一米安全距离的规定以免被传染。然而,阿德琳说很少有人接受邀请,因为他们害怕穿那样的服装,或者害怕被传染。

为帮助消除误解,宣传讲座也进行了相应调整。人们不习惯把亲人的遗体放进裹尸袋、因为这样就看不到遗体了。有些社区成员甚至声称下葬时裹尸袋和棺材是空的,或者里面装的是石头,遗体或部分遗体被盗。此后,为增加透明度,止息谣言,宣教课程加入了裹尸袋使用全过程的演示环节。

截至11月初,150多名当地红十字志愿者在北基伍省和伊图里省接受了举行安全而体面葬礼的培训。阿德琳与安葬工作组其他负责人解释说并非所有志愿者都能胜任这项工作。这是一项艰苦而伤感的工作、需要体力和精力,以及某种观察力和警觉性。选择加入安葬工作组的志愿者还得考虑到此举对自己家人的影响。

阿德琳的家庭接受了她在应对埃博拉疫情工作中所扮演的角色。她说:"他们知道我的工作是帮助减轻痛苦,帮助社区。我从工作现场回来后会采取预防措施,以免传染家人。"

丹尼丝(Denise)是曼吉纳安葬工作组的负责人之一,对她而言,情况更复杂。她表示:"我们的孩子、丈夫,甚至其他志愿者的妻子都很害怕。他们认为我们回家后会传染他们。"不过,她也表示尽管存在挑战,她还是愿意遵守红十字原则服务自己的社区。

在冲突地区抗击埃博拉疫情

在暴力肆虐的地区抗击疫情,面临着独特挑战。流离失所状况和不安全局势导致更加难以跟踪病例。同时,有些社区处于所有埃博拉疫情应急机构都无法进入的"红色区域"。某些社区成员发起的袭击、示威和一些暴力事件减缓了疫情处置速度,阻碍了追踪埃博拉潜在感染者、疫苗接种及死者安葬等工作的顺利开展。

对此已经找到解决办法。比如,红十字会对当地民防团队进行安全而体面葬礼方面的培训,使其能在红十字会和其他人道参与方因安全问题而无法进入的地区开展工作。

在最初的恐慌感退却、人们开始接受当地爆发了埃博拉疫情这一事实后,越来越多的民众开始与埃博拉疫情应急工作组合作。在很多情况下,似乎只有某些居民区存在抵触情绪,或者是某些群体而非患者家属引发了这种情绪。

像厄洛热、德博拉、亚辛、厄利泽、阿德琳、帕卢库、丹尼丝这样的当地民众继续竭尽全力遏制疫情蔓延。对他们而言,这是在保护其家人、社区以及民众生命的安全。一旦宣布疫情结束,应急工作组撤离,他们仍将留在那儿,重新开始工作生活。

我们在金沙萨的同事指出北基伍省北部埃博拉疫情的重灾区。

最新消息:

  • 通过刚果民主共和国红十字会志愿者挨家挨户的宣传活动,已向超过3.2万名民众普及了埃博拉病毒相关知识。
  • 在北基伍省和伊图里省的9个卫生区,12个红十字会工作组举行了360场安全而体面的葬礼。死者家属要求红十字会随时协助解答有关死者死因的疑问。

供图:汉娜/纳·莱斯基宁、塞利娜·德让、佩德拉姆·亚兹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