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假肢康复专家发现他们有如此多的共同点

14-01-2010 采访

最近,来自非洲和中东的假肢康复专家齐聚德黑兰参加研讨会。与会者发现许多问题是全球普遍存在的。幸运的是,他们也发现各国红会和红十字国际委员会都愿意提供支持,以下对一些与会者的专访证明了这一点。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总部假肢康复项目负责人克劳德•塔迪夫(Claude Tardif)

克劳德•塔迪夫

这一研讨会是如何召开的?为什么在伊朗举办?

伊朗红新月会与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之前已经开始商讨如何在假肢康复项目方面开展合作。2008年,我们通过磋商最终达成双边协议,其中计划开展的活动之一就是在德黑兰举办国际研讨会。我们选择德黑兰,是因为伊朗红新月会在那里开展了大型假肢康复项目。事实上,在伊朗,他们是这类服务的主要提供方。

召开本届研讨会的目的是什么?

首要目的是确定参加研讨会的各国共同面临的挑战,重点确定假肢康复方面的挑战。该研讨会也为与会者提供了一个相互交流和学习的机会。另外,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并不认为自己无所不知,这也是我们更好地了解一线问题的机会。

你是否认为研讨会取得了成功? 

无论就成果还是讨论的水平而言,研讨会都非常成功。每个人都积极参与其中,到会议结束时,我们还列出了得到全体通过的一系列建议。

目前有什么计划吗?特别是与伊朗红新月会合作方面?

我们计划明年在德黑兰再举办一届研讨会,届时伊朗红新月会将提供培训。此外,伊朗红新月会希望与非洲假肢技师联盟共同举办有关矫形鞋的培训讲座。伊朗红新月会与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合作刚刚起步,在分享该领域专长实现相互支持方面仍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伊朗红新月会假肢综合服务中心主任赛义德•马苏德•马拉希安(Seyed Masoud Marashian)

赛义德•马苏德•马拉希安

为何该研讨会对伊朗红新月会很重要?

伊朗红新月会的主要职责之一是为该国内外的假肢矫形服务提供支持。我们在该国各地建立了大约20家假肢康复中心,假肢康复综合服务中心是该地区的主要假肢中心之一。我们与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签署了一份谅解备忘录,旨在扩展我们的假肢康复活动,另外我们还计划与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合作为其他国家提供支持。在谅解备忘录框架下开展的第一个项目是2008年伊朗红新月会和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联合举办的具有重要意义的聚丙烯假肢生产研讨会。第二个项目就是这次的研讨会。

研讨会后采取了哪些切实措施?

本次研讨会的主要目标之一是与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等国际组织及发展中国家的非政府组织建立联系。另一个目标是为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开展工作的国家提供支持,伊朗红新月会能够为这些国家提供假肢康复服务。伊朗红新月会计划与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合作在这些国家开展培训,本次研讨会提供了一个契机,为开展这项工作铺平道路。

 

伊朗红新月会主管卫生、治疗与康复工作的副秘书长阿哈万•穆加达姆(Akhavan Moghaddam)医生

阿哈万•穆加达姆

您可以给我们介绍一下伊朗假肢康复方面的背景情况吗?

伊朗红新月会是首批提供假肢康复服务的伊朗国内组织之一,大约在45年前就开始了这项工作。两伊战争和巴姆地震等事件不但增加了伊朗残疾人数量,而且增加了对假肢康复服务的需求。

我们工作日程上增加的一项新内容是为邻国的 患者提供假肢康复服务。要么让周边国家的假肢康复工作者来伊朗参加培训课程,要么请伊朗教员前往他国授课。我们与一些国际组织,特别是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和国际联合会建立了卓有成效的关系。希望我们今后能够进一步扩展这类合作。

伊朗在1980-1988年战争期间的经历如何影响了伊朗红新月会在假肢康复服务方面发挥的作用?

这场战争造成许多人残疾,其中既有战斗员也有平民。那时,除了伊朗红新月会和几个较小规模的组织外,没有其他组织为他们提供支持,因此伊朗红新月会康复服务部直接参与了为这类伤残人员提供服务的工作。在战争期间提供假肢康复服务很困难,部分原因是经济制裁使我们很难获得树脂等假肢产品的基本原材料。这些制裁迫使我们自力更生,保持独立。

作为红十字运动的合作伙伴和这一领域的专家,你们认为就与会者在研讨会期间确定的需求而言前景如何?

