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克兰,顿涅茨克,21号医院。手术室没有窗玻璃,用沙袋遮挡。Capucine Granier-Deferre/ICRC

武装冲突期间对医院的保护:法律有何规定

根据国际人道法的规定,包括医院在内的医疗所和医疗队不应受到攻击。伤者病者、医务人员和医务运输工具也同样受到保护。这一规则几乎没有例外。
报道 2023-11-02

在武装冲突期间,伤者病者享有哪种特别保护?

在武装冲突期间,伤者病者是指任何需要医疗照顾且未参与或不再参与敌对行动的人员,无论军人还是平民。

根据国际人道法,所有伤者病者,无论属于何方,均享有如下一般权利:

• 得到尊重(不受攻击、杀害或虐待)。
• 得到保护(有权获得帮助并免受第三方的伤害)。
• 应予搜寻和收集。
• 得到一视同仁的照顾(除医疗原因外)。

尽管国际人道法规定应“在实际可行的情况下”,亦即需在考虑安全条件和既有手段的情况下,对伤者病者进行搜寻、收集和提供照顾,但缺乏资源并不能成为不作为的理由。即使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冲突各方,无论是国家还是非国家参与方,均必须尽全力确保伤者病者得到医疗救护。简言之,他们必须尽速为伤者病者提供尽可能好的治疗。这包括在伤者病者的需求得不到满足时,允许公正的人道组织提供医疗服务;不得任意拒绝人道组织开展工作。

如果医务人员、医疗队和医疗所(如医院)以及医务运输工具可受到攻击,那么为伤者病者提供的保护将毫无意义。因此,国际人道法对其给予特别保护;在其履行纯属医疗性质的职责时,冲突各方必须予以尊重,不得无故干涉其工作,使其得以救治伤者病者。

在何种条件下,医疗所和医疗队会失去国际人道法所赋予的保护?

国际人道法的一般规则中包含对医疗所和医疗队(包括医院)的特别保护。因此,除非冲突一方利用医院从事其人道职责之外的“害敌行为”,否则不应停止医院有权享有的特别保护。如果对医疗队或医疗所是否被用于实施“害敌行为”存疑,则应推定其未被用于此目的。

国际人道法并未对“害敌行为”做出定义。这一法律体系仅单独列出了一些被明确视为并非害敌的行为,如为自卫或保护伤者病者而携带或使用单兵轻武器;武装守卫医疗设施;或不再参加敌对行动的伤病战斗员出现在医疗设施中。

尽管缺乏协商一致的定义,但导致失去保护的理由是明确的。医疗所和医疗队享有保护是因为其承担着为伤者病者提供救护的职责。当它们被用来直接或间接干预军事行动,从而对敌方造成伤害时,其获得特别保护的理由就不复存在。例如,如果医院被用作发起攻击的基地;用作观察哨所以传递具有军事价值的信息;用作武器库;用作与作战部队之间的联络中心;或用作健全战斗员的庇护所,均属于这种情况。

何种行为可被视为“害敌行为”?

害敌行为可能致使医疗所或医疗队受到攻击;可能严重危及交由其照顾的伤者病者;还可能在其他情况下引发对医疗所或医疗队工作的不信任,从而降低国际人道法的整体保护价值。

此外,根据具体情况,某些害敌行为可能违背旨在保护伤者病者以及医务人员和物体免受攻击影响的预防措施义务,或违反禁止使用人盾的规定。具体实例如,将医疗所或医疗队置于军事目标附近,意图使后者免受敌方军事行动的影响。

最后,此类行为还可能导致其他违反国际人道法的行为,甚或战争罪。例如,在医疗所和医疗队展示特殊标志(红十字、红新月、红水晶)的情况下从事害敌行为,也构成对标志的不当使用;如果意图杀死或伤害敌方战斗员,则构成背信弃义之战争罪。

对于攻击用来实施害敌行为的医疗队或医疗所,法律是否规定了额外要求?

在对已失去受保护地位的医疗所或医疗队实施攻击之前,必须给予警告,并在适当时定有时限,仅在警告无效果时方可授权攻击。发出警告的目的是让实施“害敌行为”者停止此等行为,或在其依然坚持实施此类行为的情况下最终允许对此行为不负有责任且不应成为受害者的伤者病者安全撤离。

如此类警告仍无效果,敌方就不再负有避免干涉医疗所或医疗队工作或采取积极措施协助其工作的义务。但即使在这种情况下,针对医疗设施中正在接受治疗的伤者病者,也不应该忽视关乎其福祉的人道考量。必须确保其免受伤害,并尽可能采取积极措施保障他们的安全。

这源于尊重和保护伤者病者的义务以及有关敌对行动的一般规则(适用于对任何军事目标的攻击)。值得注意的是,攻击方仍受比例原则的约束。攻击失去受保护地位的医疗所或医疗队可能获得的军事利益,应与对这些设施造成的损害或破坏可能导致的人道后果进行审慎权衡:这种攻击可能会在短期、中期和长期对医疗服务产生重大的二阶和三阶附带影响。

攻击方仍有义务在攻击中采取预防措施,特别是采取一切可行措施以避免或至少最大限度减少对患者和医务人员的伤害,因为他们可能与这些行为毫无关系,但攻击对他们造成的人道后果将尤为严重。在可行的情况下,且在与行动相关的前提下,应采取以下措施,尽量减少此类攻击对提供医疗服务的直接和间接影响:

• 制定应急计划,以应对医疗服务可能受到的干扰,并尽快全面恢复医疗服务。
• 既要考虑疏散患者和医务人员的措施,也要考虑对其予以妥善接管的措施。
• 如果医疗设施不再符合导致其失去受保护地位的标准(如战斗人员已逃离医疗设施),则应中断攻击。
•在攻击结束之后,应提供协助或采取措施迅速恢复医疗服务(例如,为民用医疗设施提供军事医疗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