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哈玛和她的自制香氛以及用于出租的婚礼首饰。Photo: Jessica Barry

苏丹:居家隔离停止工作,并不适合极端贫困群体

在当前动荡不安,令人忧虑的时期,并不是人人都能保持社交距离,即使不去上班也能维持生活。例如,拉哈玛·哈桑·阿卜杜拉(Rahama Hassan Abdalla)和哈迪贾·阿达姆·奥马尔(Khadija Adam Omar)的情况就是这样。她们两人都参与了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为残疾弱势民众开展的小型经济活动,也是国家假肢矫形局在南达尔富尔省尼亚拉的假肢康复中心的受益人。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为该康复中心提供了支持。
报道 2020-04-07 苏丹

在拉哈玛小的时候,妈妈就教她用檀香木和其他天然原料制作香水。那个时候,母女两人都不会想到几十年之后,这项技能派上了用场。

残疾从未阻挡我奔向梦想的步伐。

拉哈玛·哈桑·阿卜杜拉

拉哈玛在12岁时患上了脊髓灰质炎,造成重度残疾,使她无法站立。但她非但没有因此感到距离梦想更加遥远,反而将其视作挑战。她说道:"残疾从未阻挡我奔向梦想的步伐。真的,这一点都没有妨碍到我。"

2019年,年近40的拉哈玛,国家假肢矫形局在尼亚拉的假肢康复中心的受益人,申请了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小型经济活动的现金补助。她提出的商业计划是销售香水和婚礼服饰,独具创意,设计周密,得到了一致的赞同,最终她获得了2.5万苏丹镑(合500美元)的现金补助。

拉哈玛在她的化妆品店给顾客展示迪勒卡(Dilka,一种掺有香料的身体磨砂膏,可去角质,提升皮肤光泽)。 Photo: Jessica Barry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小型经济活动项目旨在帮助国家假肢矫形局的受益人在治疗和康复之后能够重新融入社会。项目于2013年在尼亚拉启动,至今已有453名国家假肢矫形局受益人获得了现金补助作为启动资金,经营小本生意,并取得成功。现金补助分两批发放,一部分在项目初期发放,余额则在一个月后,即生意应已进入正轨之后发放。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负责进行监督和支持。

拉哈玛在兄弟家住,收到现金补助之后,她将自己住的那间屋子改造成了小商店。在床边的一张矮桌上,她放了装有自制香氛的瓶瓶罐罐,还有项链、手镯和其他新娘在婚礼上可以搭配礼服佩戴的饰品。她还购置了两条婚纱,一条红色,一条蓝色,日租金300苏丹镑——约为5美元。

我没有结婚,但我有很多变美小秘诀可以分享给要当新娘的姑娘。

拉哈玛·哈桑·阿卜杜拉

最近,有一天早晨,拉哈玛像往常一样开门迎客。很快,一名年轻女性来到店里,想买一些迪勒卡(沐浴时用的身体磨砂膏)。她们交谈了一会儿,拉哈玛把迪勒卡包装起来,然后这名顾客就离开了。拉哈玛笑着说道:"我没有结婚,但我有很多变美小秘诀可以分享给要当新娘的姑娘。迪勒卡可以让皮肤光滑细腻,让人充满活力。我们应该在婚礼前使用。"

离拉哈玛的商店不远,另一名小型经济活动受益人——24岁的哈迪贾,也要开始一天的工作了。她同样因为脊髓灰质炎,导致胳膊和腿部分瘫痪。去年,她加入了小型经济活动项目。如果说她的商业计划稍有区别的话,那就是比拉哈玛的计划要更加雄心勃勃——她想制作冰淇淋。

哈迪贾在家中自制冰淋。 Photo: Jessica Barry

考虑到苏丹的夏天烈日炎炎,而哈迪贾又住在流离失所者定居点简陋而狭小的一间屋子里,没有自来水供应,也没有稳定供电,要保证冰淇淋不会融化,实在是困难重重。但对哈迪贾而言,困难和挑战不是什么新鲜事。她的父母都是牧民。在哈迪贾小的时候,达尔富尔爆发了冲突,父母失去了牲畜,就带着她迁移到了尼亚拉。如今,虽然父母和五个兄弟姐妹又回到家乡,继续开始放牧,但哈迪贾为了养活家人留在了尼亚拉。

哈迪贾得到了2.5万苏丹镑的现金补助,用这笔启动资金买了一台冰箱。在她狭窄的房间里,放着一张床、两把椅子、一个冰淇淋盒,一些架子上叠放着衣服,而冰箱就几乎占去了房间里一半的空间。制作冰淇淋的流程是这样的:她会买一些橙汁,还有玫瑰茄制成的"卡尔卡迪(kardadi,苏丹红)"汁,把二者混合在一起,加糖,倒入小的塑料冰格里,然后放进冰箱冷冻。

彩色冰淇淋做好后,她会将其装进冰淇淋盒,穿上假肢,在当地的定居点走街串巷,向孩子们兜售,一支卖2苏丹镑。在学校开学期间,她还会到学校里卖。如果因为停电,冰淇淋化了,她就卖果汁。

我也想回家,但我必须得养活家人。

哈迪贾·阿达姆·奥马尔

哈迪贾的生活非常艰辛,她也承认自己很想家,想念过去的游牧生活。她叹了一口气,说道:"在家里,水、柴火、牛奶都不用花钱。我也想回家,但我必须得养活家人。"

如今,新冠肺炎疫情正在渗透到世界各国,蚕食一切资源,影响全球的运转,弱势贫困民众更是首当其冲,面临极大的风险。虽然医生、援助机构、政府当局和联合国都发布了海量指南,告诫民众居家隔离,保持距离,确保安全,但拉哈玛、哈迪贾,还有数百万勉强糊口的民众别无选择,只能继续工作。如果拉哈玛停止营业,她微薄的积蓄几天之内就会消耗一空,而哈迪贾甚至都没有积蓄。如果她无法销售冰淇淋,她都吃不上一顿饱饭,更不用说她的家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