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别平等与战争:“维护人道、尊严与和平的工作只有面向所有性别群体,其目标才能真正得以实现”

在国际妇女节前夕,作为红十字国际委员会160年历史上的首位女主席,米里亚娜·斯波利亚里茨在纽约的哥伦比亚大学就武装冲突对妇女和女童造成的人道后果以及国际人道法在预防性别差距进一步扩大方面所发挥的作用发表演讲。
发言 2023-03-03 美国

2023年3月3日,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主席米里亚娜·斯波利亚里茨在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就妇女、冲突与国际人道法发表的演讲:

女士们、先生们、各位同事:

五个月前,我正式就任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主席一职。

这令我倍感荣幸,但也深知不易,因为我将要带领委员会度过这样一个时期:

俄罗斯和乌克兰之间的国际性武装冲突正在左右政局。

全球100多个地区的武装暴力局势仍未平息,造成旷日持久的破坏和苦难。

放眼全球,我们正处于一个分歧卷土重来的时代。

冲突导致基于种族、宗教、阶级和性别对人性予以否定。

这破坏了人类来之不易的发展成果,包括在性别平等上取得的成就。

随着妇女和女童权利的减少,暴力行为反而增加,这并非巧合。在冲突不断的地区,妇女和女童的平等地位就会受到侵蚀。

作为红十字国际委员会160年历史上的首位女主席,我经常被问及如何看待这些问题。

今天,我想分享一些初步的想法。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是一个独立、中立的组织,在全球各地开展工作,致力于减轻冲突和其他暴力局势造成的苦难。委员会负有各国和日内瓦四公约所赋予的职责,要推动对国际人道法的尊重。

国际人道法确保在冲突中也有最低限度的人道。简而言之,法律规定:不得攻击平民和人道工作者;不得对他人实施强奸、酷刑或处决;不得攻击医院和学校;禁止使用非法武器;不得歧视在己方控制之下的人员。

这是交战各方必须承担的底线,但在许多冲突中,即使这些最低标准也遭到了藐视。

在过去几个月间,我走访了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在乌克兰、叙利亚、埃塞俄比亚和马里开展行动的地区,倾听了当地社区民众的想法,他们日夜生活在冲突的阴影之下。

显然,国际人道法如遭到违反,平民就会沦为受害者,而社会中已被边缘化或无权无势的平民,其处境最为恶劣。

在最近一次访问中,我目睹了妇女在冲突中所面临的严峻而复杂的恐怖局面:

在一个勉力运营的诊所中,有几名年轻女性,她们曾是被征召入伍的士兵,如今身受重伤,需要截肢。

但情况不仅如此:她们还惨遭强奸,怀有身孕,而且要在几乎毫无医疗服务的地方进行分娩。由于这一耻辱过往,她们背负污名,遭到家人的排斥。

这种无比绝望的处境令我震惊不已。

但这就是战争中女性的真实处境,而这常常被人忽视,得不到充分认识。

为何军队通常能够获得伤亡人数统计,但针对冲突中的性暴力事件却没有可靠数据?

我们无法开诚布公、实事求是地谈论这些问题,使得上述罪行有增无减。

冲突的性别影响日益在国际论坛上得到承认,包括未来一周将在纽约举行的多项活动,即联合国妇女地位委员会会议和联合国安理会的妇女、和平与安全议程。

在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行动中,我们目睹冲突给女性带来了以下影响:

  • 在冲突背景下,女性会死于分娩。
  • 女童的失学率高于男童。女童会被卖掉或被迫结婚,因其家人在如何生存、甚或谁能生存上做出了选择。
  • 女性在应对身体损伤、财产损失和收入损失时可能获得的财政资源更少,在就医方面也面临更多障碍。
  • 人道援助行动中的女性决策者数量较少。
  • 冲突中的性暴力仍普遍存在,对妇女和女童的影响尤为严重,摧残了她们的生命与尊严。

性别不平等使妇女和女童遭受的阻碍最多,但其实这会伤害所有人,例如男童会被征召成为战斗人员,还有人因其性取向或性别认同而遭到攻击。

我们如何才能扭转局势,实现人人享有人道、尊严和平等权利的普遍价值观呢?

