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雷布雷尼察:纪念失踪人员

05-07-2005 特别报道 由 贝亚特丽斯•梅日旺•罗戈

1995年,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欧洲和美洲地区总代表贝亚特丽斯•梅日旺•罗戈(Béatrice Mégevand-Roggo)是该组织驻萨拉热窝代表处的负责人。在这篇文章中,她强调了失踪人员家人了解其失踪亲属下落的权利,并呼吁国际社会继续对此做出努力。

到今年7月,斯雷布雷尼察被波斯尼亚塞族军队攻占以及随后发生的对8,000名波斯尼亚穆斯林的谋杀事件——这是自二战以来在欧洲发生的最为严重的战争罪行——已经过去十周年了。虽然斯雷布雷尼察事件已经过去十年了,结束那场战争的《代顿协议》也签署了快十年了,但是,流血事件所造成的伤痕至今仍未痊愈。对于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在波黑全境收到失踪报告的14,500人——其中包括来自斯雷布雷尼察的5,500名失踪人员——的家人来说,这一点更是如此。他们至今仍在等待证据,以证实他们的亲人究竟发生了什么。
 
现在基本已可以肯定,这些失踪人员已经死亡了,但这一事实并不能排除他们的家人每天所感受到的痛苦。由于不知道他们的丈夫、父亲或兄弟(几乎所有失踪的人员都是男性)的遭遇,由于不能够给他们一个符合尊严的葬礼,不能够在墓地哀悼他们的过去,失踪人员的家人仍在承受着难以忍受的痛苦。必须给他们以机会,让他们能够最终摆脱过去的悲剧,并重新开始他们的生活。而且,在一个像波斯尼亚黑塞哥维那这样的国家里,为了尽力打破过去所形成的隔阂,在解决失踪人员下落方面所取得的进展将有助于改善和稳定不同种族群体之间的关系。
 
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杀的周年纪念活动促使包括人道组织在内的国际社会认真审视自己在当前所发挥的作用。对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而言,这是一个特别痛苦的回忆,因为我们的9位同事也在斯雷布雷尼察事件的进程中失踪了。尽管有3位同事的遗体已被找到和得到辨认,但另6位同事至今仍下落不明。
 
与其他许多组织一样,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当时未能阻止发生在斯雷布雷尼察和周边地区的罪行。我们必须承认,尽管我们当时努力帮助了成千上万被强制从该城中驱离的平民,尽管我们的同事在现场做了大量的工作,但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对于这场悲剧进程的影响是相当有限的。这部分是由于,我们当时未能立刻意识到在斯雷布雷尼察所发生的恐怖事件是如此得骇人听闻。当时,人们很难相信,如此严重的罪行竟然会在国际社会的眼皮底下发生。在为争取获准进入斯雷布雷尼察及其周边地区而进行了无数个日日夜夜的努力之后,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最终只是成功地对在该城中被拘押的200人进行了探视。
 

 
必须尊重和维护失踪人员家人了解其失踪亲属下落的权利…… 
然而,斯雷布雷尼察事件也以其残忍性提醒着我们,人道行动本身并不足以阻止严重的战争罪行的发生。只有当所有冲突各方都遵守其在国际人道法上的义务时,这些罪行才能被阻止。国际社会应向冲突各方施加压力,使它们遵守国际人道法;如果它们不这样做,国际社会还需要做好使用武力的准备。
 
对失踪人员家人给予帮助,这是一项人道使命,同时它也是一项法律义务。国际人道法规定,必须尊重和维护失踪人员家人了解其失踪亲属下落的权利。波斯尼亚黑塞哥维那的有关当局机构应承担这方面的主要职责。它们必须尽其一切所能,向失踪人员家人提供一切与失踪人员有关的信息。
 
国际社会应继续致力于这一进程,例如,它可以继续对寻找和辨认战争受害者遗体的工作给予支持。对埋在地下已多年的遗体进行检验并进行DNA测试,以及对有助于身份确认的死者生前信息予以收集,这些工作尽管是艰辛的而且是令人痛苦的,但要想帮助失踪人员家人应对丧失亲人之痛,这些工作在任何时候都是必要的。
 
尽管人类可以从它所犯的错误中得到教训,但是我们决不应该就此放开十年前在斯雷布雷尼察所发生的一切。对于那些仍在苦苦等待有关他们在斯雷布雷尼察和波黑其他地方被杀害亲属之消息的人们来说,我们的帮助能够减轻他们的痛苦。7月的纪念活动首先而且主要地 要献给他们。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