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战期间的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活动综述

11-01-2005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红十字国际委员会面临着其50年来最大的挑战;它第一次开始探视战俘,努力帮助平民,领导了反对化学武器的运动,并在匈牙利革命期间探视了因政治原因而被关押的人。

第一次世界大战使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在相当大程度上扩展了其活动范围。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从一开始就意识到了这一点,并于1914年8月15日在通函中号召各国红十字会支持其援助上百万冲突受害者的新任务。

除了其援助受伤或生病士兵的常规工作之外,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将战俘纳入了其工作范畴,尽管没有任何公约特别要求它这样做。为此,它建立了一个特殊机构“国际战俘中心” 来收集并传递有关战俘的信息。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代表还探视了很多战俘营,从而检查战俘的拘留条件是否可以接受。

在1914至1918年战争期间,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监督对1906年《日内瓦公约》(当时有效的经修订的1864年8月22日《改善战地武装部队伤者境遇的日内瓦公约》)的遵守。根据其特有的中立原则,它向有关国家发出有关违反下列公约的申诉和指控:1906年《日内瓦公约》和1899年及1907年《海牙公约》,尤其是1907年《关于日内瓦公约原则适用于海战的公约》以及适用于冲突情况的基本人道规则。它还为平民开展工作,尤其是那些生活在敌方占领领土上的平民。

在整个冲突期间,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对战斗员和平民遭受的非人道待遇进行抗议。尤其是,它领导了反对使用化学武器的运动。一战期间第一次使用了化学武器,造成了史无前例的大规模的破坏。

战后,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还开展了遣返战俘的主要行动。此外,其代表在俄国和匈牙利革命期间还开展了具体的人道行动。

为战俘开展的活动

在一战时期,国际公约并没有明确提及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援助战俘的行动。然而,从法律角度看,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能够以1907年《陆战法规和惯例公约》及其附件《陆战法规和惯例章程》作为其工作的基础,该公约及其章程包含一些有关战俘的条款,并涉及信息交流、探视拘禁营以及战俘待遇等问题。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还以1912年在华盛顿召开的红十字国际大会通过的一份决议为其工作基础,该决议委任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向被俘军人分发集体救济物资。

然而,这些文件都非常理论化而且其条款中存在很多不足。红十字国际委员会通过几个实用倡议来努力弥补这些不足。在冲突开始的1914年8月27日,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建立了国际战俘中心,该中心的任务是收集并传递有关被俘军人的信息并向他们转发救济包裹。

自1914年12月起,各交战国允许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代表们探视战俘营。这些探视使得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能够检查拘留条件并让战俘们知道他们并没有被外面的世界所遗忘。

在每次探视过程中,代表们对拘留条件的检查都是同样的——尤其是食物、卫生以及战俘的住宿情况。每次探视之后,他们都拟定一份包含其调查结果和评论的报告。然后将这些报告送交战俘的拘留国——这样它就能够采取措施以改善拘留条件——以及俘虏的祖国。

所发表的战俘报告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从不将其结论强加给交战国(具体给予战俘保护的公约直到1929年才获得通过);它将其希望或建议告知交战国。 然而,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有让他人聆听自己意见的方式。在 整个战争期间,它发表并出售其有关战俘营探视的报告,从而为一般大众提供了有关其代表已经探视之战俘拘留条件方面的信息。

如果情况所迫,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还以通函的形式就有关战俘待遇或谴责无法容忍之暴力及违法行为向交战国提出呼吁。例如,1917年7月12日,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向各国提交了一项声讨报复行为的呼吁,1918年1月21日,它发布通函,呼吁废除旨在争取战俘加入敌方阵营的宣传营。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还努力改善战俘关押条件并保证那些长期被俘的人获得释放。 然而,直到战争的最后两年,在交战国的双边协议签署之后,才有人获得释放。

从战争爆发开始,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还努力保证受伤或生病的战俘能够根据《日内瓦公约》的规定而获得释放。

1914年11月,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询问瑞士总统是否有可能在中立国瑞士收留大量因重伤而无法忍受营地拘留条件的人。1914年12月31日,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第一次通过调解使交战国相信有就此问题达成协议的必要。然而,它并没有直接干涉,而是让瑞士当局劝说交战国自己签署协议。由于这些努力,瑞士于1916年一次性接纳了多达30,000名被拘禁者。

同样地,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直接接触冲突各方,对援助受伤或生病战俘(取决于其状况)的方式提出了建议。1917年4月26日,它还发起呼吁,鼓励交战国遣返长期被关押但身体健康的战俘或遭受严重心理紊乱(“带刺铁丝网心理”)之苦的战俘。

并非只有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代表们探视战俘营。保护国——在与冲突其它各方关系的框架下负责捍卫其中一方利益的国家——以及那些中立国的国家红会也开展了这类活动。然后,在1914年至1918年战争期间,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是唯一一个探视所有交战国的战俘营并始终使用同样检查标准的组织。此外,其中立身份以及其在红十字运动中的作用使得它能够接触所有国家以及各国红会,令他们关注战俘的困境。