与会者有许多共同之处,特别是在他们所提供的人道服务、分享的专业技能及其工作的大片区域方面。这意味着红十字运动将有大量机会来支持战争受难者并协调援助物资的分发工作。这些机会包括帮助伊拉克和阿富汗等邻国或塞拉利昂等较远的国家。

培训是我们关注的另一领域。非洲和亚洲的许多国家刚刚开始接触假肢康复服务,经验有限。伊朗红新月会与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未来合作项目将包括提供矫形器、假肢和康复服务等直接服务或对公众进行培训。例如,我们非常希望帮助加沙冲突的受难者,特别是儿童,但我们在当地的直接部署有限。人道合作伙伴数量增加当然不是一种威胁,因为每个合作伙伴都有其独特的经验可以分享。汇集各组织力量将有助于巩固全球假肢康复工作。

 

非洲假肢技师联盟主席马塞•尼昂(Masse Niang)

马塞•尼昂

为什么对你们而言参加这个研讨会很重要?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明白只有通过建立工作网络才能在非洲发展假肢矫形服务。这一常设的联系网不仅有助于交流专业信息,而且也意味着服务质量的提高。我应邀介绍了在非洲建立有效的假肢康复项目所面临的种种困难。在非洲大陆,存在着许多问题,许多残疾人十分贫困,而各国政府却很少花精力应对残疾人问题。

你参加本次研讨会的收获是什么?

我来到这里,非常高兴能看到截然不同的情况:这里既有政治意愿,也有基础设施。我很高兴看到像伊朗红新月会这样愿意为弱势人群办实事的先进的国家红会。在会上,我还见到了许多新面孔和新组织,并发现了一些看问题的新方法,可以说是满载而归。各行各业的人汇聚一堂,集思广益。我以前常听到有关伊朗的消息,但从未涉及假肢康复、残疾人援助或灾难管理领域。

 

国际假肢与矫形协会主席达恩•布洛卡(Dan Blocka)

达恩•布洛卡

国际假肢与矫形协会的主要工作是什么?

国际假肢与矫形协会是一个多学科组织,由对假肢康复领域感兴趣的各类专业人员组成。协会活动包括教育培训和服务信息宣传,我们与世界卫生组织合作来制定国际标准。此外,该协会负责鉴定假肢与矫形国际学校的资质并每三年举办一届世界大会。

 

埃塞俄比亚,劳动与社会事务部,政策与项目官员,阿贝贝•加布雷每丁•韦勒得约翰内斯(Abebe Gebremedhin Weldeyohannes)

阿贝贝•加布雷每丁•韦勒得约翰内斯

在假肢康复领域,埃塞俄比亚政府做了哪些工作?

1995年宪法以及劳动与社会事务部社会发展福利政策都涉及残疾人问题,我们还为残疾人制定了一项国家行动规划。在国际层面,埃塞俄比亚签署了《残疾人权利公约》。只考虑某一领域是不可能应对残疾人问题的,因此我们也将残疾人问题纳入其他政策之中。最终,政府对假肢和矫形中心大量投资,为其配备进口材料并帮助进行员工培训。

参加本次研讨会你有什么收获?

残疾人问题既有人道层面也有发展层面。如果我们从这两个层面加以应对,残疾人将不仅能够维持自身生活,还能为国家的经济增长做贡献。我了解到残疾人在伊朗所能获得的照顾。伊朗红新月会的投入令人惊叹。我们埃塞俄比亚也有相关政策和项目,但我们必须继续努力与那些能够帮助我们的合作伙伴建立联系。

 

也门假肢康复中心技术总监阿里•萨卡夫(Ali Al-Sakkaf)

阿里•萨卡夫

您对残疾人问题是有切身体会的。能给我们讲一讲吗?

1982年,我父亲在军队时被地雷炸掉了双腿。一年后,他成为也门假肢中心主任。起初,他因失去双腿而万念俱灰,但假肢给了他新的希望。如今,他能自己行走和开车了。

这一经历与您在假肢康复领域的工作有何联系?

我父亲在加入这个假肢康复中心后,开始对这一领域非常感兴趣,我们能看到这项工作令他感到多么高兴。正是从那时起,我就对这一领域产生了兴趣。我希望为其他人造福,让他们像我父亲那样,装上假肢,重新高高兴兴地走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