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泊尔医院的医生:“我们面对一场没有敌人的战争”

2015-05-15
尼泊尔医院的医生:“我们面对一场没有敌人的战争”
尼泊尔八十多年来最严重的地震造成众多人员伤亡,图利凯尔医院已成为收治伤员的中心。CC BY-NC-ND / ICRC / Devendra Dhungana

图利凯尔医院距加德满都半小时的车程,驻该医院的医疗工作组自4月25日地震发生后一直在日以继夜地工作,竭力挽救生命。 5月12日,医院又面临了灾后第二强余震的挑战。

当钱德拉·约加尔(Chandra Yogal)到达普尔宾-科蒂(Phulping Khoti)时,这个距离中国边境八公里的村庄曾经充满活力,如今却是一片废墟,他只看到少数几名妇女和儿童。约加尔表示:"大部分人已经离开了。我们在路上还遇到两辆挤满人的公共汽车,正驶离这一地区。这家诊所是图利凯尔医院外展医疗服务部门之一,为许多社区提供服务,但现在已经严重损毁。我们迅速开始抢救物资,希望尽快恢复医疗服务。"这时山体仿佛苏醒了:大块岩石如雨点般落向狭窄的山谷,当山体滑坡造成的大片沙云消散后,道路被切断。今年5月12日,大地震后第二强余震袭击了尼泊尔, 震级达7.3级,随之带来了更多破坏和恐惧。

约加尔补充说:"尽管地势险要,一架军用直升机还是成功着陆,并撤离了两名重伤员,我随行照顾伤员。"由于机内空间有限,他的四名未受伤的队员被留下,只能等待第二天撤离。

新图巴尔恰克(Sindhupalchok)的楚姆迪(Chhumdi)村,佩米·塔门格(Pemi Tamang)腿部受了重伤,她找到一种方法来安抚哭闹的宝宝。CC BY-NC-ND / ICRC / Devendra Dhungana

在图利凯尔医院,两名村民得到迅速收治,和其他70名伤员一样,他们也是被直升机从重灾区转移出去的。在这个可以俯瞰葱郁山谷的简易卫生设施中,医生和护士对直升机救援工作并不陌生。加德满都大学校长拉姆·什雷斯塔医生(Dr Ram Shrestha)回忆说:"4月25日那天,我们收治了超过一千名患者,根据他们的伤情进行迅速分类。"附近住着的医学生都被动员起来,700名工作人员一周来不分昼夜地工作,救治了多发性创伤、大出血以及由于地处偏远灾后数天后才有医务人员到达而导致伤口严重感染的病例。

拉姆·什雷斯塔医生接受过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提供的创伤紧急处理培训,在加德满都附近的图利凯尔医院成功救治了数百名伤员。医院表示已经救治了近2000例因地震造成的大大小小的骨科病例。CC BY-NC-ND / ICRC / Devendra Dhungana

该医院以高度专业和有序的方式(尽管有少数例外)收治病人数量名列全国第二。拉姆·什雷斯塔医生是一名创伤外科医生,他特别感谢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开设的创伤紧急处理培训课程:"这些培训使我们做好充分的准备,了解了如何在压力局势中处理大量涌入的伤员,如何做到外科医生说的'伤害控制',例如先保住伤员四肢,后期再进行植皮手术。"2010年以来,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与图利凯尔医院合作,通过创伤紧急处理课程,已经在尼泊尔全国培训了267名医生。大地震发生后,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向医院提供了敷料包、石膏用品和拐杖。

拉姆·什雷斯塔医生将震后救灾工作比喻为"在没有敌人的战争局势中工作",他希望图利凯尔医院能够转变为培训中心,用于在这个灾害频发的国家培训医务人员:"我们必须把这场可怕的灾难变为一场机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