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并非在与新冠肺炎“作战”:来自意大利“前线”的关切

我们并非在与新冠肺炎“作战”:来自意大利“前线”的关切

编者注——本篇博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并不一定反映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立场。
报道 2020-04-22

作者:阿德里亚诺·亚里亚

新冠肺炎传入欧洲及北美之后不久,政客、学者及记者就开始使用冲突术语,表明向新冠肺炎发起的"战争",强调这一史无前例的威胁具有致命性特征。在本篇博文中,意大利红十字会人道宣传官员阿德里亚诺·亚里亚介绍了这种语言上的转变如何可能对真实的武装冲突前线造成危险的后果。

在我们的脑海中,那些画面留下了挥之不去的烙印。医院的走廊里涌入大量危重患者,躺在病床上等待救治;一排排棺材排列整齐,但遗属却不能走到近前哀悼逝去的生命;而重重防护下的医生则由于身心疲惫,精疲力竭,瘫坐在墙边。意大利是第一个遭受新冠肺炎疫情重创的欧洲国家。自此之后,我们就成为了他人口中反复提及的新冠肺炎疫情的"前线"。

确实,根据我在这个前线地区的观察,我注意到了令人不安的趋势。每一天,面对这一致命性疾病的传播,报纸似乎都在用战争化比喻描述我们共同抗疫的工作。在意大利国家电视台采访期间,意大利新冠肺炎疫情专员多梅尼科·阿尔库里表示,"我们现在处于战争状态,我必须找到武器,让意大利更好更快地赢得胜利"。意大利工会表示"医务人员身处战壕之中"。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宣布"我们处于战争状态"。3月17日,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发布推特,称"全世界正在与一个看不见的敌人作战。我们一定会取得胜利!"

在某种程度上,我能够理解这种本能。使用这些比喻,能使大家了解当前全人类所处局势的严重性:数千人死亡,其中数百人是医务人员,而罪魁祸首都是一个共同的"敌人",一个随时发动攻击,必须被击溃的敌人。

而且,这种策略也并不新鲜。在过去,大流行病、灾害以及人类所经历的其他尤为艰难的时刻,都是通过战争化的语言来描述的。正如科学进步提升了我们应对疫情与灾害的能力,战争的后果也由于武装冲突法,即国际人道法的不断发展而得以减轻。

遗憾的是,国际人道法为力图限制武装冲突的后果而提供的救济与仁慈,并不符合向新冠肺炎这一隐形敌人发起"全面战争"的论述。正如苏珊·桑塔格于1989年在其著作《以疾病作喻,艾滋病及其隐喻》一书中所写道的:"人们在看待有些活动时,不会以'现实'的眼光去看待,亦即会忽略其支出和实际的后果,而制造战争就是其中之一。在全面战争当中,人们会倾尽财力,毫不审慎......在这样的紧急局势中,任何牺牲都不为过"。

大量文章不断写就,描述这场打击隐形敌人的战争,我不能对此袖手旁观。作为意大利红十字会的人道宣传官员,作为国际红十字与红新月运动的一员,我的工作是传播国际人道法,并提倡对该法的尊重。然而,就在国际红十字与红新月运动推广"战地救护面临危险"活动,重申武装冲突中医务人员处于中立地位,应对其进行保护的同时,报纸却将医护人员及志愿者的牺牲报道成他们在"前线"工作的自然后果。病毒被视作敌人,为将其消灭,可以不限制采取任何手段。

按照这种耸人听闻的叙事方式,战争没有规则,医务人员变成合法目标,为打击敌人可使用任何手段或方法。这将影响我们提高在武装冲突中尊重法治的能力。根据战争法,医务人员是受到保护的,选择作战手段和方法的权利也并非毫无限制,而且"每一个人,即使是敌人,都必须视作人类,并得到保护。"从长期来看,不假思索地将冲突词汇挪用于遏制疫情,可能会影响平时及战时的公众良心要求,并最终影响到我们履行使命,保护人类尊严的能力。

在《索尔费里诺回忆录》中,亨利·杜南极为详尽地描述了男男女女为减轻战斗中人类的苦难而做出的善意举动,无关战斗员国籍为何。如果他再度来到布雷西亚或米兰等新冠肺炎疫情最为严重的意大利城市,他会再次听到那同样悲壮而激励人心的呼号响彻大街小巷:尽人皆兄弟!决策者与记者应以此为榜样,致力于弘扬团结一心的国际主义精神,把战争化语言留给真正的前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