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非洲人道救援

03-12-2008 文章

灾难并非在短时间内能够迅速解决,它需要来自国际社会和非洲内部从政治、经济到人道等诸多方面的支持,而这也是我们今天的世界面临的一个漫长而艰巨的任务。作者: 南方周末特约撰稿 胡向群 选自南方周末,2008年11月27日

 

©infzm.com 
   
一名怀孕的非洲妇女在接受B超检查。正规的医疗检查是目前非洲非常需要的。 
        古卢,一个人道灾难的象征利比里亚,一个体会人道灾难的国家尤内娜,战火后废墟上的新生  
 
2003年11月,当时的联合国人道事务协调主管扬•埃格兰说过:“乌干达发生了世界上最大的但被疏忽的人道灾难。”当时乌干达北部是最为严重的地区。五年过去了,这里的情况又怎样呢?终于,我们有机会踏上去往乌干达北部古卢市的路途。
 
古卢往北可达苏丹达尔富尔,往西可达刚果(金),往东可达肯尼亚。城市人口不过40万,却曾汇集了来自世界各地近250个人道救援机构。
 
到达这里的次日早上,我来到红十字国际委员会(ICRC)的办公驻地,等着与其他人员一起去现场看经济援助和卫生救助这两项活动。
 
没有与外界连接的大路,吉普车在灌木丛和深沟中颠簸了一个半小时,才到达经济救助的一个现场,麦德村。村里总共有约250户人家,人口1620多人,虽然经济状况不好,但村民们都把家园收拾得干干净净。据ICRC卫生官员介绍,该机构为麦德村共培训了六名卫生督促员,分四个阶段进行培训。
 
第一阶段是培训当地人建造节能炉。所谓节能炉,其实类似中国人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使用的煤炉,只不过乌干达人用的是柴火不是煤。当地人过去常用一种完全开放的炉子,无形中就浪费了很多的木材和能源,甚至容易烧伤儿童。ICRC卫生官员给出的建议是,使用当地原料,比如沙土、牛粪、干草这些,混合之后再制作成拥有两个火眼的炉子,据说这种炉子的节能性能达到70%。自今年8月节能炉推广的一个月内,40个家庭成了受惠者。
 
43岁的玛丽•阿蒂姆家有9口人,尽管使用节能炉才一个星期,但她已经对此赞不绝口:“这炉子好用,烟少了,家里也干净多了,还能同时在两个锅里做饭。”下一步,她就期待能尽快开始在村子里建些厕所。
 
玛丽还是一名卫生志愿者,谈到为什么要这样做,她感叹道:“因为以前村子里有太多的问题。”
 
接下来的观摩项目是卫生救护中心。以前这座卫生中心非常拥挤,药房和诊室共用一间房,病房和产房之间仅一 个屏风之隔。而附近有7940多名流离失所者,每天的病人多达70人。经ICRC的资助,卫生中心的规模得到扩大。新的产房和产妇病房建起来了,产房里添置了两张产床,六张病床。这里也配有助产士和护士。
 
在我们到达前,一名男婴刚刚降生在新建的卫生救护中心,ICRC的卫生代表卡瑟琳激动不已,这孩子的名字恰好和她的祖父同名。
 
非洲的平民在穷困潦倒中艰难地寻找生机,尽管他们不用担心炮弹随时会从天而降,但内心里依然充满恐惧,每日在临时营地与自己的家园间往返,为每天的生存而挣扎。不过非洲人与生俱来就有开朗乐观的性格,所以仍能从他们的脸上找到一丝满足和快乐。
 
   
 
如果说古卢是一个体会人道灾难的城市,那么,利比里亚则是一个体现人道灾难的国家。经过二十年的内战,这个自然资源极其丰富、地理位置优越的国家已经千疮百孔。
 
建筑和桥梁上的弹孔、大火后的焦黑比比皆是,铁路路轨已被拆得支离破碎;有的村落里,70%以上的房屋都是草棚遮盖,因为原先的铁皮屋顶已经在战争中被毁;沿街有些小店铺,往往就是一张板凳上摆了几个水果或零食。大部分人蜗居在简易棚里,没水也没电。街道上,有中青年男子拄着拐杖三五成群地游荡,他们都是以前的士兵,战火熄了,他们就沦为无业游民。但望着他们不羁的眼神,依旧感觉到战争还没有完全结束。
 
进一步走近他们的生活中,体会到的悲哀难以用语言表达。
 
从首都蒙罗维亚市区驱车近半小时,我们来到了该市的儿童康复倡议中心。
 
推开铁门,篮球场上,一群男孩子正在打篮球;旁边的屋内,十几个小姑娘正在学习蜡染。中心负责人介绍说,这些孩子都曾当过儿童兵。一名维和人员讲了真实而残酷的故事:如果举着枪吓唬这里的小孩,他会告诉你他不害怕,因为他玩枪比成人还熟练。
 
战争结束后,每年有150名孩子来这里接受教育和技能培训。“刚来这里时,男孩子曾分别代表不同武装派别,所以,他们一开始就有明显的暴力倾向,经常出现群殴事件。但经过三个月后,你会清楚地看到他们身上所发生的变化,因为他们知道自己应该有自尊,并开始注意自己的形象。”中心负责人介绍说。
 
除了教育之外,昔日童兵们还学习如何做点心、做缝纫等等。同时,中心也和孩子们所生活的社区取得联系,让社区和中心携手帮助孩子重新融入社会。
 
然而,战争对于很多女孩子来说,不仅仅是儿童兵这么简单,很多少女还曾沦为性奴。战争结束之后,这些女兵沦落街头,出于生计委身于男人。因此,儿童康复倡议中心专门设立了一个育婴室,以便照顾未成年的“妈妈”们。
 
可是,这些未成年“妈妈”今后的路怎么走?没有父亲的孩子今后将面对怎样的社会和人生?这些问题还没人能回答。
 
   
 
尤内娜是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一名保护官员,她本人的经历就是利比里亚内乱的缩影。1989年,当时年仅10岁的她因战乱与父母失散了,和伙伴们一起逃难到邻国加纳。在与父母分别十年之后,通过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红十字通信,尤内娜重新与父母建立了联系。重逢那天,她母亲一直不敢想像眼前的大姑娘就是失散多年的女儿。
 
在这十年里,她积极参加由联合国援助机构在难民营里组织的各种培训班,首先是心理咨询班,接着是经济培训班。
 
有些和她经历相同的孩子因失去父母关爱而沉沦,而尤内娜在自救的同时也开始救助他人。她先后加入了帮助弱势群体、救助儿童和妇女等各种联合国和其他非政府组织的援助项目。七年之后,目前尤内娜已经开始筹建自己的项目。她希望能在明年开设一个儿童救助中心,她还为此请朋友们帮着收集儿童玩具。
 
与其他女孩相比,尤内娜算是幸运,她的父母至少是“失而复得”,她也终于找到自己的人生目标。她对自己的职业 选择信心百倍,因为她本人就经历过那种家庭失散、个人沉沦的苦难历程。所以,每当遇到那些孩子时,尤内娜总能敞开心扉,和孩子们一起回顾曾经的悲惨遭遇,同时鼓励他们振作起来,重新开始新的生活。
 
在乌干达和利比里亚的两周里,我愈发深刻认识到非洲正在承受的巨大的人道灾难。这种灾难并非在短时间内能够迅速解决,它需要来自国际社会和非洲内部从政治、经济到人道等诸多方面的支持,而这也是我们今天的世界面临的一个漫长而艰巨的任务。
 
(作者为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东亚地区代表处官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