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尔吉斯斯坦:在监狱中对抗耐药结核病

20-03-2008 特别报道

吉尔吉斯斯坦的监狱长期以来都是结核病(包括极难治愈的耐药结核病)的滋生地。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正在帮助当局应对这一监狱中的致命传染病。以下是扬•鲍威尔(Jan Powell)从吉尔吉斯斯坦首都比什凯克发来的报道。

     
©ICRC/J. Powell 
   
比什凯克附近的一所监狱。 
               
©ICRC/J. Powell 
   
拥挤的生活条件有助于结核病的传播。 
               
©ICRC/J. Powell 
   
一名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医生在取痰采样之前与一名结核病疑似患者交谈。 
               
©ICRC/J. Powell 
   
图鲁斯别科2001年在监狱时发现自己患了结核病。 
               
©ICRC/J. Powell 
   
为耐多药结核病患者准备日常药品。 
           
在首都比什凯克附近的19区是吉尔吉斯斯坦前苏联时代留下的旧监狱之一。30个男人在监狱院子里排成两排,他们都穿着同样的黑色衣服,在停于监狱院子里的旧卡车前耐心等待。
 
“……人们出狱时,会携带各种传染病……”
马克西姆•别尔德尼科夫医生 
  警卫叫到他们的名字后,他们就一个接一个地走过来,钻进旧卡车里进行X光胸透检查。这是所开展项目的一部分,旨在筛查被关押者是否患有结核病这一致命的传染病。
 
第六次进监狱的尤金(Eugene)说:“我不担心,我觉得我没病。”许多被拘留者都没有意识到结核病的严重性。在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开展筛查工作的一所监狱中,40%的被拘留者为疑似病例,这其中许多人后来被诊断为耐多药结核病(结核杆菌的一种致命变种),一般的临床抗生素治疗对其不起作用。
 
中亚地区的前苏联共和国是世界上结核病发病率最高的地区之一。在吉尔吉斯斯坦,被关押者最容易感染这种病。监狱常常过度拥挤,这有利于滋生和传播结核病。更糟的是,当患病的被拘留者从一个拘留场所转到另一个拘留场所时,他们会携带病毒并传染给他人。
 
“我感觉我的生命正在逐渐枯竭”
 
马克西姆•别尔德尼科夫(Maxim Berdnikov)医生是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项目主管,该项目旨在为吉尔吉斯当局在监狱中抗击结核病的策略提供支持。他对耐多药结核病特别关注:“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对抗耐多药结核病要困难得多,而且需要更多的经济来源,当然,也需要训练有素的医务人员。”
 
结核病不是一种易于诊断和治疗的疾病。例如,图鲁斯别科(Turusbek)2001年在监狱时发现自己患了结核病。他本以为只是发烧,但症状却越来越严重:“我日夜不停地咳嗽,无法入睡,而且我一直发高烧,我感觉我的生命正在逐渐枯竭。”
 
图鲁斯别科获得了抗生素药物并于后来获释。正如常常发生的那样,一旦离开拘留场所,由于食物和生活条件的改善,他感觉好多了,就不再进行治疗。但当他再次入狱时,他的症状就又出现了。他最终被诊断为耐多药结核病。
 
2007年10月,他终于在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帮助当局建立的一个新项目中,开始接受治疗。该项目是中亚地区监狱中唯一一个此类项目,许多人都在等待加入这个项目。自2007年10月以来,已经有四名病人死于耐多药结核病,只是因为用于治疗的昂贵药品数量不足。
 
  每天20粒药,还有副作用电视新闻素材  
 
世界卫生组织特别针对耐多药结核病制定了短程督导化疗强化方案(Dots-Plus),图鲁斯别科正在根据这一方案按疗程进行治疗。他不得不每天吃20粒药,有些药会产生严重的副作用,现在他才明白自己的病情有多严重。他急切地盼望从监狱获释后能继续接受长达三年的治疗。
 
图鲁斯别科说:“我不知道必须吃什么药,而且我也负担不起。但我听说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帮助获释的耐多药结核病患者在公立医院继续进行治疗。我希望他们也会帮我。”
 
不论是在中亚,还是在世界其它地方,援助图鲁斯别科这样的人对于控制耐多药结核病都是至关重要的。正如别尔德尼科夫医生所指出的那样:“监狱并未与外界隔绝,人们出狱时,会携带各种传染病。当人们从亚洲迁移到俄罗斯或欧洲,他们也会携带着耐多药结核病。”
 
图鲁斯别科的想法更加直接。在与其他8个耐多药结 核病人共住的房间里,他想到了在500公里之外吉尔吉斯斯坦南部一个农场工作的家人、父母、妻子和五个孩子:“我不想把结核病传染给我的家人,因此我想在回家之前把病治好。”
 
扬•鲍威尔刚刚从吉尔吉斯斯坦归来。她在那里为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制作了一个有关耐多药结核病在监狱中的致命威胁的电视报道。
 
另见:有关吉尔吉斯斯坦结核病项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