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 BY-NC-ND / ICRC / Alyona Synenko

加沙的年轻截肢者们正努力让生活回到正轨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在加沙支持着一家康复中心。在那里,截肢者得到康复治疗、助行设备以及心理支持。此外,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发放小额现金帮助残障人士创造收入。
报道 2019-07-08 以色列及被占领土

自2018年3月开始,持续一年多的一系列边境示威使加沙地区136人肢体残疾。加沙地带200万人口中,有约1600名截肢者。该地区一半劳动力处于失业状态,就业市场竞争激烈。残疾人明显处于劣势,因为道路、建筑物并未设置残疾人无障碍设施,而且许多工作都是体力活。

对年轻人来说,局势尤为严峻。加沙大学毕业生的失业率为68%,位居全球前列。面对这些严峻的数据,加沙年轻的截肢者们与创伤和孤立进行斗争。他们获得学位并扩展技能,在艰难困苦中为自己争取更好的未来。

CC BY-NC-ND / ICRC / Alyona Synenko
CC BY-NC-ND / ICRC / Alyona Synenko

海赛姆(Haitham)

海赛姆的父亲告诉他:"如果你爱我,就别去。"19岁的海赛姆答应他的父母远离边境围墙。但是好奇心占了上峰,他觉得,如果只去看看也不会有什么,毕竟那是每个加沙人都在谈论的大事件。

当他到达那里时,海赛姆混入了开始涌向边境围墙的人流。他解释道:"一旦进入人群,你就不一样了。你很难控制自己的行为。"

海赛姆在医院病床上醒来后,不得不面对一阵阵疼痛以及父母的悲痛哀伤。他们无法理解为何仅数小时前他在家中还安然无恙,而现在却腿部中弹,面临截肢的可怕命运。

海赛姆出院后,又回到街边售卖香烟,这曾是他小时候的第一份工作。每次车停到他身边,还没等他起身,把烟从车窗递过去,客人都已经下车了。这令他感到失落挫败。他受不了别人同情他,很快就放弃了这份工作。

他竭尽全力寻找新机会,但前景似乎极为渺茫无望。海赛姆说:"原来我到处奔波,一刻不停。我能够迅速到达很多地方,就是凭借这一点我获得了许多工作机会。"海赛姆想在他的街区里开一家电子游戏厅。他希望这生意会成功。

CC BY-NC-ND / ICRC / Alyona Synenko
CC BY-NC-ND / ICRC / Alyona Synenko

奥马尔(Omar)

2018年5月14日是加沙一系列边境示威中最糟糕的一天。在这天,奥马尔被一颗子弹射中,失去了腿。"当我在医院醒来时,感到非常震惊与沮丧。我觉得我已经没有未来了。"对于一个精力充沛的年轻人,一位足球运动员和狄布开舞者来说,残疾的生活难以想象。

尽管饱受身体伤痛与抑郁折磨,奥马尔坚持在病床上学习,准备毕业考试。但家里无力供养他念大学。一个学期后,他退学了。

如今,奥马尔正在学习修手机。每当说起开机,找到问题并明白如何修理,他的脸都兴奋地亮了起来。他希望开一家自己的修理店, "没有希望,生活会变得难以忍受。"

CC BY-NC-ND / ICRC / Alyona Synenko
CC BY-NC-ND / ICRC / Alyona Synenko

阿卜杜拉(Abdallah)

他的同龄人而言,17岁正是满怀希望与梦想的年纪,而阿卜杜拉却成为了一名双截肢者。受伤后,阿卜杜拉不得不放弃成为一名记者的梦想。他说:"要成为一位成功的记者,你需要到处去,而且得非常快。"

加沙的很多道路并没有完全铺好,电梯也时常因缺电而停运,这使得坐轮椅出行变得难上加难。为了能够继续上学,阿卜杜拉坚持把他的上课地点设在底楼。

对阿卜杜拉来说,最难的事是需要求助于人。"有时候,我忘了自己已经截肢,下意识地动起来。"他经常觉得别人为所发生的事责怪他,这使得他变得愈发孤僻。

尽管心里明白毕业后找到工作的可能性很低,阿卜杜拉依然希望能得到假肢,进入大学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