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沙人理应气愤。红十字无法保护他们

25-07-2014 文章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三辆车正准备离开舒贾伊亚(Shujaia)。他们已经从废墟中救出了11人,但激烈的战斗使他们被迫返回。在他们离开时,一群愤怒的巴勒斯坦人用石头和木棍袭击了这些车辆。他们喊道:“你们真没用!你们必须保护我们。”

但我们没能做到。他们的愤怒令人不快而且选错了对象,但可以理解。我们竭尽全力,我们的工作人员冒着生命危险援助那些我们能够救援的人,但我们无法终止冲突。一如既往,人道组织只是创可贴,而不是解决方案。

如果你在加沙的家园遭到轰炸,在绝望之际你会给谁打电话呢?以色列的地面行动开始的那晚,加沙东北部遭到了密集炮火的攻击。应急服务部门都在超负荷运转,包括我们的合作伙伴巴勒斯坦红新月会的急救部门。许多加沙人给我们打了电话。我们办公室的电话交换台应接不暇。在黑暗而暴力的夜晚时分,我们无法派出救护车,无法恢复供水,无法救治奄奄一息的伤者。巴勒斯坦家庭孤立无援而且充满恐惧,无处可逃,又得不到帮助,他们越来越愤怒。

两晚之后,在舒贾伊亚,又有数百户家庭遭遇了同样的磨难。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工作人员和巴勒斯坦红新月会志愿者再次心有余而力不足。在没有安全保障的情况下尝试救援是愚蠢的。白天,应我们的要求,冲突双方达成了临时停火协议。虽然停火很快就被打破,但我们有机会将数十名伤员从他们被毁的家园救出来送往医院,数百人利用我们在那里的机会逃了出来。但这只是杯水车薪,而且是迟到的救援。难怪无助的家庭指责我们冷漠无情。当微弱的希望之光被浇灭,深深的失望之情便油然而生。

还有人提出一些其他的控诉。

我们被指控与以色列国防军合作摧毁了瓦法医院。但事实上,我们努力通过与双方的对话来保护这家医院。当战斗已经非常接近,情况危急时,作为不得已而采取的最后措施,我们进行干预来争取时间疏散危重病人,他们许多人都是靠生命系统在维持生命。

我们还因未采取立场和拒绝分担责难而受到谴责。由于我们的严格政治中立性,我们会在不同时间受到各个方面的批评,这已是寻常之事。但在明显违反国际法的行为面前,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并没有沉默。我们明确地严厉谴责了7月21日对阿克萨医院的直接轰炸(导致至少四人丧生)。我们明确痛斥不分皂白地向以色列发射火箭弹。我们明确表示即使在战争中,人们也必须能够安全地获得医疗救治。

我们对死亡人数深感震惊。我们反复呼吁冲突双方保护并避免伤害平民。我们发出警告:有必要保护加沙业已脆弱的供水系统——在地中海盛夏的高温天气下,这一人口密集地区的许多居民却无水可用。目前,我们的首要工作是生活在拜特哈农和加沙许多其他地方的平民。我们呼吁冲突各方,基于当前局势下的人道要务,确保他们的作战行动符合保护平民的国际法基本原则。
我们请求各方采取克制,而且近140名工作人员和400多个巴勒斯坦红新月会工作组正在为援助平民和为医院提供物资而进行不懈努力,但这些足以安抚那些悲恸家庭的愤怒吗?我们希望是这样,但我们理解这恐怕不够。

我们确实有一个请求:请理解我们职责的局限性,而将结束这场致命的悲惨冲突的希望寄托在政治家们身上。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以色列及被占领土代表处主任雅克•德马约

照片

2014年7月24日,加沙城。 

2014年7月24日,加沙城。
© Reuters / S.Salem

加沙,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工作组穿过舒贾伊亚前去为人们提供救援。 

加沙,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工作组穿过舒贾伊亚前去为人们提供救援。
© ICRC

加沙,舒贾伊亚,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工作人员将一名伤员运上救护车进行疏散。 

加沙,舒贾伊亚,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工作人员将一名伤员运上救护车进行疏散。
© ICRC

阿克萨医院遭到袭击后,一辆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车辆正在赶往现场。 

阿克萨医院遭到袭击后,一辆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车辆正在赶往现场。
© ICRC

阿克萨医院,一个被炸毁的房间。 

阿克萨医院,一个被炸毁的房间。
© ICR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