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必须应对的六个人道问题

2022年必须应对的六个人道问题

发言 2022-02-08

去年9月,我曾前往阿富汗考察人道局势。穿行于乡野间,新掘的墓地和被毁的房屋随处可见;就在我抵达阿富汗前不久,绝望的民众涌向喀布尔机场的照片一度占据全球各大新闻头条。如今数百万阿富汗民众饥寒交迫、艰难度日的景象再一次通过新闻镜头传遍世界,他们的遭遇也应该受到广泛关注。

"我们面临两个选择——全力援助或暂时观望,"我当时告诉我的同仁,无论如何选择,都要面对相应的后果。要么展开无条件的援助,向遭受这场剧变影响的民众提供支持以防止局势全面崩塌;要么对数百万人面临的灾难和动荡局势无动于衷,暂缓援助,直到政治条件符合预期。

红十字运动的主要方针是为生活和生计遭到重大破坏,需要人道援助的民众提供公正、无条件的支持。2022年伊始,除了继续秉持援助受冲突和暴力影响的民众这一基本理念之外,人道议程上的六个问题也需要重点关注。

1)为应对疫情注射一针强心剂

各国对新冠肺炎疫情应对力度不一,以及奥密克戎变种病毒的迅速蔓延,显示出当世界大部分地区还无法接种疫苗时,所有人面对病毒都何其脆弱。如果我们决心结束新冠疫情,绝对有必要为局势尤其脆弱地区的民众提供疫苗接种,包括流离失所者,边缘群体或被拘留者,城市中的贫困人群以及那些生活在冲突和暴力局势中的民众。

据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估算,全球约有一亿人生活在非政府武装团体控制区域内。武装冲突难以预测,并可能破坏基础设施。与武装团体的谈判漫长且敏感。为这些地区的民众接种疫苗困难重重,但却至关重要。

2022年,我们需要推进这一人道要务:在全球范围内采取果断行动,团结一致,以帮助所有需要在疫情中得到保护的群体。

2)应对高危热点地区

冲突、气候变化、疫情、贫困以及管理薄弱相叠加,给民众带来致命打击。我们索马里的工作人员近日来到加尔古杜德。这里的30多万民众深受严重干旱的影响,而且,去年十月,他们还经历了索马里政府军与某武装团体之间的激烈交火,导致数十人丧生,约十万人被迫逃离家乡。

在面对气候变化最为脆弱的十个国家中,有九个位于非洲,且这九个国家中有七个还受到武装冲突的影响。我希望气候变化资金能更多地用于这些脆弱地区以增强他们的应对能力。减少碳排放至关重要,但应与帮助社区适应气候变化的行动相结合。

3)鼓励科技手段介入

错误信息、虚假信息和仇恨言论屡见不鲜,但数字技术的应用加快了它们的传播速度,推动了冲突和暴力局势的发展和破坏力。这导致了数字空间之外的实际伤害,比如网络仇恨言论可能在现实中引发对少数群体的暴力行为。这是一个人道问题。由线上/线下骚扰、诽谤和恐吓引发的心理和社会伤害,会继而导致迫害、歧视或流离失所。

诸如脸书、推特等技术平台是否应该相应加强管控?我们认为答案是肯定的,但不仅仅是这些技术平台。所有人应即刻采取行动,就负责任的行为原则达成一致。政府、私营部门、媒体、民间社会和受影响的民众必须共同应对这些挑战。这一问题需要所有利益相关方共同应对。

4)确保控制权掌握在人类手中

自主武器可以在没有人为干预的情况下选择目标并实施打击,这在世界范围内改变了战场上的决策方式。这项技术飞跃很可能会像火药的发明一样给战争带来巨大改变。

网络空间同样面临风险。一些国家已经公开承认可以采取网络行动配合动能军事行动,且有些网络行动已超越武装冲突的范畴。这导致了对民用服务的损害和破坏,包括医院、水电基础设施,核和石化设施。这些案例对敌对网络行动可能造成的人道影响提出了令人不寒而栗的警告。

国际社会应充分认识到自主武器和网络行动对人类社会构成的潜在破坏力。我们需要一个紧急、有效的全球性对策以应对事态的发展。

5)在持续多年的战争中保证供水

叙利亚十年的冲突导致该国关键基础设施遭到破坏。有些地区发电量下降了七成,而对于像该国七个城市水厂这样相互依存的设施而言,其所受到的损害,即使在和平年代也需要数年才能修复。这些水厂基本处于瘫痪状态,人们的生活受到严重影响,从面包店到停尸房等各种服务都被迫中断。

叙利亚绝非个例,但它有力地体现了冲突如何迅速瓦解一个中等收入国家赖以维持的基础设施。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等人道组织全速开展行动,确保诸如供水、卫生、电力、医疗、学校等基础服务不会全面崩塌。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这是一场我们终将输掉的比赛。

我们需要联合人道领域以外的合作伙伴,整合各种资源和专业知识。如果捐助者选择关键基础设施作为拯救生命的战略性投资对象,将有助于各国在战后更好地复原。

6)超越人道主义

人道行动旨在防止最脆弱的地区陷入最恶劣的局面。因此,要为更艰巨的挑战找到持久的解决方案,所有相关方需要采取系统性方法。

随着大规模的地缘政治断层引发的动荡局面,我们对各国政府的建议是:不要浪费时间去竞争,要合作。不幸的是,阿富汗就是一个例子。目前阿富汗有2200多万人正面临人道危机或处于严重饥荒。

这些问题不应仅仅留给人道工作者去解决。这也是为何我几个月来,一直恳求国际社会寻找创新的解决方案,将这些民众从匮乏和绝望中拯救出来。这必须是2022年及今后的首要任务。

*英文文章原载于世界经济论坛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