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内加尔/塞拉利昂:47岁第二次从头再来

03-06-2010 特别报道

1996年,穆罕默德•福法纳(Mohamed Fofanah)离开饱受内战蹂躏的弗里敦城。经过13年辗转漂泊,去过几内亚、尼日利亚和塞内加尔,如今他终于回家了。

 
©CICR 
   
穆罕默德离开达喀尔返回在塞拉利昂的家。 
           
©CICR 
   
在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和塞拉利昂红十字会工作组的帮助下,穆罕默德终于与分别13载的妹妹宾图团聚。 
           
穆罕默德•福法纳面容疲倦,一看就知道经过了长途跋涉。他历尽困苦、孤独和艰险,漂泊了将近14年。
 
1996年,那场直到2002年才结束的内战已经打了五年之久,穆罕默德从弗里敦逃难,从此开始了漫长的飘泊之旅。离开弗里敦后,他去了几内亚,然后又乘船去了尼日利亚,因为据他说:“所有来自塞拉利昂的难民都跑到那儿去了。”最后,他在尼日利亚西南部奥贡州的奥鲁难民营安顿下来。他获得了难民身份,在营地里住了5个月。该营地是由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管理的。他说:“营地里的生活条件非常糟糕。”
 
他决定离开营地,尽管并不知道“外面”有什么在等着他。后来,他去了拉各斯,那里“危险是常有的事,浑身都能笼罩着恐惧。”他说:“你很孤单,人们都不相信陌生人,这意味着你没法找到工作。”
 
  不断迁移家人重聚  
 
一开始,他给自己的家人写过几封信,并把这些信交给了可能会送信的人。他不知这些信是否送达,也从未收到过回信。他的主要精力都用在应付每天的生活:他不断四处迁移——因此常常要从头开始——有时也在沿途打些零工。“当你只能勉强度日时,就没有太多时间想念家人了。”
 
在生活好转之前,穆罕默德在尼日利亚住了10多年。他说:“我只是不能再忍受那样的生活了。”说这话时,他的声音中仍略带苦涩。
 
尽管路途遥远,他还是选择去塞内加尔。在每个过境点,他都会遭受不幸的折磨:被敲诈勒索,必须花上几个非洲法郎买回自己的身份证件,尽管苦苦哀求也无济于事。
 
2009年7月,穆罕默德满怀希望地来到卡塔尔。他去向一些非政府组织寻求帮助,同时也申请避难,他说“希望能在这里安定下来,过上正常的生活。”塞内加尔国家资格审查委员会(National Eligibility Commission)拒绝了他的避难请求。他对该决定提出上诉,但被驳回。于是他成了塞内加尔的非法移民。由于没有证件,他无法得到他所联系的那些机构提供的预期援助。前途未卜、穷困潦倒、孤独无助、屡遭排斥,形成了周而复始的恶性循环。
 
   
 
之后,穆罕默德敲开了红十字国际委员会驻卡塔尔代表处的大门。他每周都过来几次,留下一些家信,告诉家人自己目前的情况。保护和援助武装冲突和其他暴力局势的受难者是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使命之一,因此我们开展家人重聚项目,旨在为那些因战争、强迫迁移、自然灾害、商业移民或其他原因而离散的人重建联系。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达喀尔地区代表处的项目负责人索菲•奥尔(Sophie Orr)表示:“对于那些可能极易受到身心伤害而且愿意离开的人,我们会帮助其遣返。”
 
当时,穆罕默德已经有13年没有听到过家人的任何消息了。索菲表示:“我们要确保当事人确实是自愿遣返,并且要征得其在原籍国的亲属的同意。这些是我们开展遣返工作的关键步骤。”
 
穆罕默德凭着自己的记忆,提供了一些家人的地址。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在达喀尔的工作人员负责协调寻人工作。经过两周的搜寻,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和红十字会工作组在塞拉利昂找到了穆罕默德的几个表兄弟和他妹妹宾图(Bintou)。他说:“我永远不会忘记那第一通电话,不会忘记听到家人熟悉声音时的激动,以及之后内心的宽慰。”
 
然后,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帮助其办理了塞拉利昂和塞内加尔两国政府要求的相关手续。索菲表示:“我们帮他付了一部分欠租,为他买了路途中用的行李箱和衣服,并签发了他过境所需的旅行证件。”
 
穆罕默德回到家时已经47岁了。这 已不是他第一次需要重新开始了,但不同的是,这次他是回到了自己的祖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