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男孩穿过萨达老城的废墟。 – Lynsey Addario/Getty Images

也门冲突——眼睛从不说谎

报道 2021-07-14 也门

也门有句老话,如果你真想知道人们的感受,你应该看着他们的眼睛。眼睛揭示了一切。

恐慌、失落、绝望、死亡、恐惧——我在我的同胞眼中看到了这一切。当我听到他们的故事时,我努力保持坚强。我试图将力量和希望传递给他们。但是我的眼睛也在说实话。

当也门冲突爆发时,我错误地认为它只会持续几个月。然而六年后,我们仍然是这种处境。

除非你在战区生活过,否则你无法真正想象出那里是什么样子。

当你走在街上时,你仿佛被死神跟踪。一枚流弹、零星的战斗或不可预测的炮击。这是我们的生活常态。

 

我不害怕死。但我害怕如果我离开这个世界,我五岁的女儿会怎样。我为她而活,我活着是为了见到原来那个也门。

我写下这篇文章是因为今年是我个人的周年纪念。我加入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已经 10 年。这是一个反思的机会。

当我作为一个 23 岁的新面孔找到这份工作时,我记得对自己低声说,生活终于对我微笑了。我真是大错特错。

拒绝去购物

当最激烈的冲突在2015 年 3 月爆发时,人们很难理解发生了什么。

邻居和朋友们开始逃离他们的村庄。人们争先恐后地购买他们能买到的任何食物。

从那时起,也门多次处于饥荒的边缘。即使在今天,粮食短缺依然严重,营养不良率居高不下。

 

巴沙尔·艾哈迈德·赛义德(Basha'er Ahmed Saeed)今年4岁,除了患有脑萎缩和癫痫之外,他还患有急性营养不良 – Taha Saleh\ICRC

超过 1600 万人处于"粮食不安全"状态。不安全?我觉得这个词很奇怪。它隐藏了现实。让我告诉你不安全是什么样的一种情形。

妇女和儿童在街上为一块小小的面包而乞讨。

饥饿的孩子衣不蔽体,而且瘦到皮包骨头。食品价格飙升了150%。这就是现实。

有时我拒绝去购物,因为在别人饿着的时候去买食物我会感到内疚。我感觉十分无助。需求超出了我们的能力。

我的工作意味着我已经走遍了这个美丽国家的每一角落。这是一种荣幸,我很幸运一路上遇到了这么多人。

人物不同,但他们的故事是一样的。我记得在荷台达的一家由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支持的霍乱中心,见到过一位正在接受治疗的老妇人。

她给我看了一张她年轻时的照片。她那时很漂亮,一副生机勃勃的样子。

当我遇到她时,这一切都消失了。她变成了一个不同的人。她的丈夫在 2016 年的一次爆炸中丧生。

由于无人养家,她和三个女儿不得不走上街头乞讨食物。

我们一起聊天,一起倾听,一起哭泣。她的故事只是数百万人中的一个。

一名疑似新冠肺炎患者在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支持的亚丁新冠肺炎医疗中心接受治疗 – Mubarak Saeed/ICRC

当人们没有清洁用水和适当的卫生设施时,就会发生霍乱。

该国正在经历其有史以来最严重的霍乱疫情。截至 2020 年 12 月,已有超过 250 万例病例,近 4000人死亡。

也门总是陷于疾病暴发中:无论是霍乱、白喉还是现在的新冠肺炎。

也门的两张面孔

绝望的人们为了生存而做出绝望的决定。首先是出售财产——珠宝、衣服、家具。然后是卖掉房子,虽然他们知道这样最终会流落街头。

这就是战争的结果。它以各种方式压垮你,迫使你做出令人心碎的决定。

但直到最近,我们才开始更多地关注它从心理健康角度对人们造成的伤害。

我遇到过很多有严重心理问题的人。你以为他们一定是坚强的人才能活到这一步。也许是。但在精神上,他们每天都在受苦。

炮击声和爆炸声持续不断地折磨着他们。家庭负担不起医疗费用,因此他们只能生活在精神创伤中。

 

在他们的家人逃离也门红海沿岸的暴力事件后,来自荷台达的两个孩子在简陋的收容所里等待 – Ali Al Sonidar/ICRC

我担心对后代的影响。儿童目睹了如此多的暴力和破坏,但当地根本无法提供支持,帮助他们。

我遇到过因为害怕成为被攻击目标而拒绝上学的孩子。有些人缩进自己的壳里,变得非常安静和内向。

其他人则对暴力变得麻木不仁。长期的心理健康后果将是严重的。

这就是今天的也门。但我记得一个不同的也门。

我的也门曾经充满生机和活力。除非您在冲突前去过也门,否则您不会知道这个国家曾是多么美丽。

也门风景秀丽:索科特拉岛的生态天堂;美得梦幻失真的萨那,它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城市之一,并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遗产;伊布的绿色植物;哈德拉毛的沙漠建筑。

我曾经看到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漫游在萨那老城的街道上,攀登塔伊兹的山脉,在广阔的哈德拉毛沙漠露营,享受亚丁的朝阳。

这就是我想要返回的也门。

只有和平才能带我们回到那里,重新点燃我们的希望和梦想。也许那时我们的眼睛会因一个更正面的故事而闪闪发光。

贝希尔·奥马尔是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在也门的发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