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年来红十字医院仍在治疗数千名原子弹爆炸幸存者

2015-08-04

核武器对人体健康的长期影响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与日本红十字会合作编写

2015年,在广岛和长崎原子弹爆炸70年后,这两个城市的红十字医院仍然在治疗成千上万的爆炸幸存者,这些人因受到核辐射,健康状况饱受长期之苦。

自1956年起在广岛,1969年起在长崎,日本红十字会就已开始运营救治原子弹爆炸幸存者的医院。在红十字会的管理期间,直到2015年3月31日,有超过250万名原子弹爆炸幸存者前来门诊就医,住院的幸存者超过260万。

广岛

在截止到2015年3月31日的一年中,广岛原子弹爆炸幸存者医院就治疗了4657名官方承认的原子弹爆炸幸存者,医治期间共包括62130次门诊和34807次住院治疗。

截至2014年3月,病故于医院的原子弹爆炸幸存者中,接近三分之二的人(63%)死于恶性肿瘤(癌症),主要的类型是肺癌(20%)、胃癌(18%)、肝癌(14%)、白血病(8%)、肠癌(7%)和恶性淋巴瘤(6%)。

长崎

在截止到2015年3月31日的一年中,日本红十字会长崎原爆医院通过门诊治疗了6030名官方承认的原子弹爆炸幸存者,还有1267名住院病人。医治期间幸存者本人共接受36260次门诊,其子女共接受23865次门诊,这凸显出核武器对第二代人的健康影响令人担忧。长崎医院还收治着住院的18187名幸存者和12878名幸存者的子女。

截至2014年3月,病故于长崎医院的原子弹爆炸幸存者中,有56%的人死于癌症,主要的类型是肺癌(38%)、肝癌(12%)和胃癌(9%)。此外,死于结肠癌、淋巴癌、胆囊癌和胰腺癌等癌症的幸存者一共占了24%。

大量原子弹爆炸幸存者所面临的健康问题

截至2014年3月,日本政府官方承认的原子弹爆炸幸存者或"被爆者"尚有192719人健在。其中,119169人直接在原子弹爆炸时受到辐射,45260人在随后几个星期内进入这两座城市时受到辐射,20939人由于救援、掩埋尸体及类似活动而承受了辐射的风险,7351人是父母受到辐射时尚未出生的婴儿(来源于之前的辐射类型清单)。

根据援引自日本红十字会长崎原爆医院名誉院长的研究[i],原子弹爆炸幸存者中白血病的发病率在到达顶峰时是原子弹爆炸后数年内未受辐射的实验对照组的4至5倍,直到10至15年后这个差距才逐渐缩小。1945年直接受到核辐射的10岁以下儿童,后来表明会患有一种通常老年人才会得的白血病(MDS),其发病率是一般人群的4倍。原子弹爆炸中幸存的儿童在其后几十年中还会经历这样一种趋势,即罹患多种类型的癌症,而且这些癌症各自独立扩散。这是由于爆炸发生时整个身体都受到了辐射,从而对多个器官的干细胞都造成伤害,后者反过来又制造了癌变的异常细胞。

原子弹爆炸幸存者中,未受辐射儿童的健康问题近年来也受到广泛关注。[ii]他们是被爆者在直接受到辐射数年后所生的子女。"第二代"人口包括大约20万人,目前正接近50到60岁这一癌症高风险年龄段。如果核辐射损害了被爆者的基因,就像动物实验已经证明的那样,核辐射影响的遗传后果就是另一个长期令人担忧的问题,需要多年的治疗。对这一群体大规模的流行病学研究目前正在进行中。

原子弹爆炸带来的心理冲击也不可低估,即便对于那些健康的幸存者来说也是一样,因为幸存者罹患与辐射有关之疾病的严重风险众所周知。1995年,利用世界卫生组织的方法进行的研究表明,许多幸存者长期心理不稳定,包括患有抑郁和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iii]在爆炸中失去亲人以及本身罹患急性辐射病的人容易产生更明显的心理不稳定。他们的健康状况一般每年八月份左右就会恶化。辐射恐惧是一种常见的临床问题,根据日本政府的政策,医生要每年检查一次幸存者的健康状况。

由于大量幸存者仍然健在,预计在未来的几年中,会有成千上万的人需要到红十字医院或其他医院治疗与辐射有关的疾病。

关键信息

  • 1945年使用的两枚相对较小当量的核武器已造成原子弹爆炸幸存者中白血病和癌症的发病率在70年中一直保持很高的水平,预计未来数年内还会出现新的疾病。
  • 因对幸存者未受辐射子女的基因损害所带来的健康问题越来越令人担忧。
  • 核武器给遭受辐射的广岛和长崎居民造成的影响产生了巨大的医疗负担,战后的日本在重建卫生基础设施之前很难予以治疗。
  • 在核武器爆炸后,大多数国家都无法第一时间向遭受爆炸的居民提供充分的医疗照顾并满足幸存者的长期需求。多种武器的使用预计会榨干哪怕是大多数发达国家的个人或集体的卫生资源。

1945年8月,日本红十字会后来在红十字国际委员会(ICRC)的协助下,成为首批向广岛和长崎两个城市的病人、伤员及垂死之人提供援助的组织之一。尽管日本红十字会设在广岛的医院近乎完全被毁,但它的石墙并未倒塌,成千上万的人涌到那里寻求帮助和安身之所。幸存下来的红十字人员尽其所能地提供照顾,尽管85%的医院工作人员自身也受伤了,而且还有近10%的人员死亡(554人中有51人死亡)。[i]然而事实上,由于实验室仪器受损,大量药物受爆炸污染,医院的功能很难再得到充分发挥。此外,由于献血者或死亡或失踪,输血也变得不可能。第一天就到达那里寻求庇护的1000名患者中,有600人很快就死去了。[ii]

ICRC基于其尽力援助原子弹爆炸幸存者的经验并在晚近对自身及其他国际机构的能力进行评估后得出的结论是,目前大多数国家还没有有效的手段,在援助大量核爆炸幸存者的同时又能充分保护救援者,在国际层面也没有可行的方法。

广岛和长崎的经历及ICRC晚近的分析也使国际红十字与红新月运动确信,决不能再使用核武器,迫切需要根据现有义务开展禁止使用并消除核武器的谈判。

日本红十字会70年来一直在援助广岛和长崎的原子弹爆炸幸存者,这是人类坚韧、决心和毅力的深刻见证。整个国际社会现在需要同样的决心,确保广岛和长崎的悲剧不再重演。人类可以也必须从中吸取教训。

 

注释:

1. Dr Masao Tomonaga, «Case Study: Use of Atomic Bomb in War – Hiroshima and Nagasaki », in « Unspeakable Suffering: The Humanitarian Impacts of Nuclear Weapons », Reaching Critical Will, 2013.

2. Idem

3. Honda, et al., Mental health conditions among atomic bomb survivors (2002), Psychiatry and Clinical Neuroscience, vol. 56, No. 5, pp. 575-583, as cited in ibid.

4. « Hundred Years History of Japanese Red Cross Hiroshima Branch", published by Hiroshima Branch, JRCS (1991)

5. "Soixant ans après: Le Désastre de Hiroshima", Dr. Marcel Junod (ICRC), Labor et Fide (2005), p.58

 

核武器对人体健康的长期影响