可采取的途径有以下几种:

首先,要将国际人道法作为保护所有冲突受害者的核心。这意味着男性、女性、男童和女童都得到平等的保护。

我不厌其烦地强调:交战方有能力施加性别影响,也有能力减轻此种影响。实施暴力、作出决策和分配资源的,是国家和武器携带者。

因此,他们也有能力防止社会不平等现象加剧。

尊重国际人道法将改善所有受武装冲突影响之人的境遇,无论性别为何;这将防止违反国际人道法规则所造成的巨大伤害;并将有助于重建稳定局势,调和社会分歧。

十分重要的是,国际人道法包含非歧视原则。适用该原则,即表示禁止一切基于种族、肤色、性别、宗教、财富或其他类似标准的歧视。

然而,有效践行这一原则需要战争中的决策者专门投入相关资源和专业技术。

这需要日内瓦四公约缔约国有政治意愿评估本国的行为,并认真审查其作战部队是否有能力考虑到对全体平民居民的保护,包括处境最危险的平民,而这往往包含妇女和女童。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一直在召集军事人员、人道工作者和学术界人士就性别和国际人道法这一主题探讨下列相关问题:

  • 军事行为会如何使民众面临性暴力的风险?
  • 冲突方在占领期间的行为会如何加剧性别不平等?
  • 冲突方的拘留场所如何容纳女性被拘留者?

首先,只有在国家作出具体承诺,将性别视角纳入国际人道法的适用和解释之后,情况才会有所改观。然而,做出明确承诺的国家寥寥无几。

军事行动的规划和实施过程中存在性别数据差距和性别偏见,这也会阻碍情况的改善。

女性的加入能在这方面发挥作用:她们如能在真正意义上参与到国际人道法的解释和适用当中,人们便可了解到更全面的信息。让了解性别专业知识的顾问为指挥官提供建议也十分关键。

其次,日益严重的性别不平等已经敲响警钟,我们必须加以警惕。性别不平等越严重,社会动荡和冲突爆发或加剧的可能性就越大。

这种说法的依据显而易见:当每个人都得到平等的尊重、免受身心伤害,并能充分获得经济机会时,就有了实现和平的可能性。

同理,性别平等也是和平与安全的标志。

对性别不平等与性别规范的影响进行分析,有助于了解内乱或国际暴力事件爆发的可能性,以及所商讨和平协议取得成功的可能性,甚至有助于了解与极端暴力事件的联系。

通常,在指挥作战的决策者中,女性鲜少存在,甚或完全缺位。

尽管冲突给女性带来了尤为严重的致命影响,但性别议题却往往沦为战后才意识到的问题。面对迫在眉睫的战事,人们常常认为性别问题令人生厌且无关紧要。

然而,冲突前和冲突时的情况会影响冲突的后果。

如果女性无法就业、在伤病时无法获得医疗服务、必须长期忍受性暴力造成的身心创伤,抑或身无分文,她们又将如何确保自己拥有一席之地呢?

正因如此,女性的出席不仅仅是为了凑数,而是被赋予了代表女性群体的权利,这是至关重要的。

只有掌控资产,才能在最终做出重要决策时施加影响。

再次,我们所有人都必须各尽其责。

性别不平等的棘刺已嵌入架构、机构和个体之中,亦即嵌入了家家户户、工作场所和战场。

我们每个人都可以发挥作用,对于这一问题的根源所在,挑战自身的成见。

之前我提到,各国和冲突各方作为行为方,有能力施加苦难,也有能力减轻痛苦。

虽然他们有责任尊重国际人道法,并制定持久的解决方案,但对于应对性别影响和性别不平等所导致的苦难,人道组织也具备能力且负有责任。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工作的依据是基本人道原则,这些原则为相关工作提供了道德和行动层面的框架;正是对这些原则的尊重,为我们在工作中纳入性别视角提供了参考。

