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深处的那场战争

记忆深处的那场战争

“当战俘们终于看到飞机、登上飞机的那一刻,他们的激动之情感染着每个人。他们在异国他乡沦为阶下囚,然后突然获得了重返故土的机会,这种心情是我们难以想象的。他们走下飞机舷梯后,马上亲吻了祖国的土地。”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护士朱迪·欧文
报道 2019-02-20

有近四千名士兵因欧加登战争而沦为战俘,他们被关押在索马里和埃塞俄比亚达11年之久。今年恰逢他们获释遣返回国30周年。

1977年7月至1978年3月,索马里和埃塞俄比亚因欧加登地区领土争端而爆发战争。两国均主张对该地区拥有领土主权,由此引发了欧加登战争。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与索马里红新月会合作,为摩加迪沙受伤战斗员与平民提供外科医疗援助。

索马里红新月会前会长穆罕默德·艾哈迈德·哈桑博士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欧加登战争导致一百多万民众沦为难民。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联合国难民署以及索马里红新月会设立的难民营发挥了重大作用,为难民提供了医疗服务与食物。这场战争的另一个不幸后果是,四千多名埃塞俄比亚士兵沦为战俘,遭到索马里政府关押。战争期间,我亲眼见证了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依据独立、公正、中立的红十字与红新月原则开展的人道援助工作。"

 

我叫朱迪·欧文

我接受培训成了一名护士。我在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外科医疗队工作,同事们来自世界各地,我们负责救护武器致伤的士兵。一周后,我们收治了多名受伤平民、士兵,送来之前他们未经过任何医疗救护。

"那时,索马里急缺医生和护士。"

这些伤员被安置在海岸附近的一栋建筑内,人们称之为马提尼医院,由一个院子里的几个闲置大仓库组成。

 

马提尼医院

索马里政府安排军事人员乘坐飞机返回摩加迪沙。

我们与索马里红新月会志愿者一起设立了手术室,开始给伤员做手术。那时,战俘遣返空运工作也已经开始,我被派往梅尔卡镇,为他们做体检。

"我前往梅尔卡镇,开始为战俘进行体检并开具健康证明。"

梅尔卡镇

自1984年起就担任索马里红新月会志愿者的阿里·迪苏·奥萨卜莱(Ali Diisow Osoble)表示:"欧加登战争的战火波及欧加登、吉杰吉贾(Jigjiga)与哈拉尔(Harar)地区。爆发原因则是由于索马里与埃塞俄比亚均主张对欧加登地区拥有领土主权。"

拍摄这张照片时,我才20岁,还是个朝气蓬勃的年轻小伙。那时我是索马里红新月会的志愿者,我非常热爱自己的工作。

志愿者们都接受了急救培训。在索马里红新月会,我们的职责就是为患者提供帮助和支持,为他们提供衣物等所有他们需要的物品,或治疗其伤痛。这些在押人员饱受苦难,他们被送到梅尔卡镇贾勒村之后,再交由红十字国际委员会遣返回国。

起初,贾勒并不具备收容流离失所民众的条件。该地归政府管辖,曾是一个为放假学生提供政府运作流程培训的学院。

 

那是快乐的一刻。

遭受羁押并饱受苦难的人在得知能够返回家园时会非常开心。这张照片中我们相处融洽,但并不是仅此一次,我们在这里有多次愉快交流。那一刻,我们所有人都非常高兴,我们彼此信任。

遣返工作得以顺利进行,得益于民众给予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与索马里红新月会的信任。否则,在押人员就无法返回其原籍国。因此,可以说如果没有这份信任,那些在押人员可能永远无法返回家乡,而最终死在狱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