自1914年至所有战俘均已获释的1923年,共有41名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代表探视了欧洲(法国、德国、英国、奥匈、意大利、俄国、保加利亚、亚美尼亚、马其顿、波兰和波西米亚),非洲(突尼斯、摩洛哥、埃及)和亚洲(印度、缅甸、日本)的524个战俘营。

为平民开展的活动

利用其倡议权,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从战争一开始就采取了帮助平民的措施。1914年10月17日,它致信各交战国国家红十字会的中心委员会,而不是向各国询问他们是否准备给予敌国被拘禁平民以战俘地位,尽管《日内瓦公约》和《海牙章程》均不直接适用于平民。

为了补救这一不足,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在国际战俘中心开设了平民部。该部门为所有成为冲突受难者的平民提供服务,而不论其在敌方还是被占领土上。

其主要活动包括:为敌方或被占领土上的平民转发信件,并与当局联系以获得官方文件或从敌方或被占领土上撤离患重病或受重伤的平民。它还为平民递送包裹并呼吁仁慈地对待平民。应家人的要求,它寻找失踪人员并为死于敌方或被占领土的平民转发死亡证明。 此外,有时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代表能够探视被拘留在特殊营地或军事拘留中心的平民。

战后,平民部继续开展工作,将1914年至1918年间堆积的大量信件转发给收信人。

战后时期:遣返的挑战以及俄国和匈牙利革命

战争结束时,正如停战协议中所规定的那样,作为协约国(法国、英国及其盟友)国民的战俘迅速获释,然而,作为前轴心国(尤其是德国、奥匈以及奥斯曼帝国)国民之战俘的遣返组织工作却耗时颇长。事实上,同盟国决定,根据1907年《海牙公约》,这些战俘只有在通过《凡尔赛条约》、《圣日耳曼昂莱(Saint-Germain-en-Laye)条约》、《讷伊(Neuilly)条约》和《塞夫尔(Sèvres)条约》(被《洛桑条约》取代)与各轴心国缔结和平协议之后才能获得释放。

1919年,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数次接触同盟国最高委员会,要求遣返被盟军或俄国关押的来自轴心国的战俘。

1920年3月23日,委员会允许遣返被拘留在西伯利亚的战俘。然后,在1920年4月11日,国际联盟委任南森(Nansen)博士与负责实际安排工作的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合作,组织遣返所有战俘。 随后在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支持下,425,000多人获得遣返。

在战后初期,红十字运动也为俄国和匈牙利革命的受害者提供援助。在这两个国家中,革命代表了对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以及相关国家红会的新挑战,它们都是有史以来第一次应对内战。

苏维埃红十字会的诞生

俄国红十字会于1867年成立。1918年1月6日的政府法令将该红会改造为苏维埃红十字会,1921年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对它予以承认。

自1914年起,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在俄国的代表爱德华•弗里克(Edouard Frick)就与俄国红会密切合作。1918年,虽然有各种事件发生,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这位代表被指示继续开展工作,他主动将留在彼德格勒(Petrograd)的中立国红十字会汇聚在一起开展自己的工作。当弗里克于1918年返回日内瓦时,他已经作了大量工作,尤其是在帮助因政治原因而被关押的人们方面。然而,直到1921年,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才被允许返回俄国,此后它参与了将拘禁在西伯利亚的轴心国战俘予以遣返的主要行动。

1919年3月,在匈牙利爆发了革命。1918年4月28日,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代表鲁道夫•哈库伊斯(Rodolphe Haccius)探视了布达佩斯附近一所关押因政治原因而被逮捕之人的监狱。这是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第一次开展此类探视,这不属于其通常的活动范畴。哈库伊斯确保释放生病或年龄在60岁以上的战俘。随后,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布达佩斯代表处所采取的措施令280名因政治原因而被关押的外国人获释。该代表处还与匈牙利红十字会合作为平民居民提供援助。

第一次世界大战对红十字运动,尤其是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提出了巨大的要求。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于1914至1918年间所开展的一些主要任务损后得到了发展,或者说,它在战时以及战后均具有重大意义,对国际战俘中心以及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禁止化学战的努力而言,更是如此。

照片

瑞士。满载重伤法国士兵的车队抵达日内瓦。 

瑞士。满载重伤法国士兵的车队抵达日内瓦。
© ICRC / R. Gilli / hist-03005-33

1916年1月,摩洛哥。一位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代表正在探视一处德国战俘营。 

1916年1月,摩洛哥。一位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代表正在探视一处德国战俘营。
© ICRC / hist-00617-14.jpg

1920至1922年,拉脱维亚,里加(Riga)。自德国斯德丁(Stettin)遣返的俄国和拉脱维亚战俘以及自俄国遣返的德国战俘的临时营地。 

1920至1922年,拉脱维亚,里加(Riga)。自德国斯德丁(Stettin)遣返的俄国和拉脱维亚战俘以及自俄国遣返的德国战俘的临时营地。
© ICRC / hist-03064-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