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儿童兵乌欣迪踏上回归之路

2018-02-19
前儿童兵乌欣迪踏上回归之路
在卡米纳军事基地,被遣散的儿童兵登上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飞机,将回到该国东北部的家乡。 CC BY-NC-ND/ ICRC/ Frederic Letellier

刚果民主共和国的武装冲突持续不断,令人痛心的是与武装团体相关的儿童问题也一直存在。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统计,该国目前仍有三千多名与武装团体有关联的儿童,主要集中在中、东部地区。其中有些儿童被派去打仗,有些充当厨师、搬运工或性奴。

他们往往因这些经历而遭受心灵创伤,被遣散之后,很难重新融入社区、难以回归正常生活。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与刚果的多家机构合作,帮助儿童寻找家人、回归正常生活。然而,这一过程并不简单,有时历时数年,因为这些儿童自身遭受的痛苦以及给别人带去的伤害永远刻在他们的记忆中。

被父亲征募入伍

2016年6月,乌欣迪(Ushindi)的生活从此改变。肆虐该国中、东部的战争蔓延到了他住的村庄。一些村民受伤,而另一些惨遭杀害,其中就包括他的母亲。

乌欣迪说:"当时,我刚满13岁。我爸爸是一个武装团体的重要成员。他让我参加他的护卫队。如果我不答应,我就不得不自谋生计。我只得遵从他的命令。"

征募未成年人加入武装团体的情况仍实际存在,对众多儿童造成危害。CC BY-NC-ND/ICRC / Wassy Kambale

乌欣迪在父亲的带领下多次与其他武装团体或政府军作战。"我实施过各种暴力行径。你难以想象。我可以毫不犹豫地开枪杀人。"就这样过了一天又一天,一周又一周。乌欣迪在冲突中活了下来,甚至开始喜欢上他的新生活。但他也在这一过程中丧失了童年和纯真。"我们没有收入,所以就靠抢劫和偷窃维持生计。"

要么逃离,要么死于战斗

一年后,他的父亲在一次袭击中被杀。乌欣迪转移到另一个战区,亲眼看见许多其他同伴死去。"有一天,我们在峡谷里跟另一个武装团体交战。我的一个朋友中弹身亡。就在那一刻,我决定不顾一切逃跑。但其他人威胁说如果我逃跑就杀掉我。"

乌欣迪失去了父亲的保护,又没有朋友,他无处可去。他害怕被杀,但这次,他下定决心要离开这个武装团体。"我全家人都被杀害了。那天,看见我爸爸倒下去,我意识到我们家就剩我一个人了。"

一天夜里,他悄悄地离开了同伙,逃了出来。尽管很害怕,他还是在灌木丛中跋涉了很远的距离。他回忆道:"炮火声吓跑了所有飞禽猛兽。"

他走了几个小时,来到了一个村庄。在那里,一个儿童保护组织发现了他,开始帮助他结束漂泊无依的状态,重返故土。回归之路就此开始

短暂的正常生活

乌欣迪首先被送到该国东部戈马的一个临时安置与教育中心。那里的工作组帮他准备重归社区并保护自己不被再次征募。该中心的管理者之一斯特凡娜表示:"在重新融入社会的过程中,这是很重要的一步。"

在临时安置与教育中心,孩子们逐步调整自己,准备重回社区。 CC BY-NC-ND/ ICRC / Wassy Kambale

乌欣迪在临时安置与教育中心待了三个月,他感受到了家庭的温暖。他每天能吃两顿饭,穿干净的衣服,可以洗澡并获得医疗服务。他还接受了社会心理支持,帮助他缓解多年战斗生涯所造成的心理阴影。他放下武器,参与体力劳动、运动和游戏,这是一个积极有益的改变。

恢复期结束后,乌欣迪回到自己的小村庄与亲戚团聚,他开始与表兄妹一起工作。他说:"我们开始种木薯。不用偷东西,我就可以填饱肚子,过上正常的生活。""袭击"、"劫掠"这类词语渐渐失去了意义,尘封在往日的岁月中。

自由的代价

然而,小村庄里,消息总是不胫而走。乌欣迪原来武装团体的成员听说他回家了,便找上门来。"我告诉他们我再也不想打仗了。他们暴跳如雷。他们逼我跟他们走,还把我关了起来。"现在他身上还有被他们抓起来虐待时留下的疤痕。"我怕他们杀了我。"一天晚上,乌欣迪趁抓他的人不注意逃跑了。但这次他不是孤身一人,还有其他几个囚犯和战斗员也逃了出来。他解释说:"但他们都是大人。我很害怕,所以我自己跑了。我走了整整一天一夜。我想去最近的临时安置与教育中心。我知道只要到了那儿我就安全了。"

现在乌欣迪已经15岁了。

北基伍,戈马市。 CC BY-NC-ND/ ICRC / Wassy Kambale

重新融入社会,面对新的挑战

对大部分被卷入战争泥潭的儿童来说,回归平民生活是一种煎熬。像乌欣迪一样曾经加入过武装团体的儿童不得不面对长期的社会心理创伤。斯特凡娜表示:"向我们寻求帮助的孩子大多身心受创。而且,他们很难修复与家人和社区的关系。"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刚果(金)"重建家庭联系"项目主任查赫拉泽德·阿纳内(Chahrazed Anane)表示:"有时,许多家庭因为这些孩子造成的伤害、社区的敌意或仅仅因为家境贫寒而拒绝重新接纳他们。"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作为调解人与社区领导沟通,通过对话帮助他们提高保护儿童的能力,以降低儿童被武装团体征募的风险。"

根据查赫拉泽德·阿纳内的工作组的记录,2017年刚果民主共和国东部和中部共有176名儿童被征募加入武装团体,该工作组希望帮助他们返回家乡。目前已有90人回到家人身边。

此外,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还在村里组织培训班,提高社区领导对这些孩子回归后所面临挑战的认识。

与武装团体对话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刚果民主共和国平民保护项目主任凯瑟琳·韦尔(Katherine Weir)表示:"在刚果民主共和国,我们与很多武装团体就征募儿童兵问题开展对话。我们提醒他们注意自身在国际法下所承担的义务,并向他们说明这种行为给儿童造成的后果。"

由于乌欣迪的村庄仍被招募他的武装团体所控制,他依然无法与家人团聚。他害怕再次被迫去打仗,所以一直待在临时安置与教育中心,等待和平重新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