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日利亚:满载恐惧和焦灼的漫漫归乡路

2016-05-10
尼日利亚:满载恐惧和焦灼的漫漫归乡路
在与家人离散15个月后,66岁的穆罕马杜(Mohammadu)踏上了回家的旅程。CC BY-NC-ND / ICRC

恐惧和焦虑,这是尼日利亚一名十几岁的少年、一名盲人和一对兄弟共同的感受。在暴力事件爆发后,他们被迫迅速逃离,因而与家人失去联系。他们四人还有另外一个共同之处:大团圆的结局。

2014年的一天下午,突然响起的密集枪声让整个穆比小镇陷入一片恐慌。当时十三岁的阿巴(Abba)正在跟朋友们玩耍,听到枪声后他马上躲进了附近的深山里。与家人离散后,他往北行进了将近200公里——主要靠步行——来到了迈杜古里市。数月过去了,他在一个流离失所者营地安顿下来。直到有一天他遇到了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专门负责帮助失散家庭重聚的工作小组。

阿巴一家在自己的家乡穆比重聚。此前,暴力事件迫使他们逃离家园。 CC BY-NC-ND / ICRC

阿巴的家乡穆比最终恢复了和平。之前逃离家园的家人也回到了穆比。但是家人们对失踪孩子的下落一无所知,他们担心阿巴已经遇害了。当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工作小组去拜访他们时,所有人在得知阿巴还活着后都非常激动。

阿巴说:"第一次从营地跟父母通电话时,我高兴极了。他们立刻问我是不是马上要回家了,我说是的。"

暴力事件迫使一对兄弟——17岁的穆罕默德(Mohammed)和15岁的萨迪克(Sadiq)——经历了两次逃亡。他们一家最先被迫从家乡果扎逃出来。之后在穆比重新安顿下来,但是在穆比突发的暴力事件迫使他们迅速逃离。在与家人失去联系后,兄弟俩先是逃到了约拉,之后又到了迈杜古里。他们在那里遇到了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一线工作人员。

萨迪克和穆罕默德兄弟俩带着他们的行李登上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车辆,周围簇拥着朋友们、前来祝福的人们和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工作人员。 CC BY-NC-ND / ICRC

在离开营地回家的那天,萨迪克说:"我当时凭记忆给了他们一个亲戚的电话号码,我现在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见到我的家人了。"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工作小组当时通过那名亲戚找到了他的父亲。

穆罕马杜的情况尤为特殊。这位66岁的盲人经历了多次流离失所。对他来说,旅行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逃难的村民们曾将他丢在半路,直到后来有些妇女给他引路。经过多日的徒步跋涉,他终于到达了迈杜古里。去年年末的时候,尼日利亚国家应急管理署请求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帮助穆罕马杜寻找家人。穆罕马杜告诉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工作小组:"我唯一的愿望就是在我咽气前能回到家人身边。"他的家乡目前局势还不稳定,不过他在约拉的一个侄子说欢迎穆罕马杜住到他家里。

伊沙亚(Ishaya,左)在约拉迎接他的叔叔穆罕马杜。由于穆罕马杜的家乡仍旧遭受冲突影响,伊沙亚主动提出由他来照顾他。CC BY-NC-ND / ICRC

在尼日利亚东北部爆发的冲突已经席卷了整个乍得湖地区,导致尼日利亚200多万民众流离失所,无数家庭失散。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核心职能之一就是通过开展寻人工作来重建家庭联系,并让他们与失踪亲人重新取得联系。

在经历了数月的悲痛和孤独后,四个患难同胞——一名十几岁的少年、一名盲人和一对兄弟——在四月中旬登上了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飞机,开始了他们回家的旅程。

当13岁的阿巴在穆比见到父母时,他不禁开怀大笑。养育阿巴的叔叔穆斯塔法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他表示:"我们回到穆比后,到处寻找他的下落。关于他的下落,我们先听说了各种相互矛盾的消息,后来得到了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消息,这才相信能再见到他,我们都非常高兴。"

穆罕默德和萨迪克的父亲欢迎两个儿子回家。虽然他们还在穆比过着流离失所的生活,但这家人希望能尽快安全回到果扎。

在迎接两个儿子回家后,穆罕默德和萨迪克的父亲阿布巴卡尔在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移交证明上签字。 CC BY-NC-ND / ICRC

穆罕马杜的侄子伊沙亚在约拉机场迎接他。伊沙亚说:"我们之前都已经放弃了他还活着的想法,我非常感谢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把他带回家。"

抵达侄子家后,穆罕马杜坐在树荫下,如释重负地说:"我感觉就像是死而复生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