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守之人

在尼日利亚东北部的武装冲突期间,很多民众都有亲人失踪。这组照片讲述了他们的故事。

  • 哈迪扎(Hadiza)一直把姐姐卡尔图姆(Kaltum)的照片带在身边。2012年,姐姐和丈夫孩子一起失踪了。哈迪扎通过捻着念珠祈祷,排解她对亲人命运的疑虑。
    Prichilla Absi / ICRC
  • 说起四年前失踪的14岁女儿,穆斯塔法表示:“她还是个学生,非常爱说话;她是个好女孩,就是一个普通的孩子。”自从女儿失踪之后,他一直勉强求生,睡不着觉,总是想着她。最近他听说女儿在乍得,还活着,这给了他一线希望,觉得女儿很快就会找到了。
    Sam Smith / ICRC
  • 哈吉·博鲁马(Alhaji Boruma)有两个孩子在学校失踪,给家人留下了无可填补的空白。哈吉·博鲁马仍在后悔那天送孩子们去了学校。他和妻子一起祈祷孩子们能平安回来。
    Prichilla Absi / ICRC
  • 对于8年前失踪的14岁女儿,35岁的卡尔图姆仍感到极度痛苦,难以言表。“我几乎睡不着觉,但我心里觉得女儿还活着,我仍然抱有希望。”
    Sam Smith / ICRC
  • 法尔玛塔(Falmata)失踪的时候,两个女人一个失去了侄女,一个失去了女儿。法尔玛塔的妈妈回忆道:“与我和姐姐一样,我女儿也有同样的部族标记。”她仍然紧紧抓住女儿会被找到的希望不放,听说女儿可能还活着以后就更是执着。
    Prichilla Absi / ICRC
  • 桑达(Sanda)的儿子格雷马(Grema)是达马图鲁联邦理工大学的学生。2013年,他们一起从达马图鲁逃到库卡雷塔(Kukareta)避难,但村子遭到袭击,他们走散了。桑达听到有消息说儿子可能已经死亡,但他不相信。他一直祈祷,忙着卖可乐果,和朋友们社交,以此来填补儿子失踪后的空白。
    Prichilla Absi / ICRC
  • 娅科洛(Yakolo)认为她坚持祈祷就能让家人很快回来。2014年她的五位家人失踪,2018年初才有了一些关于他们的消息。这些消息又给娅科洛带来了新的动力,让她熬过艰难的日子。
    Prichilla Absi / ICRC
  • 45岁的阿赫马杜(Ahmadu)与妻子和孩子住在博尔诺州穆比地方政府区域的一个村子。2017年10月,村子遭到袭击,他与家人走散。他坚信有一天能与家人团聚。
    Prichilla Absi / ICRC
  • 马努的妻子和三个孩子于2014年失踪。马努是一名水贩子(豪萨语:Mai Ruwa),大家都亲切地叫他“卖水的马努(Manu Mai Ruwa)”。以前孩子们还可以帮他干农活,放牛,现在他需要自己做了。马努不断祈祷,仍然希望找到他的家人。
    Prichilla Absi / ICRC
  • “我儿子以前帮我照看牲畜;但自从他失踪之后,我肩上的担子就重了,所有事情都得自己做。”(水贩子马努)
    Prichilla Absi / ICRC
2020-03-12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与各国红十字会和红新月会合作,帮助在乍得湖武装冲突期间离散的家庭成员重新团聚。明确武装暴力局势期间失踪之人的命运,正是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核心工作之一。目前,在尼日利亚我们已经收到并正在积极处理21600多个失踪者案例。这组照片就讲述了那些对失踪亲人下落一无所知的家属的故事。

通过这组照片,你可以了解到面对亲人失踪带来的空虚,他们如何日日挣扎求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