确保医务人员能够安全地开展工作,对于保护他们最为关键,特别是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 Kiana HAYERI / ICRC

医务人员挽救生命:强烈谴责与新冠肺炎疫情相关的攻击

报道 2020-05-26

新冠肺炎疫情期间,保护医务人员和医疗基础设施并确保其安全,是至关重要的。为使这一理念深入人心,代表13个全球医疗和人道组织、为3000多万专业医务人员发声的相关倡导者团体发布宣言,谴责医务人员和医疗机构遭受攻击事件日益增加的现象。

该团体由来自120多个国家的倡导者组成,它指出与新冠肺炎疫情相关的攻击事件已超过200起,这一趋势危及上述重要的一线反应者,也危及他们所服务的民众。

确保医务人员能够安全地开展工作,对于保护他们最为关键。而他们获得保护,又对确保持续救治受新冠肺炎影响民众的生命至关重要。显而易见,医务人员在拯救生命时会接触到病毒,但他们不应因此而承受污名。

“战地救护面临危险”团体关于针对医务人员之暴力事件的宣言

首先,我们要对所有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医务人员,以及在许多其他医疗服务领域孜孜不倦工作的人员表示衷心的支持。医务人员、医疗机构和医疗车绝不应成为暴力的目标,我们敦促各国政府、社区和武器携带者始终尊重、保护医疗服务,并贡献力量,创造一个能够安全提供医疗服务的保护性环境。

很不幸,现实令人悲伤。长期以来,医务人员一直遭受多种形式的暴力侵害,令人惊骇。公众近期对新冠肺炎疫情反应者表示支持,这令人十分振奋,但许多反应者仍在遭受骚扰、污名化和人身暴力。一些专业医务人员及其患者甚至惨遭杀害。自疫情暴发以来,此类事件至少已报告208起,而且每一天,新的恐吓与伤害事件仍在不断上演。

针对医疗服务的暴力行为无可容忍。我们坚决反对此类行径,国际社会应努力建设医务人员和患者得到安全保障,并受到尊重的世界。所有读到本文的读者,我们呼吁各位与我们携手同心,保护医疗服务不受暴力侵害。不仅仅是个人需要努力:我们还呼吁各国政府采取行动,抵制错误信息,确保医疗服务受到国内法的保护,确保所有专业医务人员享有安全的工作环境,确保心理健康支持既面向暴力受害者,也面向工作压力不断增加的医务人员。

尽管世界各地的民众都承认医务人员在抗疫前线发挥关键作用,但同时,有证据表明,与新冠肺炎疫情应对行动有关、攻击医疗服务的特定暴力模式越来越多,这令人十分担忧。医务人员往往面对的是最脆弱的家庭和社区,会首当其冲地承受着悲痛和痛苦:他们和患者会遭到骚扰、污名化和排斥;由于民众抵制,检疫隔离和治疗中心还会受到直接攻击(见下文实例)。

医务人员需要团结,而不是污名。不幸的是,对一些医务人员来说,身处抗击疫情一线,可能会使其家人和社区因压力增大、害怕传染而回避或排斥他们。重要的是,医务人员在从事这项关键工作时,能够与亲人保持联系,并得到所需支持。他们也可能会求助于同事,因为同事可能有着类似的经历。

在这次疫情期间,医务人员面临着独一无二的困境,他们在非同寻常的情况下开展工作,可能感到压力重重,而且在很多情况下会担心将新冠肺炎传染给家人。在这种情况下,为医务人员提供高效的个人防护用品绝对是关键。这有助于防止医务人员受到感染,从而避免造成更高的污名化风险,同时也保护了他们的家人。

在脆弱的医疗系统中工作的医务人员面临着越来越大的压力。在我们工作的一些地方,疫情为医务人员和本就因冲突或资金匮乏而捉襟见肘的医疗系统又增加了新的压力。例如,在医疗系统运作良好的地方,医务人员的感染率高达确诊病例总数的14%;而如果在疫情入侵之地,医疗系统本就因冲突或长期资金匮乏仅能勉力维持,这一比例可能会高得多。

虽然在新冠肺炎疫情的背景下,针对医疗服务的暴力行为正在增加,但看似与疫情无关的袭击仍在继续。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强烈谴责最近在喀布尔和达尔富尔对医疗机构、医务人员和患者的袭击。医疗服务的供给必须始终得到保护。

本周,彼得·毛雷尔先生与40余位国际政要一道,在一封呼吁信上署名,呼吁各国政府立即采取果断行动,预防并阻止新的威胁,即阻止通过网络攻击在新冠肺炎疫情持续蔓延期间提供关键救护与指导的医院、医疗服务、研究机构以及国际机构。

 

签署人:

  •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总干事罗伯特·马尔迪尼
  • 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国际联合会秘书长亚干·查普干
  • 危机洞见组织主任克里斯蒂娜·威尔(Christina Wille)
  • 国际军事医学委员会秘书长海尔特·莱尔(Geert Laire)少将
  • 国际护士理事会主席安妮特·肯尼迪
  • 国际医院联合会首席执行官埃里克·德鲁登贝克(Eric de Roodenbeke)
  • 国际医科学生协会联合会人权与和平问题联络官郁婷(Tammy Yu)
  • 世界医师协会主席菲利普·德博顿
  • 医生促进人权协会执行主任唐娜·麦凯(Donna McKay)
  • 冲突中医疗保障联盟主席伦纳德·鲁本斯坦(Leonard Rubenstein)
  • 世界物理治疗联盟主席埃玛·K·斯托克斯(Emma K. Stokes)
  • 世界医学教育联合会主席大卫·戈登(David Gordon)
  • 世界医学会理事会主席弗兰克·乌尔里克·蒙哥马利(Frank Ulrich Montgome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