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尼日利亚东北部的袭击而流离失所,却成为女性领袖

2021-04-08
因尼日利亚东北部的袭击而流离失所,却成为女性领袖

通常,35岁的朱迈·穆罕默德(Jummai Mohammed)这样开始自己的一天:先进行晨祷,然后让孩子们准备上学。在早上八点到下午四点的工作间隙,她会回家准备午饭,并从附近的水井打水。

朱迈来自博尔诺州,有六个孩子。她的丈夫在一次攻击中不幸遇害。后来在另一次攻击中,她和六个孩子流离失所,一直住在迈杜古里的古比奥营地。除了该营地外,迈杜古里还有诸多营地,共收容了超过 30462名国内流离失所者。可悲的是,尼日利亚东北部的流离失所者中,有80%是妇女和儿童。

在那个灾难性的一天,在朱迈一家居住的甘博鲁(Gamboru)镇,武装人员袭击了市场,并烧毁了警察局和许多商店。在这次事件中,朱迈的丈夫当场被枪杀。当时,她和孩子们逃进了灌木丛避难,却没想到第二天早上回家时接到了丈夫遇害的噩耗。

仅仅三周后,他们的城镇就再次遭到袭击。朱迈说:"我们以为这还和以前的袭击一样,他们会过来为所欲为一通,然后再离开。"她和母亲、孩子和兄弟们一起,设法越过边境来到喀麦隆的福托科尔生活了六个月。其间,她的叔叔和儿子在另一次袭击中丧命。

朱迈和家人设法逃到了尼日利亚的阿达马瓦州,后来被地方当局安置在古比奥营地,如今他们已经在这里生活了五年。

朱迈生活的古比奥流离失所者营地日渐拥挤,因为越来越多的流离失所者来到这里。

 古比奥流离失所者营地

在营地生活并非易事,特别是对于朱迈和其他女性而言,因为她们得在孩子面前既扮演母亲的角色,又充当父亲的角色。虽然面临这些挑战,但朱迈还是很高兴能够为女同胞提供支持。作为营地中的女性领袖,朱迈每个月会举办两次培训,每次平均有25名女性参加。

她的培训旨在帮助女性敞开心扉,探讨儿童福利、心理状况和生计挑战等问题,并帮助她们克服这些困难。朱迈认为,由于营地收容的人员来自不同的部族、语言和文化背景,这导致了歧视、部落主义和传统信仰存在差异等挑战。

多年来,对于解决曾被武装团体囚禁妇女的污名化问题,她的热情日益高涨,还支持这些妇女学习如何处理这些情况,因为类似情况在营地中也会出现。一些妇女和(或)其子女面临着来自家庭、当局和共同生活之人的污名化和歧视。有时,一些儿童仍被称为"武装团体的孩子"。这种污名使他们难以融入社会。

对于曾经落入武装团体之手的妇女和女孩,朱迈举办了专门的"支持活动",为她们营造一个安全的空间,讨论自身所面临的苦难。朱迈表示:"许多妇女被武装团体释放之后感到羞愧,无法在营地里自由行走。有时别人还会劝阻男性与她们结婚,这让她们的生活非常困难,有些人还患上了抑郁症。"

得益于朱迈的活动所给予的启发,且有机会进行社会心理交流,一些妇女重新获得了自信,提高了对自身处境的认识和理解。社区也接纳了她们,其中许多人已经结婚,约有125名妇女开始了各种生计活动。

我工作中最重要的部分就是找到和平的解决方案,处理营地中持续发生的污名化问题。

难民营中的年轻女孩都仰慕朱迈,其中许多人把她视为榜样。她经常和她们谈论尊严和自尊的重要性,告诉她们要为社区做贡献。作为营地里的领袖,她最开心的是自己能够帮助解决包括家庭成员间的人际纠纷。

朱迈向营地里的夫妇宣传进行必要婚前医学检查的重要性,取得了成功。这有助于减少配偶之间感染和传播人类免疫缺陷病毒(艾滋病毒)和其他性传播疾病的事件。

朱迈还帮助解决各种形式的性骚扰和(或)性剥削问题,这些问题在营地中一度非常普遍。她与营地管理部门定期举行会议,最近她注意到情况有了切实的改善,案件显著减少。

作为营地的女性领袖,我最大的动力就是我从社区中得到的支持。每当我提出的建议得到了采纳,我就受到了极大的鼓舞,要继续努力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