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页面:可能包含过时信息!

海啸:对紧急行动的回顾

16-12-2005

在海啸事件发生一年之际,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亚洲和太平洋地区总代表雷托•梅斯特谈论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应对海啸的行动。

     
©ICRC/T Gassmann/id-e-00116 
   
印度尼西亚:在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和挪威红十字会的一线医院进行会诊 
               
©ICRC/T Gassmann/id-e-00079 
   
印度尼西亚:等待分发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救济物资的儿童 
               
©ICRC/J. Barry/lk-e-00091 
   
斯里兰卡:分发家庭救济包裹 
               
©ICRC/J. Barry/lk-e-00090 
   
斯里兰卡:临时营地里的流离失所的儿童 
           
     
 
   
雷托•梅斯特(Reto Meister),亚洲地区总代表 
            在海啸发生一年之后,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在印度尼西亚和斯里兰卡为海啸受难者所开展工作的进展如何?在对海啸事件以及最近南亚地震事件所进行的人道应对中,协调是凸现出的关键问题。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如何处理此问题?海啸事件发生后,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为斯里兰卡和印度尼西亚分别制定了超过2千万瑞士法郎和大约3千万瑞士法郎的额外资金需求预算。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如何就资金的用途做出说明?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声称其明年仍将留在巴控喀什米尔地区以继续帮助地震受难者,但它却相对较快地从海啸救助活动中撤出。为什么会有这种区别? 从对海啸事件的应对中,可以吸取哪些经验教训?  
 
我们正在对紧急行动进行回顾。目前受难者正处于重建和发展阶段。在斯里兰卡和亚齐,我们做了我们打算做的事。举例来说,我们在班达亚齐(Banda Aceh)设立的医院使我们得以向1万多名门诊病人提供了帮助,并实施了700多例外科手术。5月,我们将该医院移交给了印度尼西亚公共卫生部。
 
其它紧急救济工作包括在斯里兰卡清理被垃圾和盐水污染的3000口水井,以便提供饮用水。本组织还向印度尼西亚的30万人和斯里兰卡18万人提供了紧急物资。
 
在这两个国家,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注意力已回到了与冲突有关的问题。八月中旬,印度尼西亚政府和亚齐自由运动之间签订的赫尔辛基协议开放了许多此前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不能进入的地区。在这些地区,平民的需求正得到评估和满足。
 
   
 
如果对于究竟能向多少人提供援助缺乏清楚的认识,协调将是很困难的事。当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谈到对亚齐的30万人提供援助时,了解完成此任务可用的方法是非常重要的。就假设的计划进行协调则是件更为困难的事。
 
协调的最终目的应在于避免遗漏和重复。首先也是最为重要的是,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与印度尼西亚和斯里兰卡的国家红十字会及有关当局进行了紧密协作。在红十字与红新月运动内部,协调是成功的——它使得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国际联合会及其它所有参与该运动的各国红会均包括其中。在重建阶段,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协调作用已有所减弱,但在最初阶段,我们却尽力为各国红会在最安全的情况下积极开展行动创造了机会。
 
   
 
我们就海啸事件制定的额外资金需求预算其根据是在灾难发生后第一天我们对紧急援助需求所做的评估,这一额外预算使我们得以做出现实且有计划的,属于更广泛救济行动组成部分的应对措施。就会计责任而言,我们有自己的内部机制和审计制度。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根据“国际财务报告标准”公布年度财务报告,这些报告受到国际审计事务所的审计。
 
   
 
我们认为,继续在巴控喀什米尔地区开展行动是正确的,这是因为我们观察到的需求以及我们所能提供的应对措施不是一次性的援助和保护行动就能解决的。特别是由于寒冷的气候和破坏的规模,使得非常阶段将至少持续整个冬天。因此,在人们需要帮助以便再次自力更生的时候,我们有义务在整个冬天且一直到明年继续呆在那里。但是就海啸事件而言,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将不参与重建工作。
 
   
 
首先,我们能够依靠我们红十字与红新月运动的伙伴,这一点是确信不疑的。如果你对捐助的来源作比较,你会惊讶的发现,无论是在海啸还是最近的地震事件中,大多数的捐助来自于各国红会以及通过各国红会进行捐助的公众。而且,这种支持扩展到了人力资源——如果没有各国红会的人力投入,我们将无法开展某些行动。
 
其次,无论是在总部还是在一线,我们都需要功能健全的快速应对机制。必须有详细的计划但又必须能够灵活调整以适应不断变化的环境。
 
第三,如果在现场并且有办法进行干预以使情况大为改观,就应当行动。声称我们的任务不允许我们采取应对措施是不负责任的表现。我们必须采取行动,而且我们也采取了正确的行动。我们改变了许多人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