人道原则,亦即人道工作存在的理由,要求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保护生命,确保对人类的尊重,并预防、减轻世界各地民众的苦难。

当然,我们只有不断重申所有人的权利与尊严,才能在真正意义上尊重人道原则。

接下来,公正原则指的是我们力图仅仅依据需求来减轻苦难。

而要尊重公正原则,性别视角就必不可少:这使我们能够看到并理解所服务群体多种多样且规模巨大的人道需求。这是我们工作中的巨大鸿沟,仍有待进一步弥合。

人道界首次开始关注女性有别于男性的需求和经历,是始于20世纪80年代末。此前,人们普遍认为人道行动的规划与实施可在性别规范与性别动态"之外"进行。

如今,情况却恰恰相反。显然,未能将性别不平等纳入考量的应对行动有可能会强化基于性别的歧视和其他伤害。

问题的核心在于使受危机影响的民众在保有尊严的前提下实现真正意义上的接触和参与。我们正在重新调整重点,使女性也能够像男性一样,被视作积极的推动者和自身生活的首席专家。

妇女和女童必须得到关注和倾听,并且能够更多地对涉及她们的决策和行动施加影响、做出贡献。这首先就要从我们的人道项目做起。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遵循的第三项重要原则就是中立原则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始终致力于此,恪守这一原则,亦即我们在冲突中不偏袒任何一方,并与所有交战方保持联系。

通过运用中立这一实用工具,我们得以就准入进行磋商,援助最难抵及地区受冲突影响的民众;我们得以赢得民众的信任,在敌对行动前线两侧安全地开展行动。

作为中立的组织,我们在政治、军事或意识形态问题上没有任何立场。这从未阻止我们抵及受武装冲突影响的民众,并减轻他们的苦难及其因政治和权力动态而受到的伤害。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日益深入地理解了冲突背景下性别不平等所产生的普遍破坏性影响。我们认识到,设计项目来应对这一问题,是至关重要的。

需要注意的底线是,未能将性别不平等纳入考量的应对行动有可能会加强基于性别的歧视和其他伤害。

人道、公正、中立。将这三项原则相结合,就表示我们只会坚定支持武装冲突和暴力的受害者,无论男女老少,并按照我们对人道工作的承诺,努力应对冲突对不同性别造成的影响。

这项工作并非易事:我们的组织文化和人员配备就体现了我们的性别规范。

我们如何选择运用自身的能力,将影响行动所涉社区的性别规范与动态。我们雇佣的工作人员是男性还是女性?为了了解社区最为迫切的需求,我们咨询的是男性还是女性?

我们有责任确保不加剧妇女、女童和其他边缘化群体的劣势,即使是无心之失也应避免。

这就是我们所理解的"不伤害"原则,而且只有这样,对于所服务的群体,我们才能始终保持可信可靠的人道组织的形象。

女士们、先生们、各位同学:

最后,我想谈一谈我们如今所处的局势。

照目前趋势发展,据估计需要132年才能在全球范围内消除性别差距。

这些差距涉及经济和政治赋权、受教育程度、健康及生存,在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开展工作的冲突局势中,这些差距尤为深刻。

而违反国际人道法的行为还会使其愈加恶化。

为防止性别差距日益扩大,交战各方必须尊重国际人道法。

维护人道、尊严与和平的工作只有面向所有性别群体,其目标才能真正得以实现。国际安全始终都只能归结为人的安全,亦即不同的男性、女性、男童和女童的安全。

作为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主席,我始终坚持主张,尊重国际人道法是维护最低限度的人性并最终为恢复和平和繁荣铺平道路的唯一途径。

就这一点而言,尊重国际人道法就是平等尊重女性和男性的尊严,这一等式显然成立。

深受歧视、面临极端非人待遇之人往往是妇女和女童。保护这一群体是尊重国际人道法的核心,而尊重法律正是通往和平的途径。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