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地医院,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医生在为一名患者做检查。 J. Mohr / ICRC

也门:作为医生所面临的最大挑战

一位也门抗疫一线的医生向我们讲述救治新冠肺炎患者所带来的污名化问题,针对医疗服务和医务人员的暴力,以及医疗服务提供方与其所服务社区之间建立信任的重要性。
报道 2021-05-07 也门

"所有人都很震惊,眼前发生的事情让人难以置信。" 阿布-贝克尔医生说的是去年春天的事。

亚丁的炎热气候意味着疟疾、登革热、霍乱等疾病早已司空见惯。医务人员早已手忙脚乱,新冠肺炎疫情又增加了一项巨大的挑战。

"我们看到其他拥有更多资源的国家,发现他们也无法遏制病毒,无论在亚洲还是欧洲,都有很多人死亡。可以想象在也门我们有多么担心,我们的医疗系统破败不堪,同时一场残酷的战争还在进行。这一切都让人难以承受,仿佛光打仗还不够似的。" 阿布-贝克尔医生说。

疫情是在最糟的时候暴发的。长达六年的无情战争导致也门的医疗系统破败不堪。战斗摧毁了大部分医疗基础设施,切断了医疗物资供应链并阻碍了医疗服务的提供。战斗还导致外籍医务人员的撤离,战前他们在也门专业医务人员中占有很大的比例。

疫情刚暴发时,也门几乎没有检测能力,而冲突导致的混乱使得几乎不可能实施复杂的公共卫生措施,例如有效的检疫隔离或接触者追踪。

截至7月底,医疗部门记录了1726个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和487个死亡病例,使也门成为世界上新冠肺炎死亡率最高的国家之一。

2019年,也门,萨达。孩子们在被毁房屋前踢足球。
2019年,也门,萨达。孩子们在被毁房屋前踢足球。 K. al-Moayyad / ICRC

"然后还有对病毒的恐惧,疫情刚开始时,这种恐惧最甚,简直无法想象。当时谣言满天飞。"

有关新冠肺炎的谣言和阴谋论在世界各地流传,也门也不例外。由于害怕且不信任官方关于病毒起源和传染性的说法,错误和虚假的信息往往吞噬并淹没了卫生部门的官方信息。

人们在铺天盖地的信息中寻找可信来源,错误信息使他们更加困惑,在冲突环境中尤其如此,因为在这些地方,权威总是受到质疑而卫生系统往往很薄弱。

谣言还继续助长针对医护人员、患者、医院和救护车的暴力行为。这些不实之词将专业医务人员描绘成以牺牲患者利益为代价、从病毒中获利的阴谋参与者,或者认为他们因接触患者而对病毒的传播负有责任。

2020年11月,也门,亚丁。红十字新冠肺炎救治中心的医务人员检查一名患者的血氧水平。
2020年11月,也门,亚丁。红十字新冠肺炎救治中心的医务人员检查一名患者的血氧水平。 B. al Selwi / ICRC

有时我会被当作新冠患者而不是治疗新冠的医生,这是否让我感到困扰?是的,确实如此,但我理解其中的原因,因为人们看到我在医院里长时间与新冠患者在一起。对于这份工作带来的污名,我已经习惯了;但是由于我的工作而受到攻击,这是我不能接受的。

阿布-贝克尔医生

2020年2月至12月,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在42个国家的代表处共收到848份与新冠有关的、针对医疗服务的暴力事件的报告。这些事件从欧洲到非洲,从美洲到亚洲,遍布全球。

攻击大多是针对医务人员的,一般是由政府部门、当地社区或患者家属实施。袭击的原因多种多样,且发生在医疗服务的各个环节:有些人反对卫生部门推广的预防措施,有些人则反对检测。

延伸阅读: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数据表明:医务人员和患者五年来经历数千次针对医疗服务的攻击

2020年4月,也门,萨那。民众对新冠肺炎的传播忧心忡忡。一名卫生工作者正在市场的街道上进行消毒。
2020年4月,也门,萨那。民众对新冠肺炎的传播忧心忡忡。一名卫生工作者正在市场的街道上进行消毒。 Khaled Abdullah / REUTERS

多个地方的社区以暴力方式反对建立检疫中心,而在其他地方,部落和家庭成员则将对亲属被隔离检疫的不满诉诸暴力。

在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一线团队所记录的案例中,一些是由于对新冠肺炎患者在医院所接受治疗的质量感到沮丧,还有一些则是由于亲属对医务人员无法救活亲人而感到愤怒和绝望。

最后,在患者死于病毒的情况下,由于担心葬礼和传统仪式及习俗可能会助长疾病传播而施加的限制措施也一再成为暴力事件的导火索。

继续阅读阿布-贝克尔医生的故事以及其他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一年以来有关艰辛、坚韧与改变的故事。

点此下载英文报告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