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桑比克中部:改善孕妇获取医疗服务的状况

  • 奥蒂莉娅·阿尔贝托(Ottilia Alberto)23岁,正怀着第三个宝宝,已经进入了孕晚期。她表示:“在家生孩子太受罪了。”生第二个宝宝的时候,她没能及时赶到产科诊所的“孕妇之家”;这一次,父亲用摩托车载着她从14公里外的博通(Botone)村来到了这里,提前住在待产室待产,这让她如释重负。
    CC BY-NC-ND / ICRC / Khatija Nxedlana
  • 几个月后,伊莎贝尔·弗兰兹(Isabel Franzi)就要生下第8个孩子,这将是她第一次住进孕妇之家。她生其他孩子时,孕妇之家尚未建成。伊莎贝尔还处于孕早期,她每个月从大约4公里外的吉尼福洛(Guinifaulo)来到这里进行孕检。
    CC BY-NC-ND / ICRC / Khatija Nxedlana
  • 19岁的阿梅莉亚·金(Amelia Quin)住在距离孕妇之家仅几步之遥的地方。她已经在医院生过两个孩子。虽然她自己因家在附近而不需要住进孕妇之家,但她认为设立这样一个机构,对于该地区的许多女性而言是件好事。
    CC BY-NC-ND / ICRC / Khatija Nxedlana
  • 21岁的阿妮丝塔·费利什(Anista Felix)上次生孩子时正值午夜。她丈夫不在家,不能用自行车送她去当地医院,只好让婆婆帮她接生。现在,她又要生孩子了,她很高兴自己和该地区的所有孕妇都可以进入孕妇之家待产。阿妮丝塔·费利什住在10公里之外的纳马什温加(Namashwinga),需要步行两小时才能抵达医院。
    CC BY-NC-ND / ICRC / Khatija Nxedlana
2020-03-15

莫桑比克(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在莫桑比克中部的卡戈尔(Cagole)镇及其周边地区,许多孕妇在家分娩,有些在分娩过程中会发生并发症。

在不知道预产期的情况下,一些孕妇会长途跋涉4至14公里去最近的医院,即使需要住在树下或者附近的小屋里,她们也只得住上几天或几周,直到分娩。

为了帮助孕妇更好地获取医疗服务,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在翻修卡戈尔医疗中心之后,在产科诊所的场地上搭建了孕妇之家。2013-2016年间,卡戈尔地区受到政府与武装反对团体之间武装暴力局势的影响。

莫桑比克共兴建了六个孕妇之家,卡戈尔的这家是其中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