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烧废品不足以取暖

2016-01-07

数百万流离失所的叙利亚人将在无尽的叙利亚危机中度过第五个寒冬。所有人的境况都一样悲惨:背井离乡,忍受刺骨严寒,缺少水、食物和电。他们的选择简单而明确,那就是让孩子们有吃的,或者不受冻。对大多数人来说,这两样都负担不起。

乌姆和阿布·穆罕默德

居住在大马士革农村省凯斯韦(Kessweh)的一所学校里,这所学校现用作流离失所者安置中心。

 

阿布·穆罕默德患有心脏病,他的妻子也身患重病。听到丈夫说到爱,她脸红了。他们就两个人一起生活,子女们和孙子、孙女们都分散在国内或国外。在漫长的武装冲突中,他们还失去了一个儿子。

过去四年来我们的爱日渐深厚,但痛苦也与日俱增。

小房间中间是一个燃烧木柴的火炉。乌姆·穆罕默德解释说她已为冬天的到来做好准备:"我一直在捡拾各种可以燃烧取暖的东西,包括干薄荷杆和欧芹杆。"

当阿布·穆罕默德想说起在达拉亚(Darayya)的往事时,他眼中泪光婆娑。往日的爱意与希望犹在,却也饱含深深的悲伤。于是他转换了话题。他妻子替他说:"我们就说现在吧,往日的甜蜜让人心痛。"


乌姆·阿卜杜勒·拉赫曼

现居住在阿勒颇东部的塔里克巴卜(Tariq al-Bab)区。

 

乌姆·阿卜杜勒·拉赫曼是一名孀妇和五个孩子的母亲。自家房子在一次袭击中被毁后,她逃离家园,迁往阿勒颇东部的另一个贫困社区。

如果今年冬天我们的情况跟去年冬天一样,那我得说我和孩子们还不如死了好。

"去年冬天我非常累,到处求爷爷告奶奶。让别人帮助了以后我一度感到后悔,就把孩子的东西当燃料烧,直到有人给了我一些燃料和柴火。感谢真主给我这个帮助,但然后燃料用完了,我不知道怎么再弄。"

全家人依靠乌姆·阿卜杜勒·拉赫曼从邻居们那里获得的接济维生,而随着冬天的到来,她发愁如何让孩子们不受冷。

"去年冬天,我们害怕漆黑、寒冷的夜晚,等着第二天太阳出来,才可以再次感到暖和。"


阿卜杜勒·拉赫曼

现居住在阿勒颇东部的塔里克巴卜区。

10岁的阿卜杜勒·拉赫曼是家里的长子,像该地区其他居民一样,他也需要到处捡拾废品,用作做饭和取暖的燃料。

他有两个弟弟患有智力障碍,他还需要帮助母亲谋生。


乌姆·阿拉比

2012年逃离达拉亚,现居住在大马士革农村省凯斯韦的一个难民中心。

乌姆·阿拉比的侄子穆罕默德在他人的帮助下,设法把105岁的姑母带到凯斯韦的流离失所者中心,与他的家人们住在一起。

每到冬天,我就感到彻骨的寒冷,但我的心一直是温暖的。

"我的孩子们都丢下我走了,我不得不舍弃一切。"乌姆·阿拉比回忆道。自从安置到该难民中心后,叙利亚红新月志愿者一直照顾她。尽管乌姆·阿拉比害怕冬天的到来,但她说:"感谢真主!我比数百万其他人过得好多了。"


卡西姆

现居住在大马士革农村省凯斯韦的一个收容所。

三岁半的卡西姆居住在一家收容所,是为从附近战火激烈的地区逃往凯斯韦的流离失所者而设立的。随着冬天的到来,叙利亚红新月会和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联合开展人道援助项目,其中一项内容就是向流离失所者发放寒衣。卡西姆穿上刚刚发放的新棉衣,看上去又暖和又开心。


贾努德和阿明娜

现居住在阿勒颇东部贾巴勒巴德鲁(Jabal Badro)区一幢破败的房子里。

贾努德是阿明娜的丈夫和六个孩子的父亲。他和几个孩子每天出去,在贾巴勒巴德鲁周围捡拾可用作做饭和取暖燃料的物品。

贾努德的母亲也与家人们生活在一起。家里有这么多人要供养,阿明娜说他们几乎没有足够的钱买吃的,也买不起柴火或暖和的冬衣,甚至没有钱修缮在附近遭受轰炸时被破坏的房子。

每当女孩子们想要洗淋浴,就得出去捡废品。

"我们没有钱买加热器给孩子们取暖。"阿明娜最担心的是即将到来的冬天。去年他们一家人勉强度过冬天,因为很多衣物、毯子、垫子和其他用品都在持续的武装冲突中被毁。


玛拉姆

居住在大马士革农村省凯斯韦一处改造为流离失所者收容地的旧学校里。

9岁的玛拉姆四年前逃离位于达拉亚的家。"我不记得那里的朋友了,但我喜欢这里。我有好朋友们和我一起玩,还帮助我做作业。"她和朋友们收到新的暖和衣服非常开心。

妈妈说因为我长得很快,她每年冬天都得给我弄新衣服。

玛拉姆梦想成为一名眼科医生。她说:"我喜欢看人们的眼睛。"她急于开始工作,挣钱养家。

当她收到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和叙利亚红新月会联合发放的新冬装时,马上就穿上了这件新运动服。"里面摸着很暖和。"她笑着说,然后就出去和朋友们玩耍。


纳迪娅和她的孙子亚赞

居住在大马士革农村省凯斯韦一幢尚未完工的房子里。

10岁的亚赞和他60岁的奶奶纳迪娅住在一幢未完工房子的一个小房间里,这幢房屋还住着100人。

亚赞从很小时就患癫痫。母亲死后,他的父亲把他交给纳迪娅照看。纳迪娅以前和她的9个孩子一起住在位于达拉亚的一所带有漂亮庭院的大房子里。"那简直是天堂一样的生活,"她说。三年前战事加剧,他们一家被迫逃离达拉亚。

纳迪娅一到收容所,就开始工作。她攒够钱买了一台旧缝纫机,用来做衣服。她非常自豪和高兴的是,尽管条件不好,她仍然能够工作,付得起爱孙的药钱。

纳迪娅知道她的房间一直都会很冷,墙壁和天花板会继续漏水,但她期望孙子穿上新棉衣会感觉好一些,暖和一些。

叙利亚危机开始以来,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与叙利亚红新月会合作,共同努力应对叙利亚国内最脆弱人群不断增长的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