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沙——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请求停止杀戮

29-07-2014


拜特哈农镇,一名巴勒斯坦妇女坐在一片瓦砾之间安慰儿子,这片废墟曾经就是她们的家。 / © Reuters/S. Salem

午后,加沙北部,一座七层小楼前的街道。

一个小男孩独自踢着足球,一名男子在他面前蹲下,微笑着握着小男孩的手,像一位慈爱的叔父,他说:“愿上帝保护你。”

男孩的父亲阿卜杜勒注意到这个和他儿子说话的男人,他很不高兴:这个陌生人是一名被“通缉”的民兵。用军事术语来说,这个人是一个“高价值目标”;大家都知道这一点。

他把儿子叫过来,让他去四楼妈妈那里。几分钟之后,这座楼被空袭炸成两半,再也没有所谓的四楼了。

当父亲在医院中苏醒过来时,他的第一句话是:“我的家人在哪?”这所医院几天前刚遭到轰炸,造成多名患者死亡,包括医务人员在内的数十名平民受伤。

医生很快告诉他:他的家人不在了,他的儿子、妻子和母亲,以及其他人。而且他的左腿也没了,膝盖以上进行了创伤截肢手术。他旁边是一个名叫法蒂玛的三岁小女孩儿,表情很痛苦。她的脊柱里嵌入一块弹片,而她旁边的表哥显然患了炮弹休克症。

这个小男孩是激烈冲突再次爆发以来第226个遇难的巴勒斯坦儿童吗?还是第228个?这个男人的儿子难道只是一个数字吗?

与此同时,以色列儿童的眼中也满是恐惧。对于广大以色列平民而言,他们的日常生活已被不分皂白的轰炸打乱,而且时常要跑到住所里躲避。我回头看着法蒂玛,她连可以躲避的地方都没有,而且可能再也无法跑步或走路了。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与冲突“双方”探讨“战争规则”。我们宣传“袭击中的预防措施”、“合法攻击目标”、“具体军事优势”以及“比例性”等原则。我们提醒每个人如果与预期的具体直接军事优势相比,袭击会造成“过分的附带平民伤亡”,那么就必须取消或中止袭击。我们明确表示,与任何其他战争一样,在这场战争中,士兵通过牺牲平民来降低自己风险的做法是不可接受的。我们也表示在任何冲突中将平民用作人体盾牌都是不可接受的。我们参加外交会议,我们组织培训班,我们提高交战方的“认识”从而“将人员伤亡最小化”。但这些工作效果如何呢?

在加沙,我们疏散被困在废墟中的伤者和老年人,仅仅几小时前这里还是他们的家园。我们探视在战区被俘的被关押者。我们修复水电线路。与此同时,数十万人接到命令,在午夜时分从家里撤离出来。那些无法逃跑被留下的人怎么样了?他们应该去哪里?去可能遭到轰炸、人满为患的疏散中心吗?去交战双方都未能避免毁坏的医院或医疗急救部门吗?去连巴勒斯坦红新月会救护车都遭到射击的被毁街区吗?还要出现多少个像舒贾伊亚(Shujaiya)的地方,大家才能真正认识到局势的严重性?这些地方曾是近10万人的家园,现在却只是一片废墟。

一位失去家人、被截肢的父亲,一个失去美好未来的小女孩,在他们身边,我被深深的无力感淹没。

人员伤亡简直太严重了。太多妇女和儿童受伤、奄奄一息或遭受身心创伤。这不是一个要责备谁不遵守这条或那条战争法规则的问题,甚至不是一个关于预期军事优势是否比附带损伤更重要的问题。学者、律师、非政府组织、记者和“键盘战士”会设法解决这些问题。

对我们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而言,这是一个关于阻止战争中的不人道行为的问题。这是一个关于“大义”的问题。

作为一名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代表,我只是举手表示:“我现在不只求助于法律,也请求各方执行一项人道要务——停止杀戮,停止破坏。”

*出于隐私原因,均为化名

*作者:从加沙返回的红十字国际委员会驻以色列及被占领土代表处主任雅克•德马约




在加沙地带北部的一家医院里,一名巴勒斯坦男子抱着一个受伤的女孩。 / © Reuters/F. O'Reil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