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的战争

五位摄影师展示了各自国家城市流离失所造成的巨大影响。

目前,国内流离失所在世界范围内的严重程度史无前例。

本世纪以来,武装冲突和其他暴力局势导致的国内被迫流离失所者数量持续上涨。2016年,全球国内流离失所者数量达到4000多万人。

国内流离失所越来越多地出现在城市地区,部分原因是由于越来越多的武装冲突和暴力局势发生在人口密集的城市,但也有部分原因是由于民众逃往城市寻求避难。然而,我们对民众在城市中、营地外流离失所的生活知之甚少。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本周发布的报告《在城市中流离失所》考虑了双方的视角——世界各地城市中的流离失所者,以及收留他们的民众。该报告指出了就城市流离失所问题我们能够采取的方法和面对的挑战,并反思了如何加强人道应对行动。

我们邀请了五位新兴摄影师,为我们展示他们眼中的城市流离失所问题。

我们希望了解:在本国城市中流离失所意味着什么?

尼日利亚

尼日利亚摄影师拉赫米·甘博(Rahmi Gambo)在迈杜古里的吉达里普卢(Jiddari Polo)拍摄了照片。

她见到的流离失所者提到被迫带着孩子突然离开家园,除了身上穿的衣服,别无他物。

"我每到一地,就会有人跟我说起,之前接受采访和拍摄、但生活没有因此有任何改善的不快经历。所以,我让他们背对着镜头。"

背对镜头象征着抗拒,同时也传达出不安和不适。这一系列图片体现了这种不适不安与流离失所概念之间的联系。

巴基斯坦

来自卡拉奇的摄影师考拉·贾米勒 (Khaula Jamil)通过系列摄影作品探讨个体和家庭如何应对并勇于面对流离失所——以及他们为了接纳新的身份、生存方式和家园做出的不懈努力和对未来的期望。

"采访过程中,拍摄对象经常会提到他们被迫突然离开家园的时刻。他们甚至来不及收拾东西。听到枪声时,有人正在做饭,有人正在睡觉,有人正在干农活。运气好的,能够和亲人、带着孩子一起逃出来,除了身上的衣服别无他物。

以前的东西一样也没有了。他们利用身边的零碎物品临时搭建一个家。因此,我把镜头对准了胡乱放置的物品。和拍摄对象交流越多,我越感觉他们就和这些物品一样:好像被放错了位置,与周围城市环境缺少密切联系。"

洪都拉斯

洪都拉斯摄影师德尔姆贝尔·门布雷尼奥(Delmber Membreno)在圣佩德罗-苏拉见到了由于帮派暴力而流离失所的三户家庭。

 

洪都拉斯摄影师德尔姆贝尔·门布雷尼奥(Delmber Membreno)在圣佩德罗-苏拉见到了由于帮派暴力而流离失所的三户家庭。

伊拉克

伊拉克摄影师豪雷·哈立德(Hawre Khalid)近年在摩苏尔待了很久,见证并记录了这场战争。

针对本次项目,他选择拍摄从摩苏尔西部逃至东部寻求安全的人们。

"摩苏尔人民遭受了很多苦难,远远超出我的想象。他们大多都曾感到痛苦,遭受损失、感到悲伤。他们的生活充满艰辛,人们对此无法想象,但他们还是不愿留在难民营。他们告诉我,在营地外,他们至少是自由的,有更多隐私,还能找到工作。"

阿富汗

法尔萨德·乌西安(Farshad Usyan)是阿富汗喀布尔的一位摄影记者,善于捕捉日常生活中动人、诗意的画面。为了这个项目,他去了阿富汗西部的赫拉特,在这个该国第三大城市探索流离失所的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