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十字国际委员会阿富汗假肢康复项目负责人阿尔贝托·卡伊罗在喀布尔的阿里阿巴德假肢康复中心办公室。

在阿富汗帮助残疾人士:一生的事业

报道 2020-12-09 阿富汗

喀布尔,2020年11月——在一个空气清冽、天空湛蓝的十一月清晨,喀布尔的阿里阿巴德假肢康复中心却一派忙碌而充实的样子。这所颇具规模的康复中心能够满足阿富汗社会中部分极端弱势群体的需求。

在繁忙的男性和女性病房,肢残患者(包括大量地雷受害者)正在接受理疗,或就安装新假肢接受评估。

有些患者已经是康复中心的熟人了,20岁的比比·拉希马(Bibi Rahima)就是其中之一。9年前,一枚火箭弹击中她家,致使她失去双腿,姑妈不幸遇难,其他家属也身受重伤。如今,她已经在佩戴第三副假肢了,并且需要终身治疗,但她下定决心继续完成耽搁的学业,有朝一日成为一名医生。

其他患者则是首次安装假肢,正在尝试迈出艰难的第一步。穆罕默德·阿詹(Mohammad Aajan)就是其中之一。他是一名28岁的阿富汗国防军士兵,在8个月前驾驶汽车碾过地雷时因爆炸而失去了双腿和一只眼睛。他希望自己很快就能重新行走,并且还能重返军队,因为他知道自己很可能无法从事其他工作了。

一名男孩带着自己的小妹妹在喀布尔的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假肢康复中心门外等待就诊。Photo: Mohammad Masoud Samimi / ICRC
一名男孩带着自己的小妹妹在喀布尔的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假肢康复中心门外等待就诊。Photo: Mohammad Masoud Samimi / ICRC

在儿童病房,大部分小患者都患有脑瘫,有的儿童则是在焦虑家人的陪伴下经过长途跋涉,第一次前来就诊。门外的队伍已经排了几十人。

在其他地方,如康复中心的各个车间里,技师们正忙着生产各类器具,如假肢、石膏绷带、拐杖及轮椅部件。

康复中心附近有一所国际认证学校,残疾人士可在该校学习取得文凭,成为经过认证的假肢矫形技师。而且,令该中心引以为傲的是,这附近还有一个体育馆。约300名轮椅篮球运动员,包括国家队队员,都在此进行集训和练习。

阿尔贝托·卡伊罗颇具魅力。作为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庞大假肢项目的负责人,他表示当前的活动水平仍然远远低于以往。他说道:"由于新冠肺炎疫情,我们最初被迫暂停了80%的常规服务,无法收治新的患者。"

"我们具备必要的个人防护用品,也在尽可能保持人员距离,所以情况逐渐有所好转,但并未恢复到过去的水平。至少有25%的服务仍然处于暂缓状态,主要是针对住院患者及转诊项目而言。这令人非常伤心。"

"至少有25%的服务仍然处于暂缓状态,主要是针对住院患者及转诊项目而言。这令人非常伤心。"

—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假肢康复项目负责人阿尔贝托·卡伊罗

他补充道:"我们并不是玩具制造厂,也不是消费品生产厂,随时都能关门歇业。民众绝对是依赖我们的。我们的许多服务是无可替代的,因此无论情况如何,我们必须继续工作。"

阿尔贝托表示,某些服务需求极大,仅脑瘫儿童候诊人数就达到了约900人,至少积压了6个月的工作量。这至少在一定程度上要归咎于新冠肺炎疫情。他说道:"对这里的民众而言,新冠肺炎不过是众多其他威胁之外又一项新增威胁。民众需要工作,需要生活,需要养家活口。封锁措施是无法实施的。民众别无选择,只能为了勉力维持日常生活而甘冒风险。"

假肢项目自从于1988年在喀布尔启动之后,就大幅增长。如今全国已经有7家假肢康复中心,共计收治约19万名残疾人士,其中至少有15万人每年都在其中一所中心接受治疗。

