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维和部队在利比里亚

23-12-2008 文章

ICRC在非洲系列报道之四。原载于《中国红十字报》,2008年12月23日刊。作者:吴苾雯。

到达利比里亚的第二天清晨,我随ICRC官员出发去驻扎在绥德鲁省的中国维和部队。他们此行的任务是去中国维和部队举办国际人道法讲座。临行前,同行的ICRC利比里亚代表团官员苏珊娜告诉我们,要带足一天的干粮和水,我们将要穿越的是人烟稀少、一望无际的热带丛林。
 
那真是一段漫长而又艰难的历程。吉普车在坑坑洼洼的公路上跳舞般地行驶了10多个小时,直到傍晚才到达绥德鲁。
 
利比里亚交战双方达成停火协议后,为了维护和稳定利比里亚局势,帮助利比里亚尽快恢复社会、经济秩序,2003年9月,联合国决定在利比里亚部署维和部队,中国政府在安理会投票支持这一决议,并先后向利比里亚派遣工程兵、运输兵、医疗队,累计约3000余人次。驻扎在绥德鲁的是一批来自北京军区的工程兵。
 
第二天上午,我们从投宿的小旅店出发去中国维和部队。到达维和部队营房,大门上“把忠诚献给祖国,让和平永驻世界”的对联跃入眼帘。进了大门,一排排营房干净整洁,带有“UN”标识的吉普车正整装待发。
 

©Wu Biwen 
   
ICRC利比里亚代表处副主任给中国维和部队讲解国际人道法。 
       
©Wu Biwen 
 
副大队长乔志甫将我们迎进会议室,政委陈节龙带领四十多名官兵已等候在那里。
 
陈政委告诉我们,联合国维和部队在利比里亚分为四个战区,各个战区既有武装部队,也有帮助战后恢复的工兵、运输兵和医疗队。他们是今年4月底到达利比里亚的,主要任务是负责绥德鲁及周围500多公里道路的维修和养护,确保公路畅通。利比里亚的铁路在战争中已破坏贻尽,公路是这个国家的运输大动脉。
 
ICRC官员胡向群的讲座是从提问开始的,她说,来的途中,我们曾遇见正在修路的中国维和部队,他们见到有ICRC标志的车辆经过时会友好地招手,你们知道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它是干什么的吗?
 
一位战士起立回答:是做人道救助工作的。
 
部队医疗队队长补充说:还开展医疗救护。
 
胡向群图文并茂地向官兵们介绍了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工作内容和工作方式。
   
讲《国际人道法》的是ICRC利比里亚代表团副团长塞西尔。塞西尔算得上是一个“老非洲”,她在ICRC工作12年期间,大部分时间都在非洲。在这片多灾多难的土地上,她见到了太多的血腥和苦难。她说,战争也许不可避免,但是我们有责任告诉作战双方,战斗中要注意保护平民和不持武器者。
     
中国驻利比里亚维和部队官兵。 
         
塞西尔给官兵们介绍《国际人道法》产生的历史背景,向他们讲解《国际人道法》适用的范围和坚守的原则。她举例说,在战斗中,如果敌人跑进了一座平民医院,就不能因为要消灭敌人而去炸毁这座平民医院,因为那样就会伤害到许多无辜的平民。这就是《国际人道法》。她说《国际人道法》还坚守区分原则,对已放下武器的非战斗员和平民要实行保护,对关系到平民生存的食物、水、住房、学校、医院、文化设施等要实行保护,对有红十字标志的医护人员也要实行保护。她说,《国际人道法》强调,不管何种原因,战斗双方都不应将危害平民生命安全的地方作为袭击目标,如化工厂、炼油厂等。
 
一位战士提出疑问:如果民用机场被敌人控制了,应不应该对它发动攻击?
 
塞西尔微笑着说:这个问题提的很好,战斗中也许会碰到一些让人左右为难的事,但是,只要遵循《国际人道法》坚守的区分原则和比例性原则,注意保护平民和非战斗员的生命安全,就能做出正确的选择。
 
塞西尔问一位军人:如果抓到了俘虏,你怎么做?
 
军人声音洪亮地回答:优待俘虏是我军建军时就制定的原则,我们一直遵循这个原则。
 
可是一位战士却提出了自己的疑问:如果我在战场上抓到了一个俘虏,又没有条件将他送往后方,将他放了,他很可能再次成为战斗员并威胁我的生命。我是应该放了他还是应该杀死他?
 
塞西尔笑了,她说:你提出的是一个非常好的问题,从我个人的经历看,你有武器,你可以把他带回去。
 
战士说:我要执行任务,必须前进,不能将他送到后方,怎么办?
 
塞西尔说:你可以拿着武器让他跟着你走,或者将他绑在某个地方。说完,塞西尔笑了:我知道你们处理的难度,但是如果真遇到了这样的问题,可以换位思考:如果我成为战俘,我希望得到什么样的保护?
 
原计划一个小时的讲座,因讨论热烈又延长了一个多小时。陈节龙政委说,中国虽然是一个和平的国家,但随着中国国际社会地位的提高,将会越来越多地参与国际事务。《国际人道法》对维和部队同样适用,我们的维和行动也同样要遵循《国际人道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