患者中肢残患者占比约四分之一,大多数为地雷和战争遗留爆炸物受害者;其他患者则患有小儿麻痹症、先天性畸形、脑瘫,脊柱受伤,或是事故受害者。有些人需要接受多年治疗,而且往往是终身治疗。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阿富汗假肢康复项目负责人阿尔贝托·卡伊罗在喀布尔的阿里阿巴德假肢康复中心办公室。 Photo: Mohammad Masoud Samimi / ICRC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阿富汗假肢康复项目负责人阿尔贝托·卡伊罗在喀布尔的阿里阿巴德假肢康复中心办公室。 Photo: Mohammad Masoud Samimi / ICRC

阿尔贝托于1990年从家乡意大利来到喀布尔。是他花费了毕生的精力,才使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假肢康复项目形成如今的规模。这些假肢康复中心的一项卓越成绩,也是阿尔贝托眼中自己所取得的最大成就,就是全部815名工作人员几乎都是残疾人。

阿尔贝托表示:"我们从最初就实施了这一'正向歧视'政策,仅招收残疾人士在中心工作。"他补充道:这对大家都有好处。一方面,工作人员能够亲身体会到残疾人的需求和挑战;另一方面,这也为患者带来希望和动力。起初,要说服他人相信这种制度的优点是非常困难的,甚至连红十字国际委员会都抱有怀疑态度。但我已经下定了决心。如今,我们对于包容性的重视程度远超以往,我想应该不会有人再质疑我们目前所开展工作的逻辑。"

一方面,工作人员能够亲身体会到残疾人的需求和挑战;另一方面,这也为患者带来希望和动力。

喀布尔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假肢康复中心的工作人员在组装假肢部件。 Photo: Mohammad Masoud Samimi / ICRC
喀布尔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假肢康复中心的工作人员在组装假肢部件。 Photo: Mohammad Masoud Samimi / ICRC

在缺乏就业机会的情况下,阿尔贝托开始开展职业培训和小额信贷项目,受益对象从最初的截瘫患者扩展至几乎所有残疾人士。多年来,项目发放了近1.1万笔小额贷款,帮助残疾人士从事缝纫、木工、焊接工作,或经营贩卖木柴或果蔬的小本生意。

阿尔贝托表示:"这个项目确实为原本身处绝境,或至少前景渺茫的民众带来了希望和机遇。但不幸的是,它也受到了新冠肺炎的影响。至少目前我们不得不进行大幅削减。"

对阿尔贝托来说,假肢项目所取得的最激动人心的进展,无疑是近年来体育运动不断发展壮大,而轮椅篮球尤为突出。他说道:"即使是我自己,也曾经认为残疾人运动更多是一种奢望,而并非必要。但实际上,残疾人运动有很多积极的方面,既能促进康复,又推动包容,还极富乐趣。看到这些成就,让我由衷地感到喜悦。"

28岁的穆罕默德·阿詹在喀布尔的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假肢康复中心第一次安装假肢。 Photo: Mohammad Masoud Samimi / ICRC
28岁的穆罕默德·阿詹在喀布尔的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假肢康复中心第一次安装假肢。 Photo: Mohammad Masoud Samimi / ICRC

阿尔贝托指出,阿富汗拥有国家轮椅篮球队,且出征海外战绩斐然,尽管队员只是短暂成名,但这也对残疾人在外界眼中的形象产生了巨大影响。他表示:"这帮助人们认识到,即使身患残疾,也能过上正常生活,或者至少无限接近于正常生活。"

阿尔贝托如今已经68岁,还是阿富汗荣誉市民,他是否计划近期退休呢?他微笑着说道:"我需要不断发挥作用,才会感到开心。所以即使退休了,我也会继续留在这里,以不同的方式参与残疾人工作和体育事业。但我现在做的就是自己梦寐以求的工作,还完全没准备好退休呢。还有很多事情等